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翼灵墟 > 第6章 开始
“够了。”黄辰宇爽朗一笑,“凡事都有两面性,埋了我一条道,不也给我开了另一条吗?”
“可是另一条道太窄了,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不总有人企图迈出这一步吗,前人不也在竭尽全力为自己谋生路,为同遭厄难的后人开出太平盛世。”黄辰宇挺直腰杆,“不管怎样,都要一试,不说青出于蓝,不能止步不前。”
“不行,哥哥会死的。”小女孩使劲地摇头。
“澄儿没事,哥哥反正都很惨了,再惨一点也无关紧要了。”云淡风轻的话,险些让赵岳都是鼻头一酸。
“既然有人去试了,我又有何理由在此浑浑噩噩,虚度光阴。”话毕,他俯下身,即便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哀鸣,他也无关紧要。
黄辰宇伸出手,轻轻揩去女孩眼角的泪痕,女孩红着眼眶,眸子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澄儿以前不是教过哥哥不要放弃吗。”
“可……”女孩支支吾吾,“可是……”
“已经足够了”黄辰宇缓缓地说,“天无绝人之路,老天毕竟没把事情做绝。”
他深吸一口气,所追求的不就是一生无憾。之前他不是已经下过决心,无论是什么路,都要走个透彻玩,走个坦荡。
极致雷体,并非无解。时来运转,应该是他的,该来了。
“我尽我所能来帮你。”赵岳苦笑,“但成败在你自己,天劫不可随意让外人插手。天地之间大道之则无处不在,任何人都不可能趁机钻空。”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我只会竭尽全力争取。”黄辰宇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夕之恩没齿难忘,若不是大叔和澄儿,我早就是一具枯骨了。”
“在此,谢谢了!”
黄辰宇双膝下跪,朝着赵岳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黑暗之中总有一丝曙光,尝尽了人间冷暖的他对这来之不易的情分外珍惜。
他无亲无故,在那风雪之夜的那一晚饭之后,他已经在潜意识中将女孩一家当成了亲人。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一跪,他理所应当。
“哈哈,人情都收下了,这下是逃不掉了啊。”赵岳拉起黄辰宇,“孩子,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过什么过往,以至于让这个村的人都如此忌惮你。”
“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与众不同。”赵岳字字铿锵,“走不通的路,我同你一起开创。”
黄辰宇点了点头,下意识的看了看右掌心,刀痕渐渐地淡了,那个一直仿佛烙印般刻在掌心的印记也烟消云散。
是不是因为雷?
已经不重要了。
就像赵岳说的那样,他与众不同。
从他记事起,就已经注定了。
这一刻,他的心情从所未有的坦荡。他不一直都在与命运博弈,都在与天争命。
他想起了昨晚身体里的那一声狮吼声,宛如神钟颤鸣,欲上九霄。
就像是一把火,燃烧了黄辰宇的心境,化为燎原之火,燃烧不尽。
“度过九九天劫的最最主要的就是一个强大的肉体。”赵岳道,“所以你的首要目标就是尽快提高自己的体质。”
“你已过了筑基之境,迈入一象只争朝夕。所以,必须尽快强化肉体”说着,赵岳递给黄辰宇一枚竹简,“这是炼体之法,运用天材地宝的神性物质来强化自身”
“若是有一个极致强大的肉体,万法不侵,不死不灭。度过雷劫,就不成问题了。”
“所以现在耽误之急就是找到炼体的大药。”黄辰宇答道。
赵岳点了点头:“没错,一部分药材我还是有的,另一部分我已经标记在竹简上。”
“山中有凶兽出没,奈何我不能陪你前去,只能靠你自己了。”赵岳苦笑。
关于这点,黄辰宇也没多问。从第一眼,他已看出赵岳来历不凡,蜗居在这深山小村中着实不恰。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路还是自己走的,人家已经帮到他到这个地步了,他也没理由再奢求什么。
“既然是我自己要闯,必须身体力行。”说着,黄辰宇的肚子又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他尴尬地摸了摸肚皮,女孩破涕而笑。
“走吧。”女孩牵着黄辰宇的手,擦去脸上风干的泪痕
哪怕黄辰宇说的再无所畏惧,她仍是鼻头微酸。
走进门,一派人家烟火色,但在黄辰宇的眼中仿佛是新的世界。
他贪婪的看着周围,宛如在梦中一般。在他梦里才能出现的场景,如今已真真切切地展现在他眼前。
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
灶台前是一位宫装美妇,,蒸腾出的水汽将女子映衬得宛如画中的人一般。
“娘。”女孩道,“辰宇哥哥来了。”
女子转过头来,朝黄辰宇一笑。眼中的血丝黄辰宇看的清清楚楚,仅仅一笑就包含千言万语。
外面发生的一切,女子早就了解了,眼中的血丝就是最好的证明。
“来了就好。”女子淡淡一笑,“快坐吧。”
她太清楚极致雷体是什么概念,就像赵岳说的一样,毫无未来可言。
所谓的路不是一腔热血和豪情壮志才能推出来的。古往今来,惊才艳艳之辈死在极致雷体的诅咒之下太多太多,哪怕身前再耀眼,死后仍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杯黄沙。
古史中太多太多了,多到可以击毁任何人。
黄辰宇是下一个。
她不理解为何天能将一个人糟蹋到这种程度。即便是到这种程度都不罢休,她很清楚在他未接触到黄辰宇之前他是什么样子。
明明命运多羁,村中的人仍是巴不得他早点死,仅仅是相信了一个村民传闻。
黄辰宇是不详。那人是村中的祭司,他曾占卜过,卦势诡异。
所以那人一言断定黄辰宇是苍天降下的天狼星,是灾厄。
云琴只知道他是一个孩子。
她不懂黄辰宇是如何活到现在,上天是不是还残存着一丝怜悯,觉得有愧于他。
可是现在,灾厄像雨一样不断的砸向这个孩子,他只能站在雨中咬牙坚强。
黄辰宇的眼睛很漂亮,冰晶色的瞳孔宛同水晶一样璀璨。但是她了解这不是他本来的颜色,仅仅是一眼,她就捕捉到那冰蓝之下藏匿着什么。
是一抹含蓄的灿金色,像是晚霞。
这才是双眼睛该有的颜色--高贵。
刚知道黄辰宇是极致雷体之时,她在屋内也是泣不成声。女儿的是悲伤,她是悲伤加愤怒。
而就是这么一眼,她却有所动摇了,她不懂这是一股什么样的感觉。
好像上古之时万人齐拜,他一人在上。
一齐喊着吾王万岁……
深夜
黄辰宇看着正在熟睡的女孩,朗朗月辉撒下,他还是能清楚的看到女孩眼角残余的泪痕。
哪怕是知晓了今后的路将走的更加艰难,他的恐惧已经淡化了很多了。
他有一个家了,天底下终于有了一个是他可以容身之处。
他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这么可笑,这么让他实现之后从未这么感谢上天。
这条路他不懂自己能走多远,就像赵岳之前给自己假设的那样,说实话希望渺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条路走的不是汗水,不是天资,是赤裸裸的气运。
这几乎已经是在宣判死期了。
但是他仿佛已经看淡了,既然如此,他走得更远一些,好歹史上还有他这么一号奇人,也不算白忙活一场。
而现在他所拥有的一切已经够让他心满意足了。
他放空一切,那朵金色的花像是停止了生长,那个很小的湖也展现了它本来的颜色,变得如天般的蓝。
可能这就是灵海吧?
他自问自答,好歹怎么说,他也是踏入了这个阶层,也算是一个小进步吧。
明天就是开始了,修炼赵岳给他的炼体之法,为将来做一份保障。
每渡过一重雷劫就是一次质的飞跃,天下修道之人无数,他也渴求在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
或许他本来的心性就是如此,只是被时间渐磨去了棱角。
现在,它该回来了。
?t=20220930194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