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哗——”
萧风吹起落叶高飞于丛林之上,一眼望不到边的丘峦起伏上,几个城池的黑影孤立地耸立在天际的尽头。茂密的树丛中,溪流破碎,枯叶满地。许多人手来来往往地忙碌搬动着东西,催促声不断地传来。
一个破败的荒芜祭坛如一具散架的机器躺在林间这片空荡的草野上,巨大的身躯和精细的雕琢依稀可见它昔日的辉煌,但也无法掩盖如今的残败:祭坛上满是巨大的裂痕和丛生的杂草,碎石遍布。但依旧有人不停地搬动着物品,往上面摆放着祭祀给神明的祭礼,每一件都是能在这片大陆上引发腥风血雨的至宝,此刻它们摆满了祭坛,但准备依旧没有结束,忙碌声接连不断地传来……
“真的能有奇迹发生吗?”邓恩坐在树根上,手中的武器拨弄着地上的落叶与土石。
为祭祀所做的准备已经进行了整整两个时辰,自早晨天还没亮开始,邓恩便随着小队秘密出城,负责侦查与警戒,以防众多的敌对势力威胁小姐将要进行的祭祀仪式,直到出城的那一刻,他都不知道行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此刻邓恩正趁着空隙小憩,他的内心也不明白小姐这么做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邓恩与祭坛相隔几公里的密林,看不到祭坛的情况,这样的小队一个接着一个,远远地在祭坛的周围围了浩大的一片。
巫马雨行坐镇邓恩所在的小队中,汇集了最精锐的力量,统领着整个警戒的守军。
小姐这次的行动冒了巨大的风险,敌对势力随时都有可能趁机攻入,进来干扰,威胁小姐的安全。而一旦敌人发动进攻,最有可能攻击的就是这里。
邓恩看着巫马雨行盘膝坐在地上,沉静如山,手里拿着一长一短两把刀横放在腿上,一股强者的气息隐藏在他寻常的外表下。他是小姐的直属部下,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也是邓恩所仰慕的存在,与邓恩这种平民修士不是同一个层次。
时间缓缓流逝,祭坛那边忙碌的人群渐渐归于井然。
“这么玄乎的东西能成吗?”
“谁知道呢,我们暂且照着小姐说的做不就行了。”
邓恩转头看向身边两个摸鱼讲话的家伙。
远处闭目的巫马雨行此刻也睁开双眼,知道祭祀即将开始:“全军警戒!”
祭坛对面,一辆华美的车辇缓缓驶来。依依塔双眸紧闭,端坐车中,身着端庄的绣金黑色古裙,穿着丝绸鞋,显露出她绝美的容颜:肌若堆雪,唇似滴蜡,明眸善睐,面若桃花,宛若天上的仙子超脱尘世,美到了极点。
车辇渐渐停在了祭坛的对面,雾纱做的车帘缓缓分开,依依塔端坐中央,颤动的睫毛里闪着晶莹的忧色,平静的脸上透着无奈与叹息。
祭坛四周的环境似乎也因为这一刻的到来而变得寂静,树木森然,草木寂寂。
依依塔走下车驾,独自一人缓缓走来。满身的金饰如月光下的鱼鳞,轻随着灵动的脚步闪闪晃动,
依依塔脚踩丝绸鞋踏上祭坛的台阶,脚步轻盈,一步一步来到祭坛的中央,一个个光点伴随着低吟的咒语和袅袅的燃香一点点的汇聚,与整个祭坛遥相辉映。
依依塔站在祭坛的中央,跳起祭祀的天舞……
“还有希望吗?”邓恩靠在离祭坛几公里的树根上,看着眼前许多人的躁动喃喃道。
“都过去这么久了,这不知哪里来的魔法阵肯定运转不了!”
“刚才还隐隐约约看见有光点在那边汇聚,还以为真的能有奇迹发生,没想到……那根本就是个没一点用的法阵!”
“小姐为什么还要那么执着!”
…………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远远超出了预定的时间,不少人都面面相觑地看向巫马雨行,在外待得越久也就越危险,但得到的依旧只是继续警戒的命令。
“恐怕真的不行了吧。”邓恩低头看向地面。
地上的落叶积了厚厚一层,只有邓恩拨开的地方露出了一点干黄的地面。此刻,之前平静的地面突然开始一点一点地颤动起来。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邓恩立即转过身子,瞪大了双眼望向祭坛的方向,只见一个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耳中随即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一股强大的气浪席卷起满地的落叶与尘土扑面而来,震得眼前的树木剧烈地晃动。
这究竟是……邓恩的内心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周围的其他人通通都不再说话,在轰隆隆的巨响中陷入寂静,纷纷望向祭坛方向的那道光柱。
“警戒,有人袭击。”正在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无比震撼的神迹中时,一股人马冲进小队,打破了这短暂的寂静,立马将猝不及防的队伍冲散。
“是刘家的人!”
“偏偏是这个时候。”邓恩暗道,“一定是一开始光点的汇聚吸引了他们的注意,把他们引了过来。”
巫马雨行暗哼一声,沉冷的就如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提剑冲入对战之中与人厮杀,阻止他们的进攻。
光柱下寂静的丛林上不时有惊鸟飞起,扑棱棱的让人心烦。
外围守军的战斗越发激烈,但他们依旧死守阵线,不让敌人踏进分毫。因为他们知道,背后的仪式成功了,而且会给他们带来新的希望。
随着时间的流逝,光柱渐渐消退,依依塔的身躯也从光柱中显露出来,祭祀终于结束,但他们也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
(二)
“驾!”
马蹄急奏。
视野内的树木迅速消退稀疏。
一队车马渐渐冲出森林,带领他们的正是依依塔。
马车里载着他们启动祭坛召唤过来的夏衍,但此时的他却如乞丐一般褴褛落寞,全然没有期望中的无敌和强大。
快马加鞭,一座城池很快出现在眼前。
护城河上,晨雾掩映下的城墙逐渐清晰,远远地渐能望见其厚重身躯上的瞭望阁阙和错列的旗帜。
经过城门守卫,马车迅速穿过城门,绕过弯绕的街道和车道,进入城中央的府邸,就立刻紧闭大门。
这是那位主持祭祀的少女——依依塔的府邸,自从不久前她的父亲去世,她便不得不担当起家族的责任,掌管和统领这里的一切。
魔法和灵气充斥着府邸和这个世界,赋予人们超凡的力量,仿佛进行着一场魔力的游戏。也赋予这阔大的府邸无限生机,庭庭院院,秀木掩映着屋室,细水泉涌,鸟悦花香。
但自夏衍住进来,城中的争执便时有不断地发生。
“听说了么,公主殿下带人秘密出城,做了一场祭祀,回来就身受重伤!”
“不是吧!这里刚经历一场腥风血雨,老国王又刚去世不久,古颜家实力折损这么多,局势稳定都很勉强,她不好好休养生息,稳固实力,这么兴师动众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知道,动静闹得这么大,把其他势力的人都吸引来了,但听说就只带回来一个普通人。”
…………
“弄了这么久,冒了这么大的风险,竟然就只带回来一个废物!”士兵中,一人忿忿道。
其他人望了望他,听了都沉默不语,他们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想着收回曾经的领地,但此刻也只能无奈叹气。
?t=2022093020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