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翼灵墟 > 第7章 进山
清晨
黄辰宇小心地扣上门,发现赵岳已经在门外等他了。
“叔,我要出发了。”黄辰宇道。
赵岳递给了他一本小册子,道:“这是灵草集,碰上不认识的大概有个数。”
“这片山中可能有凶兽出没,记住,千万不要硬上,一看见就跑,你现在连一象都未达到,碰上凶兽毫无还手之力。”
赵岳走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到时一切都靠你自己了,我等你回来。”
“本来一直就是在山里过的,这不回家溜溜吗。”黄辰宇笑笑。
“走了,叔。”黄辰宇背上竹筐,朝赵岳招手。
走进山,黄辰宇没什么大感受,像他说的一样,就是回家溜溜。
走近自己的小石头屋,黄辰宇一阵恍惚。里面的摆设还是一如既往,其实他自己没离开多少时间,只是昨天前天而已。
但他现在有些怀念了。
小石屋和他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而他在里面,也有永远都抹不去了记忆。
他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
该放下的就放下了,这也是对曾经的一个告别,现在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赵岳要他找的药材并不难找,多数也是这深山鲜有人踏足,灵药保留得很好,没多少时间,黄辰宇已经找了一半有余。
看到周围已经没什么再去探寻的,黄辰宇便向更深处进发。
从现在开始,他告诉自己要好好留意了。
虽说他在这片山中待到现在,可是他也清楚,他所居住的地方只是山的外围而已。
现在他踏足的,才是真正的开始。
放下刚刚轻松的神态,黄辰宇微皱眉头,没走进一步,空气里一股甜丝丝的气味也就越强烈。
是血腥味。
此前他一直在这山中居住,但村中的事也有所耳闻。
山中祖传说有着让人忌讳的东西,他之前所被村民厌恶,唯恐避之不及,也有这么一部分在里面。
“不知是厄难还是机缘。”他自言自语。毕竟只是传闻里的东西,有无人见识,这件事的真实性也有待考量。
但是,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也很想见识一下。
但眼下是先要将炼体的灵草集齐,至于去考证传说的真实性,再当别论。
赵岳在他离开时也告诫过他,现在的他在凶兽眼中只是打打牙祭的小蚂蚁,他自己也深知。
其他的灵药几乎集得七七八八,就是最后几味较为珍惜的着实有点难寻。
虽说进了深处,但并未像黄辰宇想的那般,里面可见的灵药基本上都是他之前见到过的,根本没什么用。
进了深处,果然是凶兽橫行,只要道行较高一点的凶兽便有灵智,吃了灵药灵草对其修行也大有裨益。
所以别无他法,他只能更进一步。
但他也很清楚,再走近一点意味着什么,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现在每走一步,他都必须小心到极致。
越深处,凶兽就有可能更可怕,相应的灵智就会越高,他实际还未真正跨入修道之列,在身体素质各方面只能说比凡人高上一筹而已。
所以,他察觉不到,不以为着它们察觉不到。
到了这里,他便要摆清自己身为猎物的位置。
猎物只能聪明,才能存活。
隐隐约约之间,他似乎能听到一阵阵低吼声。
仅仅是声音,黄辰宇就开始有些心神不宁,若是本尊,可想而知。
那晚电闪雷鸣,他开辟灵海之时,就听见过凶兽震音。
应该也是忌惮雷劫,那晚这么大的声势,想必也是惊动山中的一些纯血生灵了。
所以,现在的危险可能比平时大数倍不止,可能有一部分生灵也已经从蛰伏中苏醒过来。
走了半天,黄辰宇暂且靠着树干休息片刻,林内太静了,静的有些反常。
即使是休息,他仍是十分警觉,余光扫过每一处。
腥味越来越浓了。
黄辰宇紧缩眉头,淡淡的甜味几乎已经在他的鼻翼间徘徊。
此地不宜久留!
他马上起身,转过身,准备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是。
眼前的一幕让他的瞳孔骤然收紧。
它一直都在自己的身后。
吼!
虎形生灵朝着黄辰宇大吼,音波都宛如实质一般,震的他耳膜都在剧烈颤抖。
“虫子。”
白虎发出了一句人声,本来便是大脑一阵恍惚的黄辰宇顿时冷汗直流。
眼前的这只赤目白虎已有人智,恐怕已有着数千年的道行,且虎目从赤色已快转入血色,已经是得到过机缘造化。
就是妖修。
开智和未开智的生灵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麻烦了。
他咬了咬牙,赤目白虎在他身前徘徊,仅仅是一双虎目,几乎就有他头一样大小。
对方现在并没有吃他的意思,饶有意味地看着他。
既然都是死路一条,还不如试一试。
他几乎是闪电般起身,头也不回,撒腿就跑。
“虫子,本座既然要吃你,就是你插上翅膀也难逃出这三尺之地!”
吼!
仅仅是一吼,就如同山雨欲来之势,黄辰宇感受到背后一阵极强的推力,几乎将要被推翻出去。
“人族蝼蚁,即便你跑的再快,又有何用。”
赤目白虎咆哮,那几乎两人合抱的书在它面前宛如一层薄薄的窗纸。
黄辰宇不停的跑,即便是体力不支也丝毫不敢有片刻懈怠。
“无论你再跑多快又有何干,人族蝼蚁。连纯血生灵都不是本座的一拳之敌,你一个连四象都未到的小子又有何用。”
黄辰宇往后望去,赤目白虎不急不缓地跟着他。
他涌出一丝无力感,修道界的弱肉强食在此刻已经演绎得淋漓尽致。
现在,身后的猎手就一直在看着自己的猎物垂死挣扎,因为无论猎物有再大的本事,命运给他的位置就是这样。
一个身为猎物的位置。
“跑够了了吗,蝼蚁?”
黄辰宇心头一凛。
结束了吗?
他扪心自问,但是,意想而来的死亡并未到达。
他朝后望去,白虎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脚步,双眼之中仍是他慌张的影子,但它却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
他不知何时来到了一座巨大的洞口。
洞口宛如饕餮的巨口,深不见底。同时,它似乎还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神不宁。
白虎在忌惮着这个洞,亦或是这个洞里的东西。
莫非这便是村民口中的不详?
让赤目白虎如此畏惧,莫非这洞里真有什么?
白虎咆哮,哪怕对蝼蚁般的猎物在自己面前即将逃之夭夭依然不敢跨越雷池半步。
一但沾染上一丝因果都不是它所可以承担的,轻则道基破损,终身再无进阶的可能,重则身死道消,连转世重生都不可能。
所以,即使它再不甘,再怒都无济于事,为了芝麻大的利益毁了终身,就是无知之举。
“小子,即便你暂时不损命,洞里的东西你碰不起,你命将折损在这里。”
话毕,赤目白虎便是离开,连一秒都不肯在此久留。
黄辰宇木讷地站在原地,看着那林中深处,白虎撞倒树木留下的痕迹。
即便是他原路返回,幸存侥幸,它照样能感知到自己。
都是死路,一个他已有数,另一个还仍是未知。
只能搏一搏了!
他朝洞口走去,不知前方等待他的是什么。
若是机缘,大难不死,若是白虎口中的不详,便是世间再无黄辰宇。
?t=2022093019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