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柯学捡尸人 > 1099【夜闯江夏家】
江夏关上灯,躺进了被子。
算算时间,双子大楼那边的事情,应该已经结束,柯南他们快要回到米花町了。
如今他家里全黑,意味着人已经睡下、闭门谢客。
好奇心旺盛的同学们,就算对今晚的“狙击”一事有些担忧和疑问,看到他关着灯,总不能硬闯进来看伤或者送医院,只能离开。
盘算到这,江夏思绪忽然一顿。
……不对,等等。
说起这个,柯南和毛利兰,以前好像也不是没硬闯过。
江夏想着想着,睡不着了。
——柯南当然不足为惧,这个小学生的力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要是他把毛利兰带过来,强行当一次邻居的搬运工……
“……”
江夏想起那个社死的场面,短暂陷入沉思。
一秒后,他头顶仿佛有一枚虚幻的小灯泡biu的亮起,有了主意。
……
江夏坐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确认绷带和假血都还在。
然后他走下床,弄了半杯水,顺手从花盘里抓了一点泥,走向玄关。
一分钟后,他又处理掉杯子,洗干净手,从卧室角落搬了一只医药箱出来,倒腾了一阵,把箱子随手往角落里一塞。
搞定之后,江夏回到床上,想了想,解掉睡衣的上衣,然后才继续入睡。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他就不信毛利同学登门的时候,好意思把衣衫不整的男邻居从被子里拖出来送医。
……
做了一些以防万一的准备,江夏安然入睡。
然而,或许是“被狙击枪的子弹打到”这件事听上去有些吓人。
睡了没一阵,他的那些准备,竟然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
二十分钟后。
“……”
江夏死死压着自己的被角,看着聚集到自己床边的不速之客们:“……”
你们也太执着了吧……
假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刚刚编出天花乱坠的借口、请到病假,紧跟着批了病假的人,就因为过于担心“病号”,真情实感地上门探望。
“……那个,我其实已经去医院处理过了,看你们忙就没跟你们说。”江夏清清嗓子,“你们也看到了,我没什么事——都回去吧。”
“可是,要去医院的话,你为什么不当场乘坐救护车,非要偷偷溜走再自己过去?今晚伤员不多,停在现场的救护车绰绰有余。”
柯南有理有据地提出质疑:“而且平时拉着你你都不去医院,今天怎么那么自觉……既然去过,病例和用药手帐给我们看看?”
“……”江夏被无情揭穿,他望着柯南的目光,瞬间变得幽森起来。
不过,想想工藤同学那口味罕见的瓜子味杀气,以及他身边那些一个接一个完全不带停的命案……
江夏的心态又平和下来,闭上眼,一副想“睡觉谢客”的样子:“那种东西留着不吉利,我刚才顺手扔了。”
柯南:“……”谁会顺手扔病例和药单啊!这人果然没去过医院。被子弹擦伤可不是小事,要是运气不好撞上剧烈翻滚着的子弹,拖久了甚至可能要去截肢,现在可不是讳疾忌医的时候。
还好他早有准备……
柯南见江夏不想走,于是伸手拽了拽旁边人的衣袖:“小兰姐姐……”
……呵。
江夏冷眼看着这一幕,早有预料。
他看向柯南,手指伸出被子勾了勾,做了一个高深莫测的“我有秘密要讲、附耳细听”的动作。
柯南的好奇心可顶不住这个。
他暂停了召唤柔弱女高中生的行为,凑近想听听江夏还要狡辩什么。
然后就听到邻居很羞涩似的,低声说:“这不太好吧,我现在没穿衣服。”
柯南:“……?!”
眼看着毛利兰的手伸向被角,即将掀开江夏的被子,伸手拖人。
柯南忽一下横挪半步,凌波微步似的挡住了毛利兰的手:“等等!”
“……柯南?”毛利兰一怔,疑惑地看着这个善变的小学生。
……
柯南拦下人,匆匆转向江夏,低声发出队内语音:“以前出去露营,你不是都穿着睡衣吗!”
“你也说了是露营。”江夏理直气壮地裹在被子里,看上去自在极了,“现在这是在家里啊。”
柯南:“………”看江夏这副死赖着不肯去医院的模样,想让他自己穿戴整齐,恐怕不可能了……啧。如果有几个好兄弟替小兰扛人就好了,可惜变小以后,自己以前的人脉都被迫切断,认识的成年男性朋友没剩几个,总不能打电话把服部找来吧,他可还在大阪呢。
嗯?等等……
说起“成年男性”,柯南灵机一动,脑中浮现出毛利小五郎的身影。
“……”
江夏一看到柯南摸下巴,就知道这个侦探又在想什么不妙的事:“别胡乱折腾了,我自己有数。”
他果断打断了柯南的沉思,抛出了病假计划的planb:
“好吧,我确实没去医院,但我已经找人处理过了,专业性不比医院里的医生差。而且那颗子弹可能在撞破电梯墙壁时被阻隔了一下,碰到我的时候几乎没有旋转,只留下了一道普通的擦痕而已。”
他这么说,柯南想想江夏的运气,倒是勉强信了。
——而且听小兰和园子说,电梯紧急停止运行后,江夏还翻到了电梯顶上,扳门的时候也用了双手,行动完全没受影响,子弹擦痕应该确实不深。
柯南身后。
毛利兰疑惑地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她尽量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半分钟后,忍不住伸手想把挡住了她的柯南拎开。
……
“那给我看看你的胳膊,如果确实不严重……”柯南正对江夏说着话,忽然感觉一只纤细的手,落在了他的后领上。
“!”
柯南匆忙回过头,对毛利兰打着补丁:“啊,我忽然想起来!新一哥哥说贸然搬动也不好。如果伤势确实不重,找人上门处理也不是不行……”
毛利兰:“……嗯?”……什么时候说的,她怎么没听到?
正想问,她身边的人,却已经耳尖地听到了柯南的前半句话。
然后果断发出了担心+想要参与的声音:“那、那我也要一起看!”
?t=2022051417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