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瑕 > 第十八章 体气同修互根互用(下)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听见无数熟悉的声音在喊他起来,但他是真的累了,想动也不能了。他听见郑仁也在喊他,依稀是在那透明的墙壁阻隔的阵外,嗓音已经喑哑。
好像还有一个溪水般柔畅的声音夹杂在其中,间或出现,但能听出是反复在对他说着:你还欠我一个人情……你还,欠我一个人情……
而最深刻的是,朦胧中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而来,踏碎青山草色和恍惚中的迷雾,将他带离了这里……
__________
景尘醒来,发现自己靠在峰顶六角亭里的一根立柱上坐着,不知睡了多久,嘴巴里似有一股微苦伴甜的味道。师父就坐在自己的身边,微闭着双目,应该是在打坐入定。
何时回来的记不得了,景尘只记得是一个白色的身影将他带了回来。原来竟是师父。
他从小瘪里翻出三根白羽翎。恐怕没有一根是赤焰鹊身上的,这结果他其实也早就料到了。真是没用,第一项差事就没有做好。很沮丧,又说不出来。
这时师父也睁开了双眼。景尘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师父的双眼,那双眼里当然是有超脱的仙灵,但总有那么一瞬,像是层云被风吹乱而遮住了阳光,糅进一丝不易觉察的情绪进去,像看淡了人间事,失望透顶。那时他以为这失望是对着自己的。
“师父,弟子没能完成您交代的差事,任凭师父责罚。”景尘爬起来,身上酸疼得很厉害,但还是老老实实跪在师父的面前请罪。
羽白元一抬手,景尘觉着是有一股缓力将自己提了起来,缥缈的声音缓缓萦绕过来,“仅用一个月便能捞起三口瓮中的羽翎。景尘,你做得也还可以了。”
景尘一愣,竟已过了一个月了么。旋即明白,这当然都是师父为自己安排的试练,其实早就是在为自己授课了。
正如他之前所想,一切早已经开始。师父肯定了自己,虽然就只是一个还可以。
景尘拱手道:“还请师父为弟子讲解。”
羽白元缓缓道,“径路难行是因为本就有禁制。淬体的方式有太多种,你没有根基,所以为你选择的是最为研磨的,虽缓慢却能扎实。你能到达第三座洞窟便是已经初涉淬体境。瓮中之水亦有禁制,越往后越不同寻常,你渐渐会有体会。能捞起瓮中的羽翎,说明你已经初步学会了转化灵气和催动真气。做得还好。”
景尘细细地听着,慢慢消化这些信息。
“我等修行,必先淬体。而后炼气。气满则筑基。基固而成丹。丹凝而结婴。婴臻化境而玄珠……筋骨强健仅是最为基础的一个层面,在任何过程中也都要不断磨砺。直到足以吸纳更多灵气,承受更多灵力运转。之后不断修行,不断蜕变,达到更高的境界。但淬体却是根本。”
“明白!身体是本钱嘛!”
“也可以这么理解。”羽白元微一点头,“但我对你的期望终究是有所不同的。我教你在淬炼体魄的同时吸纳灵气转化为体内真气和灵力,学会将其自然运转,来巩固淬体的成效。而在炼化体内真灵的同时也同样会助你淬炼体魄,能够承受更强的灵力运转,从而更加流畅地运转体内的真气与灵力。所有的一切都要双管齐下,同时进行,互根互用,相互叠加。我这样说,你能懂吗?”
景尘挠着头想了想,“相互作用……相辅相成?”
“没错。”羽白元又点点头。这弟子资质算不得上佳,但脑子总还算灵光。“在我这里,叫做‘体气同修’,须得毫无根基、从头开始才最有成效。一旦达到淬体境两、三层往上,身体淬炼已成定势,便很难再找到这种先天的相辅相成之感。再想同修,怕是很难的了。”
哦,景尘明白了,这大抵便是师父选择自己作为弟子的原因。没根基反而成了好事,使他成为了那些新入门弟子当中的一个特例。
这还真应了谢师伯那句话——幸运也是一种资质。
“不过现在只是初见成效而已,还早得很。若你修得好,体气同修在任何一个境界都会、也都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好处你日后便会渐渐知晓。”羽白元说着,手掌一翻,一枚洁白的玉简呈现在掌心,“这个算不上传你的功法,只是我就当初修习时的一些心得所做的笔记。你已能够运转灵力,足够开启了。里面设有禁制,会依据你的进展逐层开启。你拿去自行体会参考罢,但不可依赖。待你小有收获,再进行下一步。”
景尘赶忙接过,道谢。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你还有什么疑问,现在都可以问。”
景尘想了想,问道:“师父,那后山小径的禁制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一位前辈炼制的域境——就是开辟而出的一个新空间,但这空间不是真正的空间,不够稳定。你暂且不必知晓得过于清楚。那处如今大部分已经破败,尚无法彻底修复。我将其安置在后山,与通往后山十座洞窟的小径融合到一处,现仅专供修炼之用。你眼下正适合在那处修炼。”
“那,为何一定要捞鸡……羽毛呢?”
“天地大化,见一羽毛,也可见于万物,不必纠结于此。你初涉修炼,需要借助来感悟水中动向,进而体会气的运转。”
原来如此。
“还有啊,那后山里稠了吧唧的露水挺难喝的,但像是集有灵气的样子,那是?”
“那稠露终年在域境之中,聚散皆凭借了灵气的作用,的确汇聚了一些,但十分微弱。起初尚可作回复气力之用,渐渐便不会对你有很大助益了,仅能缓解疲劳而已。修炼之初你还需自行吸纳灵气运转来淬体炼气,万不可取巧。”
实练过程不可取巧,景尘信服,认真地点了点头。
羽白元以为景尘问完了,站起身,微蹙着眉甩了甩宽袖,像是耐心已经耗尽,“我要闭关一段时日,出关后我兴许会考校于你。你去吧。”
“师父,请等一下。”景尘试探着问道,“任务什么的其实就是个幌子,对吧?也没有什么‘赤焰鹊’的羽翎,是吗?一切都是考验,只有这些白羽毛?”
“……”羽白元皱着眉想了想,缥缈着声音答道,“你这孩子,问题怎么这么多。说有,便是有的。我讲过,要你沿主路一路去寻,只管去做便是。待你找到,距筑基境该是不远矣!”
“是。”景尘赶忙应下。
他心里清楚,既这样说,要找的东西不在最后一瓮中,也肯定是相差无几的了。他只是不明白师父之前为何要忽悠自己,就明着说十片都得捞,他也不敢违抗嘛。
但景尘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师父,这白色羽毛也是什么珍贵的材料吗?”
?t=2022070512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