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召唤西厂厂花 > 第九百五十二章无尽虚空
眼看着独孤求败不是暗剑魔圣的对手,天齐圣尊也不再袖手旁观,纵身一跃来到了独孤求败身前,挡住了暗剑魔圣的进攻。
暗剑魔圣的实力很强,但是比之天齐圣尊要差很多,几招下去,暗剑魔圣便落入了弱势。
与此同时,杨戬和万法圣尊也魔族的两位魔圣强者交上了。
六位圣人境至尊在空中搏杀,气势磅礴万千,战斗的余波如同一道道滔天巨浪冲刷着一切。
下方的同道盟大军不得撤离战场,而大量的凶兽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一时间,六位圣人境至尊成为了战场的主角。
整场战斗持续了半个多时辰,最终在天齐圣尊斩杀暗剑魔圣后结束。
不过战争依然没有结束,魔圣退去,凶兽浪潮再次汹涌而至,同道盟的将士继续着这场无休止的战争。
而这只是整个魔灾的一处缩影而已,在同道盟全力迎战的情况下,魔焰深潭周围有十几处战场,每一处战场都是惨烈无比。
另一边,魔渊天道宫周围的战场也进入了最激烈的阶段。
正如天衍圣尊预料的那般,妖界和冥地势力最终还是加入了这场战争。这让整个云上界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
魔族彻底进入了举世皆敌的状态。
……
无尽虚空中。
一处新生的世界,一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依附在世界的壁垒上,不停的摄取世界内的道韵和能量。
而随着他的摄取,整个世界变成了一副末日的场景。
天崩地裂,罡风烈火混乱的交织在一起。
虚空的气息从一道道裂缝中渗透到世界之中,彻底断绝了这个世界的生机。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个新生的世界最终化作了一团混沌的气息,消散在无尽的虚空之中。
而就在世界毁灭之后,那道如同鬼魅的身影苏醒过来。
“终于完成了!”
他发出一道古怪的声音,在无尽虚空中显得格外的诡异。
“可以回去了!”
……
千年的时间悄然而过。
云上界依然处于混乱之中。
魔灾在众多势力的围剿下不但没有停止扩张,反而愈演愈烈。
同道盟集合所有的力量将魔焰深潭团团围住,可是依然无法抵挡那不计其数的凶兽浪潮,早在五百年前,天齐城就落入了凶兽浪潮之中。
对此,整个同道盟所有势力都感到非常无奈。
天齐城作为抵御魔族的防线,同道盟为了能守住天齐城出动了三千万大军,然而最终结果依然是没有守住。
不是同道盟的实力太弱,而是魔族制造的凶兽太多了,根本就杀不绝。
哪怕是圣人境出手,也只能消除一时的危机。
最终同道盟不得不暂时放弃天齐城,退后百万里构建了一条更坚固的防线。
而事实上同道盟这边的情况还算是好的,相比之下,冥地和妖界的处境更差。
魔焰深潭的魔灾只不过是扩张了千万里左右,而魔渊天道宫的魔灾在这千年的时间内足足扩张了三千万里,整个云上界的东南部地区几乎全部沦陷在凶兽浪潮之下。
也因此冥地和妖界的损失极其惨重,当然损失最大的还是云上遗族。
千年的时间中,足有上百个云上遗族的势力覆灭在凶兽浪潮之下。
为此,云上遗族不得不联合在一起,一起应对魔灾。
其实魔族的实力并不没有这个夸张,魔灾之所以会如此恐怖,是因为魔族绑架了荒兽。
荒兽才是云上界数量最多的生灵,也是实力最强大的种族。
魔族利用幻魔心海的手段让大量的荒兽入魔成为凶兽,数以百亿计的荒兽成为凶兽,其中还不乏实力堪比圣人境至尊的凶兽。
魔族不需要掌控云上界全部的荒兽,只需要掌握云上界三成的荒兽,那就代表有上千圣人境至尊。
正是因此魔灾才会如此的可怕。
不过不管云上界的局势如何,天庭之内依然是一片祥和。
琼华宫中,郑铭端坐在青花玉树下,小崽子趴在树枝上,一副懒散的模样。
静谧如常,岁月静好。
似乎外界的一切都跟这里没有任何关系。
这千年来,郑铭很少在外露面,无论是同道盟还是诸神殿,都不需要他插手,至于魔灾,郑铭也很少关注。
当然不关注并不代表不重视,事实上他一直都非常重视云上界的情况。
只是与云上界相比,进入混元之境才是他的当务之急。
魔族也好,魔灾也罢,对他来说其实都不算上大敌,只要他突破进入混元之境,那一切都不过是虚妄。
《仙木奇缘》
而他之所以任由魔灾在云上界肆虐的原因,是因为他想知道魔族真正的底牌是什么。
所以他很耐心的等待着,哪怕是云上界生灵涂炭,他也没有出手,只是安心的等待着。
因为他很清楚魔族之所以敢与整个云上界所有实力为敌,是因为魔族最后的底牌来自无尽虚空。
为了迎接来自无尽虚空未知的存在,郑铭一直都在努力修炼着。
他花了三百年炼化了云上界的大道本源,又花了三百年炼化了妖界和十几个下界的大道本源。
之后的三百年用在了感悟各种道意上,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造化之道。
而最后一百年,他他一直都在寻找进入混元之境的契机。
整整百年,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都在琼华宫中。
而如今他终于抓到了进入混元之境的契机。
“生于无形之先,起乎太初之前,长乎太始之端,行乎太素之元。卓然独立,大而无配。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抟之不得!”
他缓缓睁开双眼,低声喃喃道。
“所谓混元即为虚无!”
郑铭的脸庞上露出了澹澹的笑容。
他终于知道混元是什么了。
圣人境是超脱,混元境也是超脱。
只不过圣人境超脱的是天地大道,而混元境超脱的是无尽虚无。
“是时候去无尽虚空看看了!”
他缓缓站起身来,伸手一会,一道虚空出现在他的面前,下一刻他便踏入了无尽虚空之中。
如果说无尽虚空是一片大海,那每一个世界都是一个气泡,它们飘荡在虚空之中,做着没有任何规律的运动。
无尽虚空之中没有道意,甚至没有任何概念,在虚空中行走不需要时间和空间,需要反而心念和意志。
意念所至,即为彼岸。
漫步在虚空之中,需要面对无限的孤寂。
郑铭处在虚空之中,一眼望去皆是虚无,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不见一丝光明。
不过他没有半点恐惧或者慌乱,虽然他从未在虚空中停留过,但这不是他第一次进入虚空。
他一步一步的行走的虚空之中,他的身影就好像鬼魅一般,飘忽不定。
这不是他刻意为之的,而是因为虚空没有距离的概念。
感受着寂寥的虚空,郑铭的心境格外的平静。
“生于无形之先!”
他伸出手取出东皇钟。
一缕缕道韵在他体内运转,一道道奇异的波动从他周围泛起。
虚空本无物,然心念所动,万物皆生。
一缕缕气息呈现在郑铭的心神之中。
“起乎太初之前,长乎太始之端,行乎太素之元。”
一团氤氲的云雾出现在他面前。
正是先天五太。
“卓然独立,大而无配。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抟之不得。”
他看着氤氲的云雾,澹澹的笑着。
“这便是造化!”
他袖手一挥,氤氲的云雾化作一个小小的气泡。
气泡之内便是一团混沌。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吾为道,吾为名,吾为天地之始,吾为万物之母!”
“万物之母似乎不太好听,还是万物之父吧!”
郑铭笑意盈盈的自言自语道。
而随着他的话语,那一团小小气泡内骤然发生了变化。
阳清为天,阴浊为地。
郑铭看着这般景象,若有所思。
下一刻,他轻轻一用力,直接将气泡给捏碎了。
创世他可以做到,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差不多该回去了。”
他心念一动,便已经消失在虚空之中,再次出现时已在琼华宫中。
?t=2022100212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