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国公凶猛 > 第八百四十一章 心死的九舍
这完全就是不分黑白,是倒打一耙,听得九舍和其它人都是气怒不已,但却也无可奈何。
这些年来,他们已经习惯去背黑锅,习惯了被人斥怒,只要少爷高兴,他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九舍等人不开口了,这更加助涨了乘特巴的气焰。“九舍,你还要想办法,在伏击他们一次,本少爷就不相信了,他们还会有准备不成?”
眼看着已经脱离了吉州大军,这一会的乘特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般的说着。
“少爷不可呀,现在我们都没有弄清吉州军怎么就知道我们的踪迹,如果贸然再一次伏击的话,怕是...”
“本少爷看你是怕了吧。”乘特巴说着话,手一扬鞭子就落了下来,在九舍的脸上抽出了一道重重的鞭痕。
北狄权贵们,在生气的时候是可以把这些下人们当成牲口一般,随意打骂的。以前乘特巴就做过这样的事情,也未见得出什么事情,所以习惯使然鞭子就这般的落了下来。
但乘特巴不去想一想,九舍是什么人,乘氏中最厉害的勇士,便是连当今北狄王的亲弟弟义渠射大将军也是十分欣赏的。这样的人又岂能当成普通的奴隶去看待?
再说了,就算是真的犯了错,要惩罚九舍的话,那也只有乘思托族长有这样的资格,乘特巴又算是什么东西?
更惶论说,这一次的事情原本就是乘特巴轻敌冒进所致,现在竟然怪起了旁人便已然是无理之举动了。
脸上突然多了一道鞭痕,九舍瞪大着双眼,一幅不可置信的模样。过了好一会,这才伸手向脸上摸去,很快手指就沾了鲜血,这让他心中的火气更大。
越是勇猛之人,脾气往往也越是暴躁,这一刻的九舍便处于爆发的边缘。
看着他眼中射出那似乎可以噬人般的怒火,乘特巴也有些害怕了。可是一想到自己那高贵的身份,他还是虚张声势的说着,“怎么了,你不过就是我们乘家养的一条狗而已,打你骂你是给你脸面。”
九舍怎么说也是带兵将军,是那种很有能力之人,便是在乘家,族老乘思托也是不敢这般说他,但是现在,一个少爷,还没有当了族老呢,便是这般的对待自己,这让九舍的脸色是一变再变,右手不知觉的就向着腰上的马刀处摸了过去。
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九舍属于勇夫,而勇夫一怒,怕是血溅十尺八尺都要远远不止。
“嗖!”
一支箭矢的突然出现,打破了九舍的思绪。随后便听人有在那里大呼小叫着,“不好了,吉州军骑兵来了。”
就在官道的另一头,一支足有上万人的黑甲骑兵虚位以待,他们正是早就在这里等候的撼山卫三团和四团。
在得到了灵猴的汇报之后,唐傲就做了安排,把负责守护大军的两个骑兵团给派了出去,在这条路上早早进行着等待。
再得知有人穿过密林要来对付骑兵的时候,唐傲就做好了不与其硬战的准备。毕竟从密林中冲出,距离他们太近了一些,若是不管不顾的冲杀,能胜也是惨胜,这个结果可非是唐傲想要的。
如此,他便选择战场外移,在这些北狄骑兵失败之后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了两个团的骑兵。
对外说,吉州骑兵都去往了阿拉山下,只是留下了两个野战团的轻骑兵,且大家都知道这些轻骑兵的实力不过平平尔。但实际上,留下的却是撼山卫的两个精锐轻骑团。
这原本就是掩人耳目的手段之一。想一想,即然是保护中军的安全,实力又岂能太弱?
如此,雪豹三团和野狼四团便出现在北狄骑兵的面前。双方距离已然不足一里之地。而做为先锋的的三团长太史金更是冲到了北狄骑兵前方的上百步外,那一支箭矢就是他刚刚发出来的。
撼山卫骑兵的突然出现,完全打了北狄骑兵们一个措手不及,这里正是一个拐弯之处,可以有效的阻碍着视线。一路逃来,大家都是心有余悸,还在互相推卸着责任呢,便是连夜不收都没有派出去,这便有了撼山卫轻骑已然出现,他们还只是刚刚发现的事实。
两个团,足足一万轻骑兵,呼啸而来,距离又是如此之近,完全没有防备的北狄七千骑兵似傻了一般的站在那里。
骑兵是很强,但也有致命的缺点,比如说需要一个冲击的距离来发挥他们骑兵的优势,而现在,当一个个骑于马上,呆于原地的时候,那与待宰的羔羊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撼山卫轻骑是马快枪利,仅仅只是一个照面,便有数百的北狄骑兵被掀翻在了马下,在然后撼山卫骑兵便如一道洪流般从北狄骑兵两旁走过,将他们团团围住,接下来就是强弓伺候。
但凡发现哪一个北狄骑兵想要反抗的时候,箭矢便会破空而来,扎入到他们的胸口或是身体致命的位置上。
相反,如果老实的骑于马上不动的话,反倒不会有事。
当一些想要反抗的骑兵都被射落于马下,没有了呼吸之后;当大家看到老实不动的骑兵反倒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所有人都识相的变得老实了起来。
便是做为领头者的乘特巴都十分的老实,骑于马上是动也不敢去动,唯有身体不断的颤抖,证明着他此刻内心中的害怕。
九舍也没有动,但他不是不能动。而是已心如死灰,不想动了。
刚才乘特巴的话还在耳边响着,他为了乘氏做了这么多,甚至连北狄第一大将义渠射的招揽都拒绝了,原本以为付出这么多,他也应该算是乘氏之人。
但直到刚才才知晓,原来这一切不过都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在未来的乘家族族老眼中,他还只是一条狗罢了。
若是如此,一旦有一天,乘特巴上了位,那还会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吗?
一个人可以受挫,也可以失败,但就是不能没有希望。若是一个人心如死灰,那与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分别?
心死之下,九舍便也不去反抗了,若是吉州军愿意,便杀了自己好了,也算是帮助自己结束这屈辱的一生。
或许是刚受打击,信心还没有完全的恢复。
又或是没有上面的命令,大家也不知道要如何的去抵抗。
或亦是吉州军出现的太过突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总之还有六千多的北狄骑兵竟然就一个个骑在马上什么也不做,任由身边的吉州军将他们包围,将他们俘虏。
事情的进展如此之顺利,让太史金和谷大寿两位团长都有些不敢相信。直到下面的战士拿出绳索将这六千多的北狄骑兵都给绑了起来,也收缴了他们的所有武器之后,两人这才大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是兴奋般的向传命兵说道:“快去通知大王,报捷!”
......
木吉城。
炮声依然隆隆,时不时就会看到城楼上有硝烟出现。
从第一次听到炮声,再到现在天天都可以听到炮声,城内的贺遂氏将士们已经开始慢慢的习惯。甚至有些心大之人,已经可以在炮声之中去睡觉,且还能睡的很香。
反正他们也知道,吉州军是不会杀进到城中与他们进行巷战的,即是如此还有何担心。只需要安心等待着援军的到来就是了。
城内的北狄骑兵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让城外的吉州军自是满意不已。如今主力已然走了,就凭着他们这些人,若真是北狄骑兵杀了出来,怕是根本拦不住的。
现在倒好,人家不出来,他们也乐得清闲,时不时发上两炮,证明自己的存在,双方间保持着平衡便可以了。
相比于第一火器团和五万预备役时不时还会紧张,冷子轩带着六团五千骑兵却是放松了很多。
他们的任务就是以防城内的北狄突然间杀出来,然后给予反杀就是。而城内的北狄兵如此的老实,他们反倒变得无所事事起来。而就是这个时候,唐傲给了他们一个新任务,让他们有了新的事情去做。
当看到命令的那一刻起,冷子轩变得激动了起来,竟然有五千北狄骑兵想要偷袭这里,然后与外内的北狄兵来一个里应外合。
嘿嘿,如果不知道这个情报的话,怕还会被打上一个措手不及,甚至真引得城内的北狄兵出来也并非是没有可能。但现在即然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行动,那哪里还有让他们得逞的可能。
“都做好准备,来活了。”冷子轩叫来了手下的五位营长。以五千对五千,他又有时间可以早做准备,这让飞龙第六团的战士们都是信心十足。
徐霸,被北狄王亲点之将,此时正带着五千骑兵穿梭于密林之中,苦不堪言。
骑兵不能在官道上行走,却要穿林而过,其难度比之步兵还要更苦,这一路而来,已经不知道多少的战马受伤,也有一些个士兵被林中的毒虫所伤,非战斗性减员的已有近百人了。
?t=20220514104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