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翼灵墟 > 第1章 流浪者
冬日的夜晚,凛冽的寒风像一头猛兽,一遍又一遍不辞疲倦的的撞击着大山。但又对屹立不动的高山来说,又像一只蝼蚁,显得渺小又脆弱,不论如何呼啸都无济于事
山腰之间,小小村落中的数个人家的灯火,寥寥无几的亮着,同样是渺小不堪。木制的房屋在狂风下嘎吱作响。
“婶婶,求你给我点饭吃吧,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一户人家的家中传来了一声脆弱又凄惨的声音。随之以来的,确是一声来自妇女的尖叫声,“啊!老许,老许,这个怪物又来了,快点把他赶出去。”
“什么?又来了,上次没打死这个杂种,放他一条命,竟让还敢来!”房中传来了男子愤怒的声音。之后,男子的脚步声之后,传来了来自孩子的哭喊声和毒打声,随后木门被打开,一只大手抓着一道瘦弱的身影,狠狠地甩着了地上,随后摔门便走,随即撂下一句狠话“小杂种,下次你再来,老子就不是让你活着出去这么简单了。”
孩子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失神的望着眼前紧闭的木门。木门之后,也掩藏着小孩子的哭闹声,刚刚斥打男孩的怒吼声,转变为哄闹孩子的清柔的慈父之声。房子很小,但处处充满了来自父母的爱,很幸福,很满足,男孩知道,这是自己一生都不可能享受到的。
自从男孩有了意识之后,他知道,这种万千孩子都能享受到的父母的爱,唯独不属于他。他没有父母,没有家,从不曾吃饱过一顿,也从未安稳的生活过一天。而自己所得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拳脚相加。
男孩看了看自己早已冻得发紫的手背,赫然是一个闪着金光的印记,印记上,一道道细小的刀痕,以印记为中心,布满了男孩小小的手背。因为男孩清楚,他所遭遇的一切,无非是这个印记带给他的,村里的村民把他当做妖孽与邪物,也是因为这个印记。所以男孩曾不止一次的想要划去这块印记,哪怕划去一点点也好。但是,这个古怪的印记像是长在男孩的骨头里一般,无论男孩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
最后,男孩放弃了。他也感觉到,白眼和偏见,或许要跟他一辈子了。他没有亲人,他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男孩苦笑了一下,用手吃力地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面前的这户人家的灯已经息了。男孩裹紧了身上单薄破旧的麻布袍子,拖着疲惫的身躯,向着村中唯一一户亮着灯光的人家走去。
还好,他已经习惯了。
有一阵劲风拍打在男孩干瘦的面颊上,男孩小小的身躯晃了一晃,随后才站住,一阵头晕和耳鸣冲击着男孩的神经。男孩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吃饭,没准明天自己就是一块干尸了。
男孩晃了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清醒,随后便在这家人家的庭门前站住了。
这户人家的屋子相比村中的其他几户人家无疑是大了不少。但在白天的时候,这家人总是闭门不出,深居减出。总让男孩一阵疑惑。
男孩从袍子中生出干瘦的小手,想要去敲门,但是手在距离门半尺的时候又停了下来。男孩很犹豫,不知道这个男孩从未了解过的人家,给他的会是什么。一顿毒打,或是一碗粥,都有可能。但很显然,后者的概率要小的很多。但他总要试一试,希望碰见那很小的概率。迟疑的手最终伸了出去,在门上清脆的扣了三下。
男孩静静的等待着人来开门,也许门也不会开。大半夜的,谁会有事没事前来拜访,这明显不切实际。但也可能会来开门,是带着武器来的,也许主人会把他当成了山贼。
他只是单纯的想活下去罢了。
“咦,你是谁啊。”木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点,露出了半个小小的脑袋,蔚蓝色的大眼睛上的睫毛一展一展,好奇的打量着男孩。
男孩露出了干涩的笑容,摸了摸瘪瘪的肚子,道:“请问,你家有饭吗?剩饭也可以。”
看见了男孩的笑容,女孩才放松了警惕,从门缝间钻了出来。
男孩惊奇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一头蓝色长发,皮肤吹弹可破,肌肤白暂,灵动的蔚蓝色的大眼睛更是让女孩的姿色更上一层,整个人宛如仙女下凡。男孩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捏了捏女孩粉嫩的小脸。
女孩显然被男孩这一举动弄得有些不高兴,撅起了小嘴,有些恼怒的看着男孩,随即撩开了男孩正捏着自己脸蛋的手,“讨厌死了,你再捏人家脸人家就不给你吃饭了。”女孩鼓起了自己小小的腮帮,向男孩示威。
“对不起,我……”男孩有些尴尬,脸红的样子逗笑了女孩。女孩噗嗤一笑,这一笑,反而让男孩更加窘迫起来,语无伦次的的男孩大脑一片空白。
“好啦,别解释啦。”女孩捂着嘴,脸上的笑意仍未退散,随后女孩转过身,道,“你等着,我帮你去拿。”
“啊,好的,我在这等。”男孩松了一口气,暗辛女孩没有继续笑自己。但是,男孩也很感动,因为从小到大,女孩是第一个和他说话的人,并且毫无恶意。
也许,只是女孩不知道他是谁吧,毕竟这一家人从不出门。
过了一会,女孩回来了,当然,手里还端着一碗饭,饭上竟然还有一点菜,几块热气腾腾的肉,男孩很惊讶,难以置信的盯着女孩手里这碗他从未见过的美味佳肴。
女孩显然也看出了男孩的心思,道:“我刚刚进去拿饭的时候,妈妈问我拿饭干什么,我说是给你吃的,你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随后,妈妈便热了一些肉和菜,放在了饭上,叫我跟你说吃不完再来添。”
男孩接过了碗和筷子,道:“你们,不怕我……吗。”并看了看女孩,喉咙里有些更咽。
女孩笑得很灿烂,道:“谁怕你啊?你又不是坏人。”随即向男孩做了个鬼脸。
“可是,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吗?”男孩再一次追问道。
女孩摆出了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道:“你就不是那些笨蛋村民嘴中的‘灾星’呗。爹爹和娘亲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是吧。咦、你怎么哭了,别哭啊。”
男孩有些朦胧的看着眼前手忙脚乱的女孩,不知是眼泪还是饭菜的水汽蒙住了他的眼睛,男孩擦了擦眼泪,轻声道‘谢谢你。’
女孩见男孩不哭了,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道:“快吃吧,待会饭菜就凉了。”
男孩愣了愣,随即狼吞虎咽的扒着饭,干白的脸上也渐渐地有了红润。女孩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男孩,男孩不禁抬起头,四目相对,两人脸上随即闪过一丝红润。男孩闪电般地低下头,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再不抬头。
“你叫什名字啊?”男孩的耳中传来了女孩甜丝丝的嗓音。
男孩扒完了碗中最后一口饭,道;“你就叫我黄辰宇吧,那你叫什么?”
“我叫赵灵澄。”女孩答道,并接过了男孩手上的饭碗,走进了院中。
男孩高声道:“明天我还可以再来吗?”
女孩转过身,向男孩做了个鬼脸,道:“可以,但明天不准捏人家脸。”
“好,保证不捏。”男孩高呼道,感激地望着女孩离去的位置。
“谢谢你。”男孩的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
目视着女孩离去的方向,他一阵恍惚。
他第一次这么憧憬明天的太阳。
?t=20220930194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