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穿书后她令将军宠罢不能 > 第1003章 忽然的亲密
听了这话,一旁房氏等人眼里都露出惊喜的神色来。
这个老王,他们看都是听说过的,是镇子上出名的富户啊,在这新鞋铺子出来以前,这整个镇子的鞋业都被他们所垄断了。
今日认识这样的贵人,以房氏等人的眼界,自觉高人一等,心情自然变得格外好。
当然,最主要的,这样的贵人竟要购买那做鞋的秘方?那是不是意味着老江家快发达了?
几乎立即的,房氏脱口而出,「王老爷,你打算出价多少购买秘方?」
老王眼睛一闪,道,「那就要看老夫人你的陪嫁秘方到底价值几何了,也不知道老夫人的陪嫁秘方,是不是真的像那个新鞋店那样的鞋子,能做出不漏水的鞋子?如果真的能够做出那样的鞋子来,价值千金也不为过的。」
房氏在听见价值千金以后,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发财了,发财了,自家要发财了!
房氏双手紧紧抓住老王的胳膊,呼吸急促的道,「王老爷,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愿意出价千金购买秘方?」
老王眼里的轻蔑一闪而过,面上则一副真诚的模样,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
房氏立即道,「秘方我有,秘方我真的有的。」
老王呵呵一笑,道,「那老夫人可有意出售?在老王这里,价钱那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自然有意出售的。」
此时,江明珠忽然道,「且慢!王老爷,虽然这方子我们家有意出售,但是吧,到底我爹才是一家之主,所以,我们家里还要考虑考虑的。」
房氏见江明珠把要到手的一大笔钱财往外推,一下急眼了,正要说什么,见江明珠恶狠狠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到底不敢再说什么。
老王眼里精光一闪,深深看了江明珠一眼,转头对房氏道,「老夫人,价钱不成问题的,俺老王是诚信人,价钱还可以商量的,只要方子真,老夫人可以随时来找老王,只要到了老王的铺子,我们可以随时交易。」
「好,好,王老爷,那我们考虑一下。」
老王又点了几个菜招惹了江家人,直把江家人吃得满嘴流油,双目都冒着光,等见着几人贪婪不甘的目光,老王这才扭头离开。
在老王付钱离开以后,江家人把一大盘一大盘的肉全部都吃得干干净净,几人这才拍着肚子朝着家去。
江大虎感慨,「王老爷真是有钱啊,要是我们都能天天吃肉就好了。」
「是啊是啊,能有那千金的话,我们就能天天吃肉了。」
江明珠鄙夷一笑,道,「看见那江禾曦开的铺子没?只要有秘方在,千金算什么啊。」
众人想起不过一会儿,江禾曦的铺子就日赚上百两银子,几人的眼睛都直了。
虽然铺子不是写的江禾曦的名字,但是房氏此时已经认定了铺子是江禾曦的,这铺子必须是江禾曦的啊,如果不是江禾曦的铺子,他们一家怎么去占便宜?
说起来,那江禾曦那小***,倒是真的阴险啊,竟把铺子的名字写在被人名下,以为这样自己就拿她没办法了吗?即使她被自己卖掉了又如何?她一样是自己身子上掉下来的肉,哼,有本事就把那一身的血肉还给自己啊。
所以,一切都是她欠自己的,她必须还自己。
房氏这样想着,眼神越发的阴沉了。
在一旁,江明珠怯生生的道,「娘啊,虽然禾曦姐把铺子写了别人的名字,虽然她现在日赚上百两银子,虽然她天天都大鱼大肉,吃香喝辣,且出行有奴婢使唤,但是,女儿相信禾曦姐是一个善良的人,她一定惦记着娘,一定会给娘送银子,让娘也天天吃肉,穿绫罗绸缎,出行有奴婢使唤
的。」
江明珠表面说话为了房氏好,但是吧,在话里话外,却都挑拨着和房氏的关系,让房氏听了这话,不但不会原谅江禾曦,相反,对江禾曦越发有了怨恨之心。
果然,江明珠话音一落,一旁的房氏立即好像火药爆炸开似的,怨毒又阴沉的道,「就那杀千刀的***能想到自己的亲娘?那狗东西天生就是一个生着反骨的,我啊,也不指望她了,如果指望她,只怕我这个做亲娘的要饿死了,她也不会多看一眼的。」
一旁,江明珠嘴角似笑非笑,垂着头没吭声。
江大虎在听见房氏这番恶毒如对待仇人的谩骂以后,看了江明珠一眼,没有吭声。
江三虎在一旁帮腔道,「娘啊,你是江禾曦的亲娘,不管咋说,这死丫头既没教育好,那肯定好好好教育教育啊,没得丢了我们老江家的脸面,依儿子看啊,不如把她接回娘家,好好管教管教,等管教好了,再给那小傻子送过去,我们老江家的家教总是最好的,不能让这大白面里的狗屎坑了全家啊。」
一旁的房氏听了这话,一副完全为了江禾曦好的模样,连连点头,道,「对,对,可不能让她坑了全家,她不要脸面我们老江家还要脸呢,就这么办,等回了家,可得把她接回娘家好好教养一段时间。」
哼,等把那做鞋子的秘方弄到手,或者把那鞋铺子哄到手,到时候,再把这杀千刀的赶出家门,让她带着那小傻子要饭去。
这边房氏等人一番盘算,好像根本忘记江禾曦已经被他们卖过,户籍也另外换了,和他们根本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边厢,房氏等人因为即将要发一笔,心情那自然是格外预约的。
而另外一边,李丛文等人在看见那镇子上的鞋铺子的时候,心情更是复杂非凡。
这进入腊月了,快过年了,李丛文拿了吴氏的一副金耳环卖掉,便带着自己亲娘刘氏等人前来镇子上赶集,而这一次的赶集,也一下发现了那生意红火的鞋铺子。
这些鞋的样式太熟悉了,都是江禾曦让村子里的妇人做出来的鞋样子,样式新颖美观,除了那镶嵌的宝山,金子等,几乎立即的,他们就认出了鞋子的出处。
这,这,这些华贵高档的鞋子,竟然是那个江禾曦叫人做出来的鞋子?
那个村姑竟开了一个日进斗金的铺子?
不知道怎么的,刘氏的心里,好像被人刺似的,别提多不得劲了。
李丛文的脸色更是不好看。
此时,李丛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曾经弃若敝屣的那个村姑妻子,又一次开起了她那个日进斗金的铺子了,虽然前世已经经历过一次江禾曦的富贵,但是当他真正靠着女人吃饭的时候,当他真正看着铺子里人山人海,日进斗金的时候,李丛文的心里好像有一根刺似的,一下刺得他心肝儿也跟着生疼起来。
如果,如果他娶了她,这些钱就是他李丛文的啊,全部都是他李丛文的。
想起前世江禾曦对他巴心巴肺,赚的钱任由他大手大脚随意花,对他母亲并两个妹妹更是好,一年四季的衣服首饰等,全部都买最好的,家里成天都是大鱼大肉,即使在最艰苦的时候,都是江禾曦一个人下地干活,他的一家子只要等着吃饭就行了。
便是大鱼大肉,一家人还反复嫌弃,说着酸不拉几,恶言恶语的话刺着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却一句话都不反驳。
李丛文想起江禾曦的好,再对比吴氏这个肥胖得像猪一样的女人,一时,心情分外的复杂。
吴氏怀孕了,肚子已经大了起来了,在最近,吴氏对他越发嫌弃,平时也不给他零花钱,这也导致他在没钱购买笔墨纸砚的时候,迫不得已,只好偷了吴氏的金耳环去镇子上变
卖。
他堂堂一个秀才老爷,谁能想到,竟沦落到要去偷妻子的首饰典当呢?最让他绝望的,他偷她的首饰,不给为了购买必须的笔墨纸砚罢了。
想起在前世,即使再困难,江禾曦也会把笔墨纸砚给他准备好,根本不用他开口询问,一时,他心里好像被人拧着抽痛,越发复杂了。
一旁的李金珠等人显然也结合了村子里的江禾曦雇人做鞋的事,猜想到了一些事情的真相。
李金珠此时肠子都悔青了,这娶了吴氏那个肥猪,好处没有捞着半点不说,相反,竟因此让哥哥背上了一个卖身求荣的名号,别以为她不知道村子里的人背后都议论了什么,李金珠只有一想起那些人议论她的天才哥哥,她的脸色就分外的难看。
李金玉在一旁诺诺道,「这个铺子不会真的是江禾曦那个村姑开的铺子吧?她生的一脸的倒霉样,怎么可能开得出这样日进斗金的铺子?」,哼,别以为她不知道,就在刚才那么一会儿,那铺子可是就一下来了好几个人买鞋子啊,那些鞋子有点甚至镶嵌了宝石,她特意朝着一个客商兜搭,询问了那鞋子的价格,那样一双鞋子,竟上百两银子。
上百两银子啊!
那可是他们一家花个十年,天天大鱼大肉都够了的钱吧?
才一个客人就舍得花上百两银子买鞋子,这一天下来,这家铺子得赚多少银子啊?
?t=2023012618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