琪琪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反派也有春天2 > 1.768 噩梦苏醒
在狂欢女神·桑吉恩和一群活色生香的血玫瑰夫人之中,还有一位老迈的麻袍苦行僧。
当这位老者掀开头套向高高在上的领主大人躬身行礼的瞬间,一段旧日冒险的记忆随之浮现。
“啊,好久不见,依兰杜尔。”领主大人先开口。
“向您致敬,男爵大人。”老苦行僧恭敬的回答。
作为梦境与梦魇的魔神,瓦尔迷娜被公认为最邪恶的魔神之一。被称为“预兆”的魔人是她的眷族,似乎只来自她的湮灭领域。在泰姆瑞尔瓦尔迷娜被称为“华服编织者”、“给予者”等,不下十几种称号。
她的湮灭领域被称为噩梦沼泽,噩梦之地,随时变化的环境令人惊恐,虽然有无数路径却永远走不出去,每时每刻都有闪电划过夜空,造成巨大恐慌。每当夜晚降临,她就会潜入梦境收集凡人思想只留下惊恐与绝望,这种经历被称为梦魇。据说通过某些特殊的魔法,人们甚至能在清醒时进入噩梦沼泽。
腐坏头骨(skullofcorruption)是一柄瓦尔迷娜的神魔器法杖,俗称“腐颅法杖”,可以吸收别人的梦境,并能制造敌人的暗影来助战。
领主大人在旧日冒险中,曾完成过一个行走的梦魇(wakingnightmare)的神魔任务。
话说,最后的龙裔在游历天际的冒险中,发现晨星城的民众一个个全都萎靡不振,询问之下才知道当地人都睡不好觉,一个名叫依兰杜尔(erandur)的祭司带吴尘来到唤夜神庙(nightcallertemple),帮助晨星人民摆脱梦魇的困扰。原来唤夜神庙里有一柄不断吸取周围人梦境的魔神法杖腐坏头骨。最终最后的龙裔通过喝下梦境药水回到过去解除了法杖的威胁。当依兰杜尔打算毁掉腐坏头骨时魔神瓦尔迷娜的声音在吴尘脑海中出现,蛊惑最后的龙裔杀掉依兰杜尔以获得这件神器。但显而易见,领主大人选择毁掉法杖,放过了祭司依兰杜尔。
依兰杜尔原名卡西米尔(casimir),从小被瓦尔迷娜的祭司带回唤夜神庙作为教徒培养,教徒的生活十分沉闷压抑,他们并不允许去接触外界,甚至连父母都难得见上一面。
后来唤夜神庙数十年没有人维护,导致魔神器腐坏头骨(skullofcorruption)开始逐步影响晨星城的居民,瓦尔迷娜信徒平日也是通过使用这件魔神器来获取凡人的梦境力量,作为祭品献给瓦尔迷娜,这其中一定有一些既血腥又残忍的行为,依兰杜尔也曾坦然承认,他杀人的次数比他想承认杀人的次数还要多。
后来神殿被一伙兽人强盗入侵。瓦尔迷娜虽然身为魔神,但她的神力大多在迷惑人心、侵入梦境上,唤夜神庙的信徒也大多继承了这个特点,再加上这伙兽人突然发难偷袭神庙,教徒一时抵挡不住,匆忙之下决定让依兰杜尔释放迷雾。但在危急关头他不像两位神庙大祭司托雷克(thorek)和瓦伦·都来瑞(verendureri)那样选择与兽人强盗同归于尽,在释放迷雾后他不愿意陷入沉睡变成疯子,于是抢先逃出神庙。逃到安全的地方后,他才发觉已是孤身一人。父母早已去世多年,无家可归的他漫无目的得游荡在天际。
直到数年后,莫萨尔一位慈爱母神玛拉的祭司收留了他,并教导他玛拉之道。从此,依兰杜尔的世界出现了转折,出于对自己的懦弱、胆小、无能的痛恨,他全身心的投入玛拉之道。
时常为自己逃出神庙、背弃挚友的行为感到内疚,抱着赎罪之心磨炼自己的依兰杜尔选择成为一名苦行僧。
过了数十年,唤夜神庙失控的魔神力量已经蔓延到山下的晨星城,依兰杜尔得知这个消息后急忙赶来。虽然他有能力净化腐坏头骨,但是神殿中还有一大批陷入沉睡且神智不清的兽人强盗与瓦尔迷娜的狂热教徒,这也就意味着老迈不堪他还需要一位强大的勇者相助。于是最后的龙裔吴尘闪亮登场,协助他解决掉晨星的梦魇。
最让吴尘感动的是,毁掉腐坏头骨后两人结伴回到晨星,看着城内的居民一改先前浑浑噩噩,饱受噩梦折磨的憔悴,依兰杜尔冲吴尘欣然说道:能睡得安稳真好,你不觉得吗(it'swonderfultobeabletosleepsoundly,don'tyouthink?)?
依兰杜尔既没有超人的战力,也没有强大的法术,有的只是一颗正义和忏悔之心。
但单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让领主大人钦佩不已。
“我们不是毁掉了腐坏头骨了?”领主大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的,男爵大人。用慈爱母神的悲悯之力。”依兰杜尔目视吴尘:“然而,就在不久之前,您又亲自复原了它。”
“什么时候的事?”领主大人也是一愣啊。所有人都知道,领主大人凡是干过的都会认的呀。
“就在您前往索瑟海姆的海外冒险中。”依兰杜尔目光坚定。
“等等,”领主大人忽然醒悟:“是不是‘死诞少女的噩梦’。”
“当您用您的‘绯红龙破’将死诞少女的噩梦从现世抹去时。‘死诞少女’和她的‘死诞之梦’最终都抵达了瓦尔迷娜的噩梦沼泽。噩梦女王用‘死诞少女的头骨’制造了新的魔神法杖——死诞头骨。威力远超我们毁掉的腐坏头骨。”依兰杜尔用苦行僧的平静语气说道:“慈爱母神的神域正受到‘死诞之梦’的侵蚀。不久之前母神降下神谕,说只有您能驱散瓦尔迷娜和她的‘死诞之梦’。”
“艾丽西娅?”领主大人问向女管家:“你有没有聆听到玛拉神谕。”
“并没有,我的主人。”作为慈爱母神化身的真爱女神·艾丽西娅,完全没有感受到母神玛拉的异样。
“那是因为您和主人一直在湮灭位面。”知识女神赫默尤斯·莫拉想到一种可能:“又或者是‘死诞之梦’的刻意遮蔽。”
“‘死诞之梦’笼罩在哪里?”领主大人当机立断。
“拉布林西安。”依兰杜尔给出的答案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不是裂谷城内的玛拉神庙,也不是唤夜神庙大厅左侧的玛拉神龛,更不是某个倒塌的野外祭坛。而是与慈爱母神并无关联的拉布林西安。
然而当苦行僧说出这个名字时,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拉布林西安,神话纪元时期原名布洛姆琼娜,龙语的含义是“北方王国”,也是拜龙教的首都。
?t=20230125114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