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奇奇怪怪的少魔君,池鱼沉默片刻,才谨慎的开口:“那要不,小魏出去,换别人来为少魔君按摩?”
这应该算是很棒的回答了吧?
然而——
少魔君却被气笑了。
这小丫头倒是有趣,无论是惊慌失措的时候,还是张牙舞爪的模样,都很可爱。
也不知魏渊从何处寻来了这么一个宝贝,被魏渊盯上倒是可惜了。
少魔君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本来还想将她关起来的,可如今……
罢了。
就再让小丫头多自由几日。
少魔君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道:“本君并不想见其他人,就只想让你为本君按摩。”
“……”
这天都要聊死了。
若不是看在他是少魔君的份上,池鱼是真的不想搭理他,最可恨的就是,她还得表现出对少魔君的恭敬:“是,少魔君。”
“还请少魔君转过身去,趴好。”
这次少魔君倒是没有再作妖了,听从池鱼的话,懒懒的趴在软塌上。
软若无骨的小手落在他的肩膀上,硬邦邦的肌肉很难按开,还得池鱼用力捏住,不惜用上了灵力,才见他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一下。
“小魏,力道再重点。”
沙哑的嗓音再次响起,跟催命符似的,池鱼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反应过来才发现少魔君根本就瞧不见,她又开口:
“……是,少魔君。”
池鱼再次催动灵力,用力的捏住了他的肩膀。
好家伙,纹丝不动。
捏。
我再捏。
一动不动是王八。
“不够,再重点。”
“好的,少魔君。”
“再重点。”
“好的,少魔君。”
“再……”
“好的,少魔君,小魏懂了!”
不等少魔君反应过来,池鱼忽地提起灵力,一掌拍在了少魔君的肩膀上,就只听得见一声“咔嚓”。
要死了,少魔君的外衫居然从背脊中间瞬间裂开了!
“!!?”
池鱼都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恶行,就已经被少魔君察觉到了。
少魔君反手扯下了裂开的外衫,仅是看了一眼,他忽地大笑出声,侧过脸来,幽深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池鱼:“小丫头,本君让你为本君按摩,你却是想着占本君的便宜?”
占个鬼便宜啊!
池鱼连忙往后退开,满脸无辜的道:“失误,只是一时失误罢了,若少魔君介意的话,那我为少魔君再拿一套外衫过来换上?”
少魔君蹙眉:“为何不是你为本君缝补外衫?”
池鱼:……
抱歉,她尚未点亮女红技能,不会缝缝补补。
“小魏并不擅长女红,不如少魔君让绣娘进来?”
据她所知,魔宗里的绣娘可多着呢,大部分都是少魔君的专属绣娘,只需要缝制少魔君的衣裳,让他日日都能穿不同的。
“不必了。”
少魔君道。
他直接扯下外衫,再次躺在软塌上,言简意赅:“继续。”
池鱼叹了口气,继续她的按摩大业。
……
留在坞渊殿外的三位美人姐姐依旧没有离开。
她们倒是想进去看看情况,可魔兵守在门外,不曾有离开过半步,更不让她们进去,害得她们想钻空子都钻不成了,只是怀着满心担忧的留在外面。
虽然认识小丫头的时日尚短,但芜姬就是觉得和这个小丫头投缘,如今小丫头独自入了坞渊殿伺候少魔君,而她这个当姐姐的,却什么法子都没有。
先前芜姬也有尝试过用自己的神识窥探坞渊殿内的动静,很可惜,她失败了。
神识刚一靠近坞渊殿,就被阻拦了下来。
她的修为不够,没有办法突破少魔君布下的结界。
远离了魔兵之后,三人聚在外面商议:
“芜姬,楚楚,你们可有什么法子,我们进去,亦或者是让小丫头出来?”
虽然平时湘云不怎么爱说话,不过,她和池鱼也是投缘的,小丫头很对她的脾气。
芜姬无奈摇头,红唇扯出一抹苦笑:“被少魔君盯上的人,是不可能有机会逃走的。”
不过,芜姬还是不明白。
说实话,论姿色、论样貌、论身段,小丫头都比不上她们三个,少魔君怎么就真的盯上了小丫头?
湘云:“那就是没办法了?”
楚楚摊了摊手,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
并非是推托之词,实在是她帮不上忙,若她真有反攻少魔君的实力,那她也不必留在殿外守着了,对着少魔君干脆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岂不是更好?
芜姬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等吧。”
湘云沉默了。
这一等,便是连续四个时辰,从初晨渡过了晌午,直接一步到了夜幕降临。
外面的魔兵一动不动。
芜姬三人亦是一动不动的守着。
当池鱼从坞渊殿内走出来的时候,率先见到的就是三位美人姐姐,一个个犹如木桩似的,站在门外。
池鱼捶了捶酸疼的手臂,脚步轻快的朝着她们走去,似乎一整日下来的疲倦全都消失了:“芜姬姐姐、湘云姐姐,楚楚姐姐,这天都黑了,你们怎么还在这儿啊?”
“在等你这个小丫头啊。”
见着小丫头全须全尾的出来,芜姬顿时松了口气,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怎么样?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少魔君没有为难你吧?”
湘云和楚楚都盯着她。
“为难那倒没有。”
池鱼想了下,她摇头道:“少魔君就是让我帮他按摩肩膀,然后就按摩了一整日。”
按得两只手都快不像是她的了。
对付少魔君那硬邦邦的肌肉,就连她体内的灵力都消耗了不少。
“只是按摩?”
芜姬三人纷纷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对啊。”
池鱼又捶了捶手臂,心里怀着满腹委屈,幽幽的叹气:“少魔君的脾性太古怪了,若是长久待在他的身边,最先奔溃的那个铁定会是我。”
“小丫头胆子不小啊,背后说本君的坏话?”
沙哑的嗓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池鱼顿时背脊僵硬,连转身都不敢。
直到后面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芜姬三人纷纷回过神来,“芜姬见过少魔君。”
“湘云见过少魔君。”
“楚楚见过少魔君。”
少魔君却一概不理,似笑非笑的盯着池鱼:“小丫头,在说本君坏话?”
?t=2022100216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