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67章 皇城妖祸(九)
    赶来的禁军有上百人,为首的正是都尉林野。

    见是自家主子,小石子急忙上前迎接,将柳府之事简短讲述一遍。

    林野有着筑基修为,与天策司的筑基高手境界相当,他一来,局面变得棋逢对手。

    “林都尉,奉劝一句,少来多管闲事,命是自己的,别嫌长。”天策司高手冷哼道。

    “奉大统领之命,天策司谋反,遇则杀。”林野此话一出,剑气随之而动,当先出手直奔对方。

    “大统领有令!天策司谋反,杀了他们!”

    跟随林野而来的禁军大呼,加入战团,柳杨等人更是争先动手,破开柳府的大门后冲杀进去。

    云极提刀闯进柳府,他专找有修为的天策司交手,先后将数人重创。

    由于禁军的人数太多,上千人一涌而来,天策司的百多人根本顶不住,死的死逃的逃。

    最后剩下那筑基期的高手,无力回天之下不在恋战,转身撤走。

    柳府被夺了回来,但府上已然没了活人。

    屋子了传来柳杨的痛哭。

    林野没有久留,带着一半人马匆匆离开。

    云极则调集了小石子等西营的百余人,准备赶往左相府。

    刚一出门,柳杨追了出来,红着眼夺过一匹马。

    “我跟你们去,我还有力气。”

    云极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拨马前行,不久后一行人抵达相府门外。

    未到近前就能听到喊杀声不断。

    相府大门洞开,里外都有人在交手。

    交手的双方竟是天策司与金吾卫。

    金吾卫的人数较少,百余人上下,艰难的守卫着左相府,而进攻方的天策司则有近千人之多,正猛攻不断,已经打到了前院。

    府门失守,门里门外横着几十具尸体,血流遍地。

    正对着府门的大厅里,左相王驳岸安然而坐,桌上放着热茶,一手捧书端看。

    左相微微低头,看得认真仔细,别看门外杀得腥风血雨,他却安然不动,捧书的手丝毫不抖。

    人家是真的在看书,而非装腔作势。

    能身为一国左相,又岂能是凡夫俗子,尽管王驳岸没有修为在身,这副气度足以令人佩服。

    大厅的门外,古宣持刀而立,刀刃上在缓缓滴血,他目光森森犹如野兽,冷静的盯着战局。

    突然有天策司的高手闯过封锁逼近大厅。

    古宣果断出手,一把镔铁刀舞成了刀山一般,将来人挡在门外。

    屋内的左相不知看到何处,微微点头,端起茶杯饮了一口,看都没看屋外的恶战,继续观书。

    大厅外的古宣以绝对的力量将来犯之人重创,趁其倒地,一刀抹杀。

    古宣出手,向来不留活口。

    他知道最好的敌人就是死掉的敌人,在这场恶战中,他不会留给敌人任何机会。

    又有几道身影冲过防线扑来。

    古宣在心里暗骂了一句,一震镔铁刀继续迎战。

    奉命驻守左相府是金吾将军的命令,派来的百名金吾卫均为精锐,都有修为在身,战力惊人。

    不过天策司的人太多了,不计代价的发动冲锋,百名金吾卫不断被消耗。

    时间一长,除非有强援,否则左相府根本守不住。

    别看古宣十分冷静,但他对能否守住左相府已经不报太大的希望,即便他拼了命,也得被耗尽力量。

    交战中,古宣以余光扫了眼大门外,发现人影绰绰。

    他以为天策司又有增员,结果云极的身影冲入眼帘。

    “来得正是时候!”古宣大喜,手中镔铁刀风声大盛。

    “天策司谋反,大统领已经下令诛杀反叛,左相可在。”云极以隐雷刀震开一名天策司高手的武器,与古宣并肩而战。

    “左相好得很,天策司这群家伙居然连相府都敢闯,国师他好大的胆子。”古宣恨声道。

    “户部侍郎一家被屠,天策司的目的并不简单,我怀疑国师在图谋玄武大阵下的妖王遗骸。”云极简短说道。

    “图谋妖王遗骸?可有证据。”古宣诧异,连连斩出长刀,将一个对手横着劈了出去。

    “我得到一副拓印的玄武大阵阵图,对照八十一处阵眼,有十余处为天策司封锁的地点。”云极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国师要妖王遗骨做什么?他控制着傀儡皇帝已经大权在握,犯不着打玄武大阵的主意,他究竟有何目的……”古宣沉吟道。

    “不管如何,国师所图定然非同小可,得阻止他才行。”云极道。

    “皇城要乱,必须搬兵了……”

    古宣喊来两个金吾卫,命两人趁机突围,去金吾大营搬兵,随后才想起云极的草原之行,问道:“羽林军在草原的战事如何,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出了意外。”

    “一言难尽……”云极将草原的事简短道出,听得古宣沉默不语。

    十万禁军战死草原,这种惨败任谁听到都会震惊不已。

    “草原天灾未解,皇城又填新乱,难道要变天了。”古宣抬头望去,天空灰蒙蒙好似一层迷雾。

    聪明如他,也看不透此时的迷局。

    “阿瑶去了何处。”云极问道。

    “阿瑶?应该在家啊,我没回去,接到命令就直接到的相府。”古宣道。

    “阿瑶不见了,姜老也没在家。”云极担忧道。

    “有姜老护着阿瑶应该没事,等解决了这边的事我们俩一起去找。”古宣道。

    大门外突然传来训斥声。

    “这么久还拿不下一座相府,你们太没用了。”

    有大队人马赶来,天策司的人纷纷收手,恭敬的拜见来者。

    一道身影迈入府门,这人缺了一条胳膊,穿着黑衣,正是朱仔孝。

    跟在朱仔孝身旁的有一个又矮又瘦的老者,抄着手满脸鄙夷,架子极大。

    一见是朱仔孝,云极的目光就是一冷,古宣也认出了来人。

    “咦!我当是谁,这不是望海镇的两位小英雄么。”朱仔孝一眼看见了云极古宣,意外之余更有一股欣喜之意。

    “英雄可不敢当,朱仔孝,你们天策司到底想怎样,这里是左相府,不是你的望海镇。”古宣冷声道。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这里是左相府,我更知道左相府里有妖物作祟,这才奉命来除妖。”朱仔孝的嘴角现出冷笑,道:“国师吩咐,除妖之时任何人不可阻拦,胆敢阻碍者,杀无赦!”

    “你放屁!”古宣怒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这里何处有妖。”

    “我们你们就像妖物幻化。”朱仔孝冷笑着退后,对身边的枯瘦老者道:“寒老,这里就交给你了,国师还等着呢。”

    “放心吧。”被称为寒老的枯瘦老者桀桀怪笑,道:“既然左相府已经遍布妖物,老夫只能大开杀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