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75章 鸿门宴(下)
    当着皇帝与百官,左相提及了当年震惊武国的双鱼案。

    更为惊人的是,左相追查了多年,从未放弃,而且有了进展。

    武国的老皇帝已经年迈不堪,身体大不如前,久卧病榻,如果双鱼案的真相浮出水面,得知真相的太上皇也不知撑不撑得下去。

    大殿内,无数双惊讶的目光投在左相身上,云极的目光更是迫切。

    青鱼村就是被双鱼案所牵连,一旦水落石出,渔村人也能沉冤昭雪,所以云极比任何人都希望当年的冤案真相大白。

    王驳岸的目光始终盯在国师身上,沉声道:“岚妃产子的当晚,出入秋岚殿的宫人共计七十三名,侍卫三十人,这一百零三人后来尽数被处死,但还有一人活了下来。”

    消息一出,百官皆惊。

    “那活下来的一人,难不成左相一直庇护到如今,这么说来,左相才擅长偷梁换柱,包庇死囚,王大人可知是什么罪名。”谢长风并无惊讶,神色如常道。

    “包庇死囚自然也是死罪,不过我说的却不是秋岚殿的人,那一百零三人无一活口,都死了。”

    王驳岸不急不缓道:“其实那一晚,秋岚殿还有一个人,也就是第一百零四个人,她是慧月殿的宫女,因擅长照料产妇而被借调至秋岚殿,只不过当晚她闹了肚子,因此躲过一劫,回来后发现秋岚殿已无活人,惊恐之下当晚逃出龙溪城,在一处小镇隐姓埋名。”

    王驳岸的声音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为了当年的双鱼案,这十七年来我查遍了天下,费尽周折才将她找了出来。”

    谢长风呵呵一笑,讽道:“一桩陈年旧案如此奔波,左相还真是辛劳。”

    “没办法啊,为了冤死的万人,为了入狱十余载的老友,为了武国的根基,我这个左相不得不辛劳一点。”王驳岸摇头苦笑,他忽然目光一冷,道:“倒是国师能否给我个解释,岚妃产子的当晚,你为何会出现在秋岚殿呢。”

    左相的一句话如同炸雷,不仅在场的百官惊诧,连小皇帝都惊奇不已。

    谢长风有些意外,但依旧四平八稳,道:“左相何出此言?”

    王驳岸冷声道:“我找到的那名宫女她亲眼所见,你谢长风在当晚步入了秋岚殿!”

    局面到了现在,双鱼案的幕后黑手呼之欲出。

    云极一直盯着谢长风。

    这个外表和蔼的国师给人的感觉不是高深莫测,而是一种阴森与危险。

    如果说双鱼案的幕后黑手是国师,那么青鱼村与其他海边渔村的悲惨经历都拜其所赐。

    “岚妃是真真正正的人族之躯,这一点在她死后已被验明。”王驳岸的声音沧桑了起来,“人族怎会产下双鱼,双鱼案的背后定有人偷梁换柱,以双鱼掉包了龙子,而这个人,国师怕是脱不开干系。”

    当着文武百官,左相将矛头对准了国师。

    谢长风点了点头,道:“看来左相接下来是要让人证登场,与我对质了,既然你早已准备好了,那就将当年逃出皇城的宫女带上来吧。”

    左相道了句正有此意,命人去传唤人证。

    紧张的情绪蔓延在整个大殿,没人还有心情吃喝,都在默默的等待着。

    唯独小皇帝,坐在龙椅上越发不耐烦,开始抓耳挠腮,不停的揉着眼睛看起来十分烦躁。

    静静的大殿里,云极再一次听到了细微的剑啸声,这一次他仔细辨认后,发现剑啸来自龙椅方向。

    云极愣了愣。

    难道又是兽池里的妖兽逃了出来?

    别人没发现的异样只有云极捕捉到了,他的目光在小皇帝附近徘徊,却发现了国师的一个小动作。

    谢长风的一只手对着小皇帝隔空按了一下。

    不起眼的动作却令人狐疑,刚看到国师抬手,云极的耳中突然炸起惊雷!

    嗡的一声,剑啸如雷,震得云极险些跌倒,他猛地扶住桌子这才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眼中尽是惊诧。

    如雷般的剑啸一闪即逝,瞬间消失。

    随着剑啸的消失,小皇帝也不在抓耳挠腮,安静了下来。

    云极豁然抬头朝着国师看去,发现对方一动未动,刚才挥动的单手已经背在身后。

    怎么回事……

    瞬间的剑啸声太过惊人,在草原上的妖群都没发出那种程度的嗡鸣。

    云极惊疑不定的时候,大殿外一个女人被带到。

    人证来了,人们的目光齐齐望去。

    中年女子低着头,不等迈入大殿忽然身子摇晃,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一动不动。

    带着女人而来的是两位左相的心腹侍卫,两人惊讶莫名,手足无措。

    樊虎起身几步走到殿外,翻过女人的身体,发现这人已经气息皆无,脸上毫无血色。

    奇怪的是,女人花白的头发竟在瞬间变成了青色。

    “都说国师精通毒道,今日得见,佩服佩服。”樊虎缓缓起身,清冷道。

    “杀人灭口,国师这是承认自己就是双鱼案的幕后黑手了。”王驳岸冷语道,他这句话相当于彻底撕破了脸皮。

    左相不怕国师翻脸,因他料定龙将军即将抵达龙溪城。

    “既然死无对证,左相可不要血口喷人,你找的人证身子太弱,还是再寻证据吧。”谢长风语气依旧轻松随意。

    王驳岸没想到国师竟然用出了无赖招式,人家不承认,他一时也找不到证据证明人证是国师所杀。

    小皇帝这时圆场道:“二位爱卿都是国之重臣,切勿伤了和气,当年旧案不急一时,等有了新证据再说吧,来朕敬二位一杯。”

    左相无奈只好命人将尸体拖走,国师不承认也没关系,最后一步棋必定是将军死棋,到时候容不得他谢长风不认罪。

    国师笑呵呵的喝了最后一杯酒,随后告辞而去。

    经过左相身边的时候,谢长风笑道:“这一步虽是好棋,但下棋的人,不是你。”

    一句不是你,听得左相怔住了。

    小皇帝想要挽留,高喊道:“国师急着去哪?”

    “家中有盘残局,多年前与一故人所下,只差最后一步,如今,该收官了。”

    黑袍抖动,国师几步间迈出大殿,留下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背影。

    望着国师的背影,云极的眼中出现了深深的疑虑。

    可怜的宫女中毒而亡连头发都变成了青色,然而这种毒,云极见过,就在阿瑶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