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瑕 > 第十三章 登入室哑师择弟子(上)
宋兴裔向众人解释:“诸位。山高路遥,由于诸位尚不能御剑,这便请随我通过传送大阵。持有门派令符者均可安全通过,不必担忧。”略顿了一下,补充道,“不具有者,则会被绞杀。”
一众新弟子都觉得惊奇,有人问道:“宋师兄,这传送大阵如何开启,今后我等该如何出入?”
宋兴裔答道:“出入护山结界的法诀,日后自会向诸位传授。但须注意,弟子离山大多情况下是接受师门委派,若遇私事也可向长老提请离山……详情很快都会使诸位获知,这里不一一赘述了。至于这传送大阵的开启方法,通常只有少数核心弟子掌握,若想习得,就请各位师弟师妹日后多加努力,争取早日成为核心弟子吧!”
众人点头记下,陆陆续续跟着通过。
景尘走在后面,手里紧紧攥着门派令符,眼睛一闭也跟着钻了进去。在场众人,估计也就只有他比较在意宋师兄后面补充的那半句话。
通过传送阵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和跨进一扇门的区别不大。但那之后似有强光透过闭合的眼皮映进来,令人脑中一紧,心里却是一松。再睁开眼,眼前已经换了一个世界。
山下那片平庸无奇的小广场和通向镇里的那条长长的土路都不见了。此处应是一座山峰的顶端,离天空实在是近,云雾缭绕,如梦似幻,果然有仙家气派。放眼望去,近处的山石,远处的层峦,无限风光尽收眼底。然而却是不敢再向边缘靠近了,怕稍有行差踏错便要跌下去,融化在云雾中。
转过身去,再次被眼前景象惊呆。一座广场不知有几万丈长宽,一眼都望不到边际。广场当中两侧排开高大的松柏,巨大的青石砖铺就成平整的路面,中间大道一律铺以雕琢了苍劲纹饰的白玉石砖,一路延至广场中心那座气势恢宏的大殿。
那座大殿,宏伟却毫不世俗,透着典雅的仙世韵味,殿顶的神兽栩栩如生,姿态挺拔,遥望天阙。廊柱威严而立,殿前阶墀宽阔而平整,端厚延展。
饶是这些人当中有不少见过世面的青年才俊,此时也都惊叹不已,更遑论景尘这个山乡草坡上滚过来的少年,下巴都快要掉到脚面上了,还得强作镇定。
“前方是正阳峰大殿,此处禁制甚多,诸位请紧随于我,不要行差踏错,以免出现意外。”宋兴裔说着,率先向正阳殿走去。
大殿广场之上,众弟子无要事不得御剑飞行,这是规矩之一。
景尘还没缓过劲儿来,稀里糊涂地跟着众人朝前走,一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东张西望,脚下尽量不慢分毫。走了很长一段路,却觉得时间过得极快,待他回过神,已经同众师兄弟一起站到了殿中。
鼻间飘着的是淡淡清冽而庄重的檀香,令人心情舒畅、明智清醒,可他却还是觉得如做梦一样,不很真实。
大殿之上端坐四人,居中而坐的自然是掌门,其余三位分坐于左右两侧,左边一人,右边两人。景尘只瞄了一眼,并未看清,也不敢盯盯的就抬头去望,只是见到左边其实也置有两把紫檀木扶手椅,只不过有一个位置空空如也。
入山之前闲聊时,听胡俊杰对他讲起过,参华剑宗除去掌门之外,另有四位首座长老,这四人皆是掌门的师弟与师妹。
看来有一位并没有到场,而其余的人也没有要等的意思。
前方,宋师兄已经走上前去,向着殿上四人行了一礼道:“弟子宋兴裔,携一众新入门弟子,拜见掌门师伯、师父、二位师叔。”
众人也有样学样,跟着纷纷朝殿上行礼。这种场面有过,但这么大的场面大抵都是生平第一次遇见,也不知有几人当真敢抬头去望。
景尘听得出,大殿之上,宋师兄如此沉稳之人,言语当中都不由得多罩上一丝慎重和恭敬,想必其他人就更不敢造次了。
那大殿之上传来一个和蔼的长者音声,语带笑意,回荡在大殿之中,却反而令人整个身心都感受到那丝不容忽视的庄严,“好好好!兴裔呀,本次主持新弟子选拔,你做得甚好,你谢师叔也对你赞赏有加,称你堪当重任。”
宋兴裔立即谦虚地拱手回应:“师叔谬赞,兴裔愧不敢当。”
景尘挑起眼皮悄悄向大殿上瞄去,只见方才讲话的那位端坐于正中,一身绛紫色舒云纹泽仙袍,隐隐泛着流光,墨眉长髯,仙风道骨,应该就是参华剑宗本代掌门——裴南风。
而在掌门下首两侧端坐的三人,景尘只认得一位,便是那个一脸严肃的谢师叔。这人仍是不苟言笑,说道:“兴裔不必自谦,确实做得很好,我已同掌门和你师父都讲过,定要奖励于你。”
明明是夸赞之辞,却偏偏要板着个脸才能说出口,无端的令人感到压抑。景尘打心眼里不喜欢这个人,生怕以后得拜这位活阎王为师,那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过了。
依他所见,倒是坐在谢衡煊对面的那位女仙长看上去要和善不少,眉目温和端丽,柔慈地注视着这些新入门的弟子。
不过殿上四人均是仙人之姿,不怒自含威,未语气迫人,随便一位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不是景尘有资格评价的。他晓得自己是干嘛来的就行了,最好还是能快点拜个师父教他怎么修行。
刚刚在殿前广场之上,景尘可能是因为东张西望的关系,碍着别人的路了,一个一同入门的新弟子不屑地剜他一眼,用力将他扒拉到一旁,差点栽了个跟头丢人现眼。
“起开!”那人轻声却很专横地呵斥。
当时景尘被这峰顶的气势震慑住,一点反应也来不及有,当然,也是不敢造次。
眼下才忽然觉得有点感慨和气愤起来。选拔那日都未见如何,这些人可能是后来才意识到景尘确实不如他们了,憋着的一口气是时候要撒出来的。
殿上照例叙了一番闲话之后,终于有人提到新入门弟子如何安置的事宜了。景尘竖起耳朵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
掌门的意思是,二十一名通过选拔阵法的弟子为门派需要慎重栽培的对象。这些人之前一直都是在凡人门派练武修行,资质和基础不甚均衡,不易施教。应参加为期两年的统一集训,巩固根基,查缺补漏,之后再由各位师长择优收入门下。
至于那二十名执事弟子,也理应妥善教导,再分派到各峰去委以任务,天赋尚佳者亦可拜师入室,同样的前途无量。
三位长老自然认同掌门的决断,同时,他们的神识也飞快地将这二十一人扫了个透,孰优孰劣做到心中有数。
选拔的过程,谢衡煊早已向掌门等人详述过。宋兴裔的师父——紫雨峰首座——二师叔徐正岩十分中意冯焕东,而谢衡煊自己则比较看重陈湛阳和齐轩禹。
他们当然也注意到了一群人后边杵着的景尘。
本来,选拔时发生的事令掌门对这个孩子颇有兴趣,也准备叫他上前来请诸位师弟师妹重点点评一番,可神识扫了个遍,也未见其有何特别过人之处。甚至,其他二十人中基础最薄的也达到了淬体境三成,而眼前这个少年竟是没有丝毫根基,其资质也并不如何突出,只能勉强算是中等偏上,不由令人大失所望。本打算对其重点栽培,如今也只好暂且观望了。
至于跃级通关一事,因为查不出任何蹊跷之处,也只能解释为机缘所致。说白了,也就是谢衡煊所谓的运气。在他们心中竟都已经这样认为了。
冗长的赘言之后,掌门终于决定结束这场会面,令众人退下去各自安顿。众人接下来就该是行礼告退,由宋兴裔以及其他弟子带领前去安顿地点。
正要散了去,一个人忽然出现在大殿门口。
(本章完)
?t=2022070217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