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瑕 > 第五章 同入阵难关再升级(上)
跨过银线的这一步,景尘自以为迈得很稳了。
乡村少年,打小就在山间田野、风里雨里跑来跑去的野孩子,脚下不稳算什么,没道理啊。更何况,他见过之前几人入阵的情形,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可以说,他是做足了准备才敢动弹,迈出这一步的。然而也是在迈过银线之后,他才真正明白,之前冯焕东、陈湛阳等人的面色为何会一下子那般凝重,如同遭遇大敌。
线里线外,一步之遥,仿如两个世界。
一脚踏进线内,天地并无色变,景尘却忽觉腿上猛然一沉,似有一只巨手拽住了他的脚踝向下曳,半边身子一瞬间仿佛坠上了千斤的重量,差点将他拽趴下。
瞬息的变化令他心中惊骇不已,身后那些冷嘲热讽和看好戏的嘈杂声仍是不绝于耳,但都已经无暇顾及。
一半正常一半沉重,身体快要被撕成两半儿了,怪难受的。但不能停,也不能撤回来。机会只有一次。
景尘一咬牙,跟着将另一只脚拖进阵来,撕扯的感觉稍缓,但未及两脚站定,便又觉得地面上如同透出一股巨大的吸力,要将他卷进地底下去埋起来。
只一脚迈出一脚跟上这样简单如常的动作,景尘已经额上冒汗,耗费了全身的力气。
他试着朝前再迈一步,但身前也同样有一种巨大的阻力,有股力量像是一堵墙一样顶在前面,让他想再往前走一步都是无比的艰难。
景尘不敢乱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不明不白地给搡出去了。那可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怎么个情况啊?”他自个儿嘀咕一句。实在想不通。
景尘记起宋师兄说过,银线这端是有阵法的。只是之前看不到而已。
一个镇郊小村的少年,毕竟还是见识短浅,阵法这个词只是听说过,可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有着什么样的玄机,却从来没有体会过,也不可能知晓。
但之前曾有人提到过一个词——“幻术”。
是说幻觉吗?
不像。别人说的也不一定就是对的。
压迫在身上的沉重和难以迈进的阻挠都极其真实。景尘甚至能感觉到浑身的骨头都被压得咯吱咯吱响了。那股强大的阻力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像在积聚某种力量,预备着一举将他击垮。
往前?还是退出去?
答案就只有一个。
景尘咬着牙,缓慢地拖动了一下灌了铅一般的右腿,向前蹭了两步。万幸,倒还不至于全然动弹不得。就是很像推着一堵墙在往前走。
“不必心急,稳步向前。”
这是刚刚宋师兄对他说过的话。
景尘咽了口唾沫,在心里又念叨了一遍。
驼着身子一脚迈出另一脚跟上,景尘像只乌龟一样朝前挪动。十丈而已,这么点距离,身体灵活、跑跳惯了的人,想要奔过去,那不本该轻而易举?如今,却觉得那飘浮在半空的三足圆鼎像是挂在天上的月亮一样遥远。
他能感到,每向前挪动一寸,腿上的沉重和身前的阻力便会加重一分,扭骨折筋一般的疼痛。
阵外的嘲笑声还是能传进来,一直都能,他听得见,清清楚楚。转了一下头,那些人的身影他也依旧看得一清二楚——比比划划、嬉皮笑脸,事不关己又趋向热闹,与在阵外几乎没有什么分别。
“这帮孙子!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有本事进来比量比量啊!”
再向前挪,景尘能感到前面有另一股力量正在慢慢地积聚起来,逐渐形成一团目所能见的、闪着银光的漩涡,像个扁扁的圆盘一样,内里的光一圈一圈地流着转,流过锐利的边缘,仿佛是正在向着他这边移动过来。
那应是一道关卡,他懂。
景尘的额头上已经冒了满满一层细汗。早知道有今天,当初就该让老爹帮忙找一位江湖游侠什么的,教自己一点基础功夫,也不至于如此狼狈,还要叫人白白瞧不起。
他轻轻捏了捏衣衫上的一个口袋,那个小剑玉符正静静地躺在里面。
景尘咬着牙再次向前挪动。就在蹭至将近两丈距离的时候,他看见不远处那尊飘浮着的三足圆鼎,那鼎身上的铭文忽然爆闪起一道微光,由此开始,前方那个漩涡渐渐越转越快了。
忽然,四周的空气一凛,那团漩涡随即甩出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散碎气流,如弩箭一般刷刷疾射而来。
“诶我去!还带攻击的呀!”景尘大骂,赶紧抱住头,扑倒在地面上躲避。
那气箭并不会因为他扑在地上就不打到他的身上去。景尘趴在那里,仅仅是不会被这股强大的力量卷出银线之外而已。可那气箭打在身上依旧如针扎般的疼,实实在在的,后脊梁上像受了刑似的,疼得直冒冷汗。
宋师兄啊宋师兄,你也没告诉我还有这种机关啊?其他人也遇着了么?
外面众人的嘲笑声还在不断地传进阵中:“起来呀!怎么还趴下啦?哈哈……”
“这小子该不会是想要爬过去吧?”
“我去,那可够现眼的了。”
郑仁也在阵外焦急地呼喊:“景尘,你没事吧?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景尘抱着头趴在阵中,任那些散碎气箭劈头盖脸打得生疼。他心里这个骂呀,你们这群王八蛋,难道都没长眼睛吗?
他逼迫自己镇定下来。在阵外旁观他人选拔的时候,景尘明明看见场地之内没有任何的变化,怎么一踏入其中便天翻地覆了?
不,不是。变化是有的。
之前入阵的人确实衣袂翻飞,凛凛而有声。只是这个变化太细微,那些人动作又很快,旁人即便注意到,也只觉得是其人身法快速腾挪导致,没有往别处去想。
他确定这一切并不是假象。兴许外面的人看到的才不真实,那条银线和九座鼎所衍化的阵法不过是形成了一个罩子,将这里面发生的一切给笼罩起来,而令外面的人只能看见里面的人行进艰难,却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又经历了何事。其用意……谁知道呢。想不出来,也没空去想。
嘿我去,你们仙人可挺会玩啊!景尘在心中暗骂。
既然并非幻觉那可就得加点小心了,他可比不上那些有功底的人。
景尘以为,漩涡释放的力量不会是无止尽的,等这一阵挨过去了也就该散了。等到这散碎的气箭不再劈头盖脸地打过来,他再爬起来向前挪。
计划是这么个计划,但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也过去了,外面看热闹的人愈发等得不耐烦,都纷纷骂起景尘来——“还行不行了?不行滚出来!”诸如此类。
可这一波接一波的猛烈攻击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那鼎身上的铭文仍在闪着残酷而冷厉的光,看来是不肯罢休了。
“不用害怕。”宋师兄的话犹在耳旁。
景尘再次告诉自己要镇定。气箭兜头盖面地打了一身,疼是很疼的,但到底也是没受什么特别严重的伤。看来这场选拔确实只考验人的资质或意志什么的,并不是想折磨入阵的应选者。想通了这一点,景尘慢慢地站了起来。
不能停在这里。也不能再等了。
景尘用手臂勾住脑袋,挡住头和眼睛,顶着一道道散碎的气箭,又开始缓缓朝三足圆鼎的方向艰难蹭去。他越向前,那气箭就变得越急、越快。但他已经开始略微适应气箭打在身上的疼痛感了,也渐渐找到克服阻力前进的步调。
行程将半,碎杂错乱的气流也越发变得有了章法,开始形成一缕一缕闪着银光的气刃。气刃形成之后并没有马上朝着景尘袭来,打在他身上的仍旧不过是些散碎的气流。但景尘明白,前方那里应是第二道关卡,不出不足以通过。
“行啊行啊,来来来!今天我要是喊一声疼,我景字倒过来写!”
?t=20220630171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