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88章 收官之战
    天策司的傀儡全都目光呆滞,行动完全被控制,而且眼中都有一道黑镰般的印记。

    林野却惊奇的发现,云极眼里的黑镰印记消失不见。

    难道是他醒了过来?

    林野无比震惊。

    天策司的不少高手他都认得,深知其中筑基后期的高手就有不下十位,而云极在几天前的草原上还是炼气境界,怎么可能摆脱国师的控制?

    林野仔细看了看,见云极的目光在剑筒和他脸上来回交替徘徊。

    他在暗示着什么?

    难道是让我配合一下?

    林野犹豫了片刻忽然大吼一声:“啊!我死啦!”

    他这一嗓子太过突然,脚下猛踢地面整个人向后窜去,与此同时云极的剑筒调转对准了身后的天策司。

    嗖!嗖!嗖!

    一片符剑云雾般飞出,将半个蝎尾的天策司包裹在内。

    上百道符剑穿梭在蝎尾,专切天策司高手的四肢,一时间血雾迸溅,天策司众高手骨断筋折。

    身为傀儡,如提线木偶,四肢断掉也就失去了作用。

    以一人之力,云极差点破掉巨蝎大阵。

    “哦?”

    国师微微诧异,好奇的看向云极,道:“破我惑神术,你是如何做到的。”

    “简单。”云极回到金龙大阵前,昂首道:“不信你的邪就行了。”

    国师听罢微微一笑,也不在乎,袍袖挥了挥,残存的巨蝎发动最后冲锋。

    姬谷玄见云极归队顿时大喜:“我们兄弟联手克敌!”

    不仅古宣高兴,禁军的小石子桃扈齐齐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云极今天死定了,没想到人家化险为夷。

    王驳岸轻轻点头,他知道云极是姬谷玄最好的朋友,也为云极脱险而欣慰。

    铁木兰微微颔首,很轻的呼出一口气,嘴角浮现出满意的笑容。

    云极的归来令金龙大阵威能猛增,本就摇摇欲坠的巨蝎很快彻底瓦解。

    巨蝎坍塌,成了一地蝎妖,天策司剩余的高手被埋在妖群里,再无活人。

    金龙大阵即将支离破碎,仅存的羽林军却依旧坚持着列阵,残缺的金龙如风中残烛摇摇欲坠,就是不肯倒下。

    姬谷玄高声大喝:“我武国子民,不惧妖邪!人人为龙!”

    人人为龙!!!

    沙哑的吼声散发着盎然战意,被视为花架子的羽林军在此时成为了守护国土的勇士。

    谢长风的黑袍被晨风吹拂着摆动起来,道:“好浓的战意,看来收官之局,大统领技高一筹。”

    铁木兰嗤了一声,不满道:“若非羽林军在草原消耗太大,你的蝎子阵更没机会破我的金龙。”

    谢长风道:“为追回劣势而遗骨十万,大统领在草原的弃子还真是果断。”

    铁木兰道:“没办法啊,棋盘边边也在局内,不舍弃十万禁军恐怕整个龙溪城剩不下半个活人,再如何下风也得遵守规则不是。”

    谢长风点头道:“既为棋局,自然规则至上,大统领棋艺高超,如此劣势也能反败为胜。”

    铁木兰翻了翻眼皮,道:“那是当然,否则又怎么配得上你这位对手呢,草原大天灾当真与你无关?”

    谢长风哈哈一笑,道:“大统领亲自去会会那头猛兽不就知道了。”

    铁木兰哼了一声道:“我没那闲工夫,盯着你这头猛兽已经够累了,哪有心思再管别处。”

    谢长风竖起手指摆了摆道:“大统领说笑了,我这人脾气温和,心又善,称得上人畜无害。”

    铁木兰哈了一声道:“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居然自称心善,谁信呢。”

    谢长风脸色无奈的摇头道:“我来武国这么多年,可一个人也没杀,难道这还不算善人吗。”

    铁木兰冷哼道:“你是没亲手杀人,也不算算天策司手里的人命有多少,为了玄武遗骸,国师可谓殚精竭虑。”

    国师叹息道:“可惜大统领阻挠了这么多年,这副遗骨,难道真不能让给我了么。”

    铁木兰道:“玄武遗骸为武国重器,承载着一国之运,凭什么让给你们妖族。”

    国师再次笑道:“当然是凭我的手段了,既然大统领不让,说不得,我只能自己拿喽。”

    说话间谢长风探出双臂朝着金銮殿一抓,立刻有一双百丈大小的蟹螯没入地面,轰隆隆一阵天崩地裂,原本落入地底的龟壳又被他生生抓了上来。

    姬谷玄眼露惊色,低呼道:“一己之力抽取玄武遗骸,只有大妖才能做到!”

    仿佛验证着姬谷玄的话语,整个龙溪城的地面都开始颤动倾斜,深埋于地底的妖王骸骨正缓缓被抓出地面。

    谢长风与铁木兰的一番对话没有避开众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或许别人还没太明白,可云极早已经恍然大悟。

    难怪大统领给他讲述规则之说,原来皇城的这盘棋,是大妖强者布下。

    这盘棋最后的收官之战,便是巨蝎与金龙,当初国师极力促成羽林军出征,真正的目的竟是消耗禁军。

    只要禁军消耗一空,金龙大阵不攻自破。

    步步为营,步步惊心,云极身在这盘棋中,甚至没察觉到棋局的惊险。

    “与大妖对弈,只能是元婴强者。”

    云极的目光望向大统领,依旧懒散的女子在这一刻变得认真起来,琉璃花伞越转越快,带起冲天的狂风。

    风柱盘旋狂啸,很快形成龙卷,而且不止一道,在皇宫四周各有龙卷风柱出现。

    耳畔的剑啸盖过了狂风,震耳欲聋,这种程度的剑啸与海中巨兽出没的时候一般无二。

    国师果然是大妖!

    云极在震惊的同时,更震撼于这盘下了十多年的棋局。

    强者对弈,竟以一国为局!

    远处的朝阳变得昏暗下来,天空中布满灰色的雾气,这股雾气曾经藏于夜幕深处,笼罩在整个皇城上空,如今在国师的控制下,灰雾如细雨般落下。

    “风蝎之毒!”姬谷玄忌惮道。

    阿瑶仅仅是沾染了丁点就差点死掉,这还是有灵丹解毒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灵丹在身,凡人沾之必死,即便修行者也将难有活路。

    “掀棋盘的代价……”云极喃喃自语。

    铁木兰曾经说过,破坏棋局规则会有无法想象的代价,这代价沉重得无人能承受。

    如今果然应验,谢长风全力出手的恐怖,是灭杀整座龙溪城!

    “大妖之毒,没人扛得住。”樊虎脸色苍白。

    “武国的劫数,我们怕是在劫难逃了。”宇文搏叹息道。

    左相的身躯晃了晃,脚下不稳跌坐在地,怅然道:“多年的谋划竟然是个笑话,原来我不是棋手,而是一个可笑的棋子。”

    图谋了多年的龙虎会,在大妖面前的确成了笑话,左相目光呆涩,失魂落魄。

    玄武遗骸逐渐被拔出地面,随着破土而出的还有大批的蝎妖,密密麻麻遍布整个皇城。

    最为可怕的要数笼罩而来的毒雾,离着尚远都可感觉到剧毒气息,若非大统领催动的风柱挡住了毒雾的下落,恐怕不出片刻龙溪城就会成为一座死城。

    铁木兰抬头看了看毒雾,又瞧了瞧四周的蝎妖,语气无奈道:“地上的蝎子,你们尽力吧,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了,棋盘掀了,棋手就该刀剑相向喽……”

    话音落时,狂风骤起,一道接着一道的风柱在皇城中汇聚而成,不断搅动着半空的毒雾。

    最为猛烈的风柱要数笼罩国师的琉璃花伞,旋转中散发着远超法器的恐怖波动。

    “法宝!”樊虎惊呼。

    “元婴!”宇文搏失声道。

    在龙虎将军震惊的目光中,铁木兰飞身而起化作一道清风融入法宝卷动的风柱。

    云极最后听到了铁木兰有些疲惫的声音。

    “老对头,我们换个地方再来一局……天地五行,流风回雪,风遁之法!”

    呼啸声暴起,急速旋转的鎏金花伞搅动出空间波纹,在震耳的嗡鸣中,花伞突然凭空消失,国师与大统领彻底失去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