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木叶的人生导师 > 第八章 小孩子才做选择
“卡卡西?你怎么来了?哼,是不是想我了?”
带土得瑟无比。
卡卡西拿着本书,抬头看着他,虚着眼说:“我没那么无聊,只是怕你在这边不适应,琳让我路过的时候看一下而已。”
“嘿嘿嘿,走,我请你吃东西!”
带土挠头笑了笑,而后搭着卡卡西的肩膀往街上而去。
到店里坐下后,他好奇地问了一下。
“最近村里还好吗?宇智波那边没出什么情况吧,我记得前段时间应该是家族的聚会……”
“宇智波,出了一点小事。”
卡卡西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如实说出来。
带土愣了一下。
“小事?有多小?”
“也没多小,就是你们家族一些顽固派被杀了干净,嗯……止水做的。”
卡卡西轻咳一声,低声说道。
带土蹭地从位置上站起来,一脸呆滞地看着卡卡西,十分地难以相信,过了良久才坐下来,好几秒钟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
“这,这么狠吗?虽然那些人是挺讨厌的,但全杀光会不会太极端了?”
带土心情复杂。
卡卡西在那边沉浸看书,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带土无语。
他矮下头,细细看了眼书名,而后一脸嫌弃。
“你竟然看这种东西!”
“……”
卡卡西抬头,无语地看了眼带土,而后默默低头继续看。
“恶心,真恶心!”
“喂,我都已经成年了,看这些书怎么了?再说了,你不了解就别乱说,这种书也不是谁想写就能写的。”
卡卡西说到这边撇了撇嘴,没有跟他继续争辩的念头。
跟这种蠢货解释这些,他都感觉拉低了自己的智商,而且压根没必要,对方根本没看过亲热系列,再怎么解释也只会戴着有色眼镜看待。
“像你这种蠢货,是不会理解自来也大人的精髓,他就算不写这种书一样是个伟大的作家。”
卡卡西崇拜万分。
说完,他收起书,正儿八经地说道:“你不就是想问宇智波的事吗,宇智波其实走到这一步很正常,那些老一辈的守着所谓的荣耀,可每次战斗他们却不会冲锋陷阵,完全是蛀虫。”
“也不能这么说……”
“哦?你说说他们的用途。”
卡卡西冷笑一声。
家族的老人他见得多了,而宇智波的那帮人尤其出名。
“这……”
带土被说住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一顿饭,他吃的索然无味,直到最后跟卡卡西分别,他还是没能缓过神来。
宇智波那帮人说没就没了,但仔细想想,确实跟卡卡西说的那样,有些人没了,好像还真的对家族、村子更好一些。
他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了。
……
海上。
京一跟纲手坐着船,由一个木分身驾着,而在另一边,夕日红坐在那边钓鱼,看上去怡然自得。
“红,海上你都能钓这么小的鱼,是怎么做到的?”
“我,我哪知道!”
夕日红无言以对。
她要是知道,现在就不是钓到这些了。
京一瞄了一眼,而后打了个哈欠:“对了,止水最近干了一件大事。”
“哦?”
纲手从屋内走出来,“什么大事,该不是你那徒弟也沉迷上亲热系列,现在成了亲热粉丝了吧?”
“别尬黑,我的弟子跟水门的弟子肯定不一样,怎么会热衷于自来也那种低劣的作品。”
京一呵呵一笑。
自来也那玩意儿,说实话也就是他这边不方便,不然当个文抄公整个“下忍阿宾”、“中忍白洁”什么的,畅销赚钱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惜的是,没条件啊!
他要写这些,身边俩女人估计能把他胳膊给卸了——
俩人还都是医疗专家,真捅刀子,就算捅到心脏估计还能把他给救活回来。
惹不起惹不起!
唉。
女人,只会影响我……
“你是不是又要说自己动手,绝对超过自来也?那你倒是动手写啊,证明自己看看,不能光说不练吧。”
“哼,小说太低级了,真要搞,我就搞一本漫画,他自来也不是有个根性忍传吗?我就弄一个鸣人传!”
“鸣人传?”
纲手觉得这名字很耳熟,仔细一想,她想起来了。
那不是水门的儿子吗?
“说起来,鸣人那孩子现在也有个七岁了吧,不知道在忍校学习怎么样,水门有没有给你聊过?”
“还能怎么样,皮呗,天赋还行,估计继承了水门这边的传统,就是脑子有那么一点直,跟带土有点相似。”
京一毫不客气地锐评。
纲手伸了个懒腰,那一个叫波澜壮阔。
她白了京一一眼,而后会屋内了。
“孩子估计要睡醒了,我去屋内看看,说起来,咱们什么时候能到陆地啊?我在船上飘得人都快傻了。”
“快到了呢,咱们的方向是绕了一小圈,现在应该快到茶之国了。”
夕日红说道。
“快到了的话,把我飞雷神送回去吧,我有点走够了,想回去躺着,哎哟,老了,不服老不行。”
纲手叹着气。
京一不知道说啥好。
夕日红能从木叶跑出来,花了一年多来海上找他们,京一确实没想到,还好京一在海上方向感比较差走歪了,没有笔直地往西边走。
不然夕日红可能现在还没遇上他们。
而现在。
京一跟夕日红也算一起“流浪”好几年了。
说实话,还是有点那啥的。
他没想过这回事,但这种事情就落在了头上,他跟纲手已经有了个孩子,跟红还没有发生什么事。
多年相处,其实夕日红也挺好的,京一要说不心动那纯粹骗自己。
然而。
他觉得这事儿得有个先来后到,所以一直认定了纲手,但他跟纲手商量婚礼对方却一阵推诿,意思俨然是希望京一跟红在一起会更好,年纪相差不大,感情也是有的。
于是。
这么些年,就匆匆过去了。
纲手的意思,无疑是希望京一能跟夕日红有个好的结果,所以想离开,但京一觉得真那样的话,自己也太不负责了。
他心情复杂,感知了一下。
茶之国距离不远。
作为个男人,自己需要做点什么。
“我决定了!”
“啊?”
夕日红刚拉杆,听到京一在那边喊,顿时看过来。
“我不是天底下唯一一个为两个女人动心的男人吧?所以,小孩子才做选择,而我从来不做选择题,我全都要!”
“呸!美得你!”
纲手和夕日红的声音齐齐响起。
一片浪涛中,船只驶向了茶之国,而在这之后,他们也将踏上回家的旅途。
在外的游子,回家了!
?t=2022051323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