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美妙的异世界奇妙冒险之旅 > 第十章:浪涌(一)
“谁!”镜大师一声低吼。
沈熙几人只感到他的声音穿透墙体,无比响亮的在耳中响起,都心底暗道一声“不好!”,正要开溜,却听到镜大师的声音再次响起:“想走就走,哪这么容易!”身上的隐身符被他一下破除。
还没待沈熙他们反应过来,刘家少主和长老就已经冲出休息室的大门,这时候看到他们后才知道他们两个是刘家的客卿长老聂廷和刘家公子刘迪,他们也看到了正一步步往后撤离的沈熙三人。他们一脸惊恐地看向屋内,休息室里,一个和沈熙他们一样身披斗篷的面具人坐在那里,虽然拥有强大的感知能力,但沈熙身上不知带了什么隔绝感知的东西,面具人完全探查不到他的身份。
不给沈熙他们反应的机会,刘家的客卿长老聂廷几下便已经来到了沈熙的面前。沈熙没有接触过灵气,和依依娜都跑不快,根本无法从刘家这位长老的手下逃脱,陈达只能仓促应对,心里期望着沈熙能尽快出手。
但沈熙哪有什么解决办法,不一会陈达就败下阵来。聂廷将他一击击退,转而便向一旁的沈熙出手,仓促之中沈熙将手中的一张符箓甩向聂廷,他轻而易举击退陈达,早已放松戒备,大意之中,只见符箓如一块被扔出的石头飞向自己。
“嘣!”一声闷响传来,聂廷则是瞪大了双眼看向沈熙,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如同被一只大锤砸中,身体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得倒飞回去,倒在地上,嘴角流血,一时间竟失去行动能力,爬不起来。
刘迪吃惊地望向眼前这一幕,现场顿时因为这一刻寂静了一瞬,连神秘的面具人都一副感到很吃惊的样子,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抽出腰间的短刀,迅速从房间里冲出,速度快如闪电。陈达直面对着他,根本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接下他的这一击。
但还没等面具人靠近,沈熙便看准时机,又一发符箓丢出,这次符箓比上一次飞得更快,对准了面具人直飞过去。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张符箓能将面具人击退之时,没想到他一个闪身便躲过了这张符箓。有了聂廷的前车之鉴,面具人早有了准备,而且他的实力明显高于聂廷,符箓被他一个飞快的闪身躲过,在后面的墙壁上砸出一个凹坑。而面具人则借着闪避之势,迅速来到陈达面前,轻而易举地化解他的抵挡,一刀划过他的颈脖,陈达还没来得及说完“快跑”两个字,便已咽了气,而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沈熙吃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耳畔边传来了黑市人员调动的声音,大脑陷入了一片空白,陈达倒在地上,刘迪一边查看着长老的伤势,一边看向镜大师,双方都互相对峙着看着对方,空气里散发着可怕的死气。沈熙手里拿着一张符箓,雪白的纸张上印着玄奥的花纹,宛如贴了一层金箔,在墙壁水晶的微光下流溢着神秘的光彩。此刻的他面对着对面的面具人,只感觉双腿突然变得难以挪动,身体像是僵硬了一般,身上不禁冒出了冷汗。
面具人显然不想废话,如炮弹一般冲了出去,还没待沈熙反应过来,便已来到他的面前。关键时刻,依依娜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前,身上光芒大盛,一个人影渐渐从她身体里显现,举手之间便是杀招,惊得面具人连连后退,一道光幕顺势在沈熙和面具人之间展开,而从依依娜身体里出现的光人则继续对着面具人不停地放着杀招。
沈熙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陈达,还是带着显得有些虚弱的依依娜迅速离开了这里。
光幕之后,面具人和刘迪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个离开。大光人又分裂出一个小光人后,他的光芒明显暗淡了很多,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力量不断地流逝,但攻击力依旧强悍,两人只能仓促抵挡,刘迪应对着力量较低的小光人,但面具人应对的大光人战斗力就不止强大了那么一点,不一会就已经被光人击伤,光人的力量侵入他的体内,让他越来越吃力,只能远远看着沈熙离开。
……………………
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沈熙和依依娜藏身其中。旁边一个架子上摆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不明液体和粉末。
放出光人以后,依依娜就变得特别虚弱,显得无精打采,沈熙此刻也没有过问。
外面已经将整个黑市封锁,黑市的人员不停地走动,沈熙手里拿着空间戒指里的一把宝剑,时刻警惕着不被发现。此刻靠着墙,想起之前陈达惨死当场,自己现在落入如此险境,沈熙不禁想问自己来黑市究竟是为了什么。
“看看这边。”
思考之时,一小队黑市人员便已经向这边靠近。沈熙手里抽出一张符箓,等待着他们慢慢靠近。
“嘣!”
一声炸响,沈熙早已将手中的符箓丢出,他们可没有聂廷那样的深厚实力,两个人受到符箓的冲击当场毙命,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其他人也都好不到哪去。架子上的瓶瓶罐罐和粉药包也都被符箓冲击,火焰的爆燃声响起,扬起巨大的尘雾,色彩杂驳的烟尘里不停地闪着火焰和静电的声响,而沈熙和依依娜却早已不见了身影。
两边的路人看向这边,但借着烟雾的掩护,沈熙和依依娜早已逃离了现场。
这家黑市并不小,廊道曲折,房间众多,仅仅沈熙刚刚走过的两步,就见到了不少关着女奴,放着货物的房间。现在整个黑市都被封锁,里面鱼龙混杂,各势各派的人都有,各种势力混杂其中,想要逃出去,最好先找到古颜家布置在黑市的其他眼线。
沈熙继续往前走着,这里的人流明显变小。
前面,突然几人向这边走来,沈熙和依依娜立马躲到拐角的通道里,前边不远是一个房间,凭借感应符沈熙知道那里又有一个人正在搜查,而身后的人却在步步紧逼,沈熙来到房间门口,生死紧逼,似是本能反应,沈熙趁他不注意一下窜入房间,随手拿起身边的物品扔向他的后方,听到动静,那人立即转身查看。沈熙躲在一个架子后面,见他渐渐向自己靠近,一剑刺入他的胸膛,宝剑锋利无比,刺入血肉宛如削泥,细腻的摩挲感顺着刀剑传来,沈熙顺势抽出利刃,鲜红的血液宛如泉涌般喷出,那人说不出一个字便倒在地上,满口是血的喉咙发出暗淡的空吼声,却被他身上血液涌出的两声“咕嘟”声轻易盖过。
沈熙看着他,内心说不出什么感情。
依依娜跟着进入这个房间,准备和沈熙从另一个门口出去,可谁料,前面又走来了许多人,被沈熙杀人的动静吸引过来。一时间前有堵截,后又追兵,沈熙和依依娜一下子陷入险境。
“都是我不好,公子明明都已经带着我们得到了这么重要的情报,要不是我,现在也不会这样……”
沈熙看着一脸愧疚的依依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道:“这不是你的错,谁能想到会有面具人那样的存在,任谁也都是这样的结果……”
沈熙嘴里这么说,心里却知道是自己的决定失误,自己究竟在干嘛,自己心里没有底却贸然独断,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人明明没有把握保护大家的安全却还要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才会落到如今这样凶险的境地。
但此刻想这些也都没有用了,沈熙手里拿出了一张爆裂符,这张符箓的威力巨大,很有可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此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沈熙已经做好了生死一搏的准备了。随着他们继续慢慢靠近两人所在的角落,沈熙手中的符箓渐渐亮起,随时可以激发。
随着几人慢慢靠近,也发现了这里不太对劲,慢慢的靠近这里便感觉到一股危机感渐渐降临,他们渐渐靠近这个死角,一人上前,猛地闪进,却发现里面没有一个人影,仔细搜寻也没有什么异样。
在搜寻了整个屋子都没发现什么端倪后他们才渐渐离开房间。
?t=2022093020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