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翼灵墟 > 第10章 一掌灭一世
“是有些。”空明沉吟道,“天地秩序与之前相比的确混乱了许多。”
龙台也是点了点头闭关之时他就感受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头顶的苍穹仿佛在悲鸣。一段时间,甚至连身边的灵气分子都在自行交战,元素混乱,互相排斥。
“唉,上苍之上还不是我等可以观摩的。”空明叹了一口气,“什么四海八域的顶尖强者,无上生灵,以及我们眼中的不朽传承,哪个不是上界留下的旁系偏枝?”
“对他们来说就像纸捏的一样。”
龙台摇了摇头,哪怕和上界的联系已经断了不知多少世,这里留下的大道传承大多都是上界生灵在之前留下的一粒种子。
“莫是这天降异象就是我等重新联系到上界?”空明说。
男人摇了摇头:“不懂,但还是长个心眼,即便下来,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哪怕是上界生灵下凡,师兄也必有一战之力。”龙台道。
“哪有这么简单。”男人少有地露出苦笑,“据师父所说,我们头顶的亿万新星辰说不定都是他人所化,试问我们真有只手捏爆星辰的能力?”
“而且越到后面两位师弟就能感受到,我们这片天地,无论是法则还是天地间游掠的道则都是破碎残缺的,我们无非是将一个个破碎的法则链连接起来的山寨货,碰上真正的道则,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龙台问:“这莫非就是师兄再创一个小世界的缘由吗?”
男子点了点头:“没错,在破碎的法则之下,我们永远无法突破这层壁障,突破地命。只有开辟一个完整的世界,一切推倒重来,再筑道基,完善自身道果才是证道之法。”
“师兄果然远见,非我等可以并驾齐驱。”空明道,“可是推翻自身道果重新来过,未免有些太难了,你我都知悟道那一步究竟有多难。”
“可时势所趋,我等只有开辟这一条路才能证道长生,许多修士穷尽一生不就为那一刻吗?”龙台道。
这时,男子伸出手,掌心之处赫然是一个小小的黑球。
黄辰宇屏气凝神,小小的黑球之上布满了各种禁制。但是,球内完全是一个新的世界,只是暂时处于一片混沌之下。
在目光可及处,男人手中清气涌动,钻入黑球之中。但一进入,本来黑球内部混沌无序的平静瞬间被打破,依稀可见球内仿佛一颗颗星辰诞生有是一颗颗毁灭。
到处都是爆炸之感,黑球不停地震颤,像是快要引爆的炸弹一样躁动不安。
仿佛要超出了黑球的承受范围之时,男人方才收手,同时,球内的躁动也瞬间停止,回归了之前的安宁,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
但是黄辰宇清楚,这中间的过程有何等地艰难。据男子口中可以推断出,这个小球便是那小世界。
哪怕没有多少概念,但是单单是创造一个新的世界就足以骇人听闻。甚至还要自立一方法则,创造新的秩序,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如此惊才艳艳,真的是绝无仅有!
可是,让他看到这些,又有何意义?
又和之前所发生的种种有何关联?
这时,他感觉到了一丝震颤。
可是,仅仅是几个呼吸间,肉体上的震颤就瞬间放大了无数倍,连三魂六魄仿佛都被石磨碾碎一般。
啊!
黄辰宇像受伤的野兽一样撕心裂肺地吼道,这种在肉体与魂魄上的双重压迫感几乎让他生不如死。
眼睛,口鼻,耳朵,淡淡的鲜血从中流出。
可他浑然不知,鲜血布满了整个面孔,眉头因为长时间的紧缩开始发麻发酸,连头皮也因为手指的紧嵌而留下了血痕。
他宛如木偶一样瘫倒在地上,满脸的鲜血,让他看上去有些狰狞。
虽然这并没有持续太久,哪怕就是这一晃而过的瞬间,就足以将他折磨地不像人样。
之前的残余天雷与指甲接触的痛觉,与现在相比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他看着前方的一片盛景,仿佛如火中的画一样。
龙台与空明都是眉头紧锁,而一旁的男子则是显得有点平静。
天地间的空间在被压缩,连同他们一起,好像要被压成一张纸。
“师兄!快出手御敌!”空明晃过神来,朝着一旁的男子大声道。
还不等空明出手,之前男子闭关出的那最高的白玉塔,就像土崩瓦解一样,砖瓦落下。
山崩地裂,连天也像是被轻松地撕扯成一块块碎片。之前显化的星辰,也都在爆炸。
龙台与空明相视,一时间,本来就同普通人无二的两位老者,气息几乎爆炸一样节节攀升。
“起!”
龙台大喝一声,身后身长百米的巨大神像拔地而起。
“镇!”
神像双手抬举,成托天之势,架住那仿佛快要坍塌的天幕。
“空明,师兄,动手啊!”
就只是这片刻的功夫,这一方的变故仿佛病毒一样快速蔓延,悬浮在半空的亭台楼阁,悬岛开始倒塌。
地面上,白玉石阶开始崩塌,甚至有修为不济的修士竟被这压迫感瞬间压成了一摊血雾。
龙台额头青筋爆起,半空中,空明祭出三根盘龙柱,插入地表,也是不弱龙台的法相。
“抵!”
空明老头手中捏转神诀,一时间,那三根石柱顷刻间放大了数倍不止,宛同擎天之柱插入云端,没入云梢。
吼!
龙纹闻声而出,三条青龙绕柱而上,化为五色阵盘,又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放大。
“这次出大事了。”龙台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撑得越久,他就发现上面的东西到底有多可怕。
无力感,哪怕是之前面对男人时都未曾有过这种感觉。
到了这个层次,已经和这方天地建立了一丝联系。
他知道有无数小世界,这里也是诸天万界之中的一粒种子。
可是,这方天地法则竟然都在悲鸣,仿佛在那压迫之下快要支离破碎,这是不曾有过的。
是否真是上苍之上的巅峰大能出手?可是小世界与上界的联系早已经断的彻底,哪还会有上界出手的机会!
呯!
下方的地基终于承受不住巨额的压力开始破碎,以上龙台的脚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
“给我镇!”空明同龙台一样,几乎目呲欲裂。至宝盘龙柱闪烁着忽亮忽暗光,空中三条青龙所化的五色阵盘气息也是直直下坠。
“青台四方印。”龙台奋袖出臂,青光掌印随后应声而出,射向天空。
“师兄,还不出手!”
上方的空明大吼,看着一如既往平静的男子。
男子黑发披散,举止投足之间有一种不言而喻的宁静,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南柯一梦。
男子微垂了眼幕,这好像是到现在为止做的第一个动作了。
这时,一个小修士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满脸惊恐地朝男子道:“师祖,不好了,好多金丹后期一下的师兄弟都突然爆体而亡了,连宫中的许多阁楼都塌了!”
男子就只是处波不惊地听着,完全没将这一切当一回事。
“师祖?”小修士怯生生地问,“怎么了?”
但就是下一秒,那压迫瞬间又是加强了数倍,小修面露极度的苦楚,双手紧紧捂着脖子,直直地倒下,双脚在地上不停地打挣。
“孩子!”龙台咬牙切齿,嘴角的青筋几乎快要崩断了。
“师兄,为何不出手!”龙台大吼,“你难道要这一切沦为废墟吗!这天下的苍生,你难道就要弃置不顾吗!”
话必,龙台的膝盖又一次下垂,身后的法相也从一开始的双手托天变成了弯腰,吃力地拖着那层看不见,却又极强的压迫之力。
“龙台……”男子缓缓地开口,“没用的,这是我们的因果,是这个世界的因果,早在很久以前已经注定了。”
“师兄,不是你说的吗?轮回因果要自己来打破,只要你出手,我们一定能成功渡过这次变故!”空明大吼。
“没用的。”男子面露苦涩,“这根本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出手的生灵,连重瞳都无法占卜。”
“那就只能等死吗!”龙台道,“不搏一搏又有谁知道结局”
黄辰宇看着,但他好像看到了天下苍生,四海八域,有无数道统在走向衰亡,也有无数的修士,无论是妖修还是人修都如同那小修士一样痛苦地死去。
也有无数的修士在同两位老者一样用尽平生的大神通,都沆瀣一气,个种法宝,禁术纷纷出现。
如今,天下没有了善与恶,更没有了敌我之分。大家都在竭尽全力,在变故之下为自己争取一线曙光。
天终于被撕碎了。
隔着天幕,黄辰宇好像看到了一个手掌。
诸天之下,到处是各种传音。
昆仑殿告急、魔灵湖告急、古灵净土告急……
一个个道统在黄辰宇的耳中开始毁灭,政权沦落,古迹消散……
“这就是他想告诉我的吗?”黄辰宇喃喃自语。他看到了龙台哪怕是快要筋疲力竭也在竭力支撑。
盘龙柱不堪重负,裂隙以柱脚为开始,向上如蛇般延伸。
嘣!
五色盘裂开,空明吐出一口鲜血,从天上直直坠下。龙台老者身后的巨大法相开始消散,鲜血连同汗水一齐顺着脸颊过滚落,摔在地上。
“哈哈,来啊!”龙台咆哮,即便是力竭了,仍是同一头雄狮一般意气风发。
“即便你是什么无上生灵,老夫如果同你一般境界,只手镇压你!”
轰!
周围的压迫又增长了数重,这一次,龙台再也支持不住,被那气息重重地压在地上,面色潮红,鲜血仿佛要喷涌而出。
“你在哪!”
黄辰宇一愣,从头到脚都瞬间冰凉,哪怕知道这是白骨生前的一丝执念所化,可这一切太过于真实!
上苍之上的生灵终于开了口,就是这简单的一句话所蕴含的气息,又瞬间将绝不服输的老人压爆。
万物皆丧!
黄辰宇留下一滴泪,到处都是惨叫声,绝望的嘶哑声夹杂在一起勾住了黄辰宇的心。
巨掌从天降下,山川尽毁,诡异与不详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冲垮了剩余的修士,将他们淹没。
在他眼中,无数的道统在一瞬间化为灰烬,之前的一片盛景。在此刻,化为了地狱。
“这就是真相吗?”
之前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就像是一阵云烟,一晃眼就散了。
这一世,就被草草地了结了
?t=20220930194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