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翼灵墟 > 第8章 一具白骨
黄辰宇几乎是一步一顿,他不懂前方会发生什么事情,只知道自己要准备迎接在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
滴……
一滴水落下,滴在他的鼻尖上,他一顿,下意识地向头顶望去。
到处是一些很晦涩的图案及文字,花鸟鱼虫,以及星河投影。哪怕是一眼,就即将呼之欲出一般,活灵活现。
看了一会,黄辰宇竟感觉耳翼出仿佛有大道真音不绝,连灵海中那朵奇异的花,都在那无形的大道真音之中律动,仿佛活了一般。
莫非是远古大能留下的墓所?
黄辰宇喃喃自语。仅仅是一幅壁画就能引导自己的灵海发生细游若丝的改变,且在一吐一吸之中仿佛全身上下都在升华。
这简直是一桩大造化!若果在此修行,感悟天地大道,稳固道基,所得的益处不言而喻。
他暂时停下脚步,一来是这里的遗迹对自己的修行很有好处,二来是这前方的路还是未知数,他还不如先在此修行一段时间,之后在做打算。
果然不出他所料,在就坐稳固心境之后,他能感受到这天地之间有一股力量在推动着他的身体
发生着改造。
处处筋脉中的血液流动的速度是平时的数倍不止,连灵海的运转速度都比之前快了不少,但是比起雷劫所留下的能量来比,这点还是逊色了很多。
但主要的裨益来自于对天地大道的感悟上,即便未入修士之列,他仍能感受到天地间那些无处不在的规则。
这也是极致雷体的益出之一吧。
他猜想,世间没有绝对的善与恶,也没有绝对的不幸。
所以,现在他比同龄人就有了许多优势,即便之后的路会走的很苦但之前他绝对快人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他从冥想之中会过神来。刚起身,全身上下的关节便是咔咔作响。
在这得了好处之后,前方的路他也没有当初那么恐惧,反而增添了一点好奇。
慢慢地向前走去,并没有发生任何反常的事。反而,越往前走,前方的灵气便越浓郁,竟是充裕得快要凝结在空气之中,连走路吐息之间都在修行。
但是这不意味着他完全在极度舒适之中变回放松警惕,走一步路,也在探一步路,乐极生悲的道理人尽皆知。
往前走,渐渐地,他的本能开始预料到一丝不同寻常。
是什么东西?
他喃喃自语,周围隐隐约约多了一丝死寂,没有当初一种大道环绕,极度充裕的感觉。
胸口也有点闷,周围的道则在与那一股死寂产生了冲突,在疯狂地挤压着彼此。
竟让天地都不容?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果然,赤目白虎的话并非无的放矢,村民口中的不详果然是有据可寻。
果然,这片天地果然有着不同寻常的东西。
他一路摸索这前进,那股不详从一开始地让他厌恶到害怕,这是一种源于本能的恐惧。
莫非真是不属于着片天地的东西。
越往前,法则开始破碎,灵气像是有生命一般逃离着这片区域,连呼吸的空气都蒙上了一股腥臭。
离洞口越远,洞穴里的光线便越来越少,他只能大概用手摸索着前进。
洞壁很湿滑,而且像是镶嵌着阵法的槽眼。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终于迎来了一丝光线,让黄辰宇不禁轻松了许多。
他不懂在黑暗中前行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只知道每一脚踩在地上仿佛有着清脆的破碎声。
细思极恐,是否自己走到现在脚下踩着的都是累累白骨?
莫非便是从前不信传言的人,误入此地,才遭此祸患?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究竟是什么导致如此多的人遭此劫难,莫非真如赤目白虎口中说的那样被彻底抹除了在这世间每一丝痕迹。
自己可能快接近那个答案了。
起码走到现在都没有发生什么不测,也让他庆幸不已。
呼!
在他思索之时,骤然间,一股热浪直接铺面而来,好像是鲤鱼跃龙门一般用尽了所有气力。仅仅是一刹那间,便是再也反扑不过来。
但哪怕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黄辰宇便是仿佛置身于万千火海之中。
“是什么?”黄辰宇疑惑到,他敏锐地嗅到了这股铺面而来的热浪中蕴含的一丝生命的气息,蕴含这生命精华。
怀揣着疑问,黄辰宇有点急切地想要了解这股气息的来源。蕴含着生命气息,就证明前方的情况不会太糟糕,也给他一点底气去往前走。
走近了才看见,前方是一具大鼎。
鼎身微微泛红,宛如潮水一般的热潮不断地涌向黄辰宇。
鼎内的炉火刚刚熄灭,让黄辰宇在沉思之余不禁赞叹,按鼎上的花纹可能已经十分久远,并且此洞的传说不知已经流传了多久。
可这炉火才刚刚熄灭……
沿着大鼎旁边的石梯走上去,离鼎越近,越能感受到那股灼烧之感,仿佛能灼烧神魂一般,仅仅是走了几步,黄辰宇便是有点精神不济,头晕目眩。
同时,这片天地间的灵气一直都在涌入这个鼎中。就只是这么一具器物,顷刻之间就是将这片区域中的灵气吸食殆尽。
随着灵气的涌入,鼎身的图腾仿佛活过来一般,鼎身蛟龙盘旋,彩凤飞舞,姿态在黄辰宇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不停地变换。
此外,这片天地中的天地大道也如同百川归海一般,被鼎身的图腾如同长鲸吸水一样通通吸入,使的那图腾越发地实质,连每一片彩鳞,每一根飞羽都清晰可见。
至阳至刚,整个大鼎在几个吐息之间焕然一新,宛同一轮大日,将洞内的邪祟的气息灼烧得一干二净。
收着气息的影响,黄辰宇不由自主又被调动了起来。
刚刚的不详的气息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如今这具大鼎像是神炎一样,直接将这股不详驱散彻底。
并且,连同自己的灵海仿佛都在燃烧一样,四肢百骸都涌过一股暖流,全身畅快淋漓。隐约之间,身体还像是排除了一丝丝杂质。
这变化让黄辰宇兴奋不已,果然是自己的大造化,肉体越是纯净,接受大道灵气就越快,倘若有机缘造化,肉身成圣都不在话下。
只是此地不宜过长地停留,时间长了,他的整的身子都是奇烫无比,脸红得像是煮熟的虾子一样。
见还就收,他也不过于贪心,准确来说他才半只脚踏入修士之列,在肉体以及修为个方面都是最下层。
所以待了这些时间,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过于贪心,贪恋这里的机缘不肯离开,很有可能会以小失大,这是得不偿失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能力范围,不过多勉强自己。
况且,他很清楚,自己可能还只是探索了表面。
大概可以看到鼎内有许多灰,此炉已灵力为柴,以天地大道为辅。
鼎中的散尘极有可能是炼丹留下的丹尘,而且这丹尘还不止一星半点。
这鼎都不一般,这丹绝对也是世间少有。
可这废丹留下的丹尘竟然如此之多,报废的大药更是数不胜数。
想问有谁有这么大的手笔,总不可能拿这些极有可能极其珍贵的灵药打水漂吧?
哪怕不是自己的,黄辰宇都是心里滴血,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要不是这鼎内的暗火过于旺盛,他真想去下面捞上两把丹尘。哪怕是废了,也会留下一点神性精华,这可是大补之物,有市无价。
更让他想不清的是有是谁将这么一尊宝鼎留在此地等着生锈?
走下石阶,鼎的身后又是一条路,不过有扇石门挡在前方。
“又是什么?”黄辰宇道。
可是一接近石门,脸色急转直下,连大脑都一片空白,颤巍巍的将要倒地。
看着石门,黄辰宇的嘴角不断微颤,手都在止不住地发麻,整个人如同瘫在地上一样,不知过了多久脸色还是一片惨白。
大鼎不断地吸收着灵气,散发出的热潮冲击着石门,通红的鼎身像是在警告黄辰宇。
“到底是什么?”
他几乎是支支吾吾的说的,牙床都在不听使唤的打战。
门后关着他碰不起的东西。
哪怕是连手都未接触那石门,石门上附着的宛如滔天洪水般的不详的气息将他冲垮。
到现在,鼎的阳气帮他抵御着这宛如身在地狱般的诡异的气息都只能暂时缓解一下。
之前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闪过,赤目白虎,村民的传言……
像是一盆冷水一样从头浇下,将他冻得冰凉。
门再黄辰宇惶恐的眼中缓缓打开,朴素,可以说是破败的石门在黄辰宇眼中像是鬼门关。
通天的石柱一眼望不到边,石柱上是大大小小的锁链,锁链上是数不清的符文……
他朝最里面望去,因为这些锁链延生的方向都是朝着尽头,朝着那个最最黑暗的方向。
是一具白骨。
?t=2022093019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