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61章 皇朝妖祸(三)
    天牢外,朱仔孝脸色阴沉。

    “该死的老东西,他怎么会在天牢里?”

    朱仔孝没时间去打听右相因何被囚在天牢,因为国师派人带来了新的任务。

    “左相府和大统领府?”朱仔孝有些诧异,问来人:“这两处地方会有妖么。”

    “国师说有,就一定会有。”来人是国师的心腹,阴森森藏于黑袍内。

    “知道了,让国师放心,有我朱仔孝在,皇城里就绝对藏不住妖。”朱仔孝一挥手,道:“来人,兵分两路,前往左相府与大统领府除妖。”

    天策司的人马得令后开始行动,在朱仔孝的指挥下聚集了更多人手,赶往两大府邸。

    朱仔孝十分清楚,如今的除妖之说不过是铲除对手的契机而已,他既然成了国师的刀,就要替国师办事才行。

    朝堂上的明争暗斗朱仔孝其实兴趣不大,他更感兴趣的是如何除掉当初害他断臂的云极。

    “筑基就会死,很好,看来我得想想办法送你一程了。”

    朱仔孝的自语冷冰冰,透着万般杀意,既然抓住了仇家的死穴,自然要加以利用。

    ……

    溃败而归的羽林军星夜兼程,三天时间就从草原撤回了龙溪城。

    三天不眠不休的赶路,即便是云极都觉得乏累不已,其他人更是不堪。

    去的时候走七天,回来的时候只用了三天,就好像草原之行只是装装样子,走走过场。

    留下十万尸体的过场,云极实在想不通其中的用意与目的。

    回城的队伍松松垮垮,有的人跑着跑着就跑错了路,一路奔着望海镇的方向去了,更可笑的是还有不少人跟着一起走错路。

    遇到这种走岔路的,云极也没心思提醒。

    连回家的路都能走错,这些公子兵是该好好反省一番了。

    快到龙溪城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正好路过金吾大营。

    云极在途径金吾大营的时候,远远看到营地中飘荡着一面蓝旗。

    “蓝旗?”

    云极一怔,仔细看了看确实是蓝旗。

    金吾大营有三种旗,绿旗待命,蓝旗戒备,金旗冲锋。

    平常的时候金吾大营升的是绿旗,此刻竟是蓝旗,代表着正在戒备。

    金吾大营在戒备,那么敌人是谁?

    云极觉得情况不太对劲。

    金吾大营就在皇城脚下,如果这里在戒备,说明皇城里很可能出现了意外。

    调转马头直奔金吾大营,没到近前先被巡防的金吾卫拦住。

    “停马!营盘重地,多走一步格杀勿论!”

    一个金吾卫厉声喝道,这队金吾卫是十人队,巡逻的距离超出大营五里。

    放出这么远的巡防,更让云极觉得事情严重。

    “我是羽林军西营的人,刚从草原回来,想找个人。”云极说着摘下头盔。

    “常齐!”巡逻的队伍中有人高声喊道,正是馒头。

    见是熟人,馒头招呼同伴放下刀剑,小跑着过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怎么样,草原上的战事如何,有没有把妖群打散?”馒头跑到近前问道。

    “一言难尽,两处妖群散了之后又汇聚成一团,禁军伤亡惨重。”云极道。

    “羽林军这群花架子肯定得伤亡惨重……呸呸呸,我可没说你啊,你和其他禁军不一样。”馒头陪笑道:“死了多少人,怎么也得上千吧。”

    “接近十万。”云极声音发沉。

    “死了十万!”馒头一缩脖子,大惊失色。

    他料定禁军得伤亡不小,可没想到会死这么多人。

    “馒头,金吾大营怎么了,为何升蓝旗。”云极问。

    “皇城发生妖祸,城里时不时的出现妖兽,死了不少人,查了多日始终没查出妖兽从何而来。”馒头如实道。

    “皇城妖祸?谁在负责查杀妖兽。”云极很吃惊,这么大的龙溪城,高手无数,居然会有妖物潜入。

    “天策司的人全权负责,这些家伙趁机祸乱皇城,许多人被牵连,他们比妖兽都要可怕。”

    馒头看了看左右无人,低声道:“你以为几只妖兽我们金吾大营会怕么,将军下令升蓝旗,戒备的不是妖,而是天策司。”

    没想到局面到了这种地步,云极在吃惊之余,想起好友。

    “古宣呢,他在营地吗。”

    “没在,古宣被将军派遣入城,驻守左相府。”

    “难道左相也被妖祸牵扯?”

    “左相倒是没被牵扯,但左相向来与国师不睦,以往有你们羽林军还好,至少天策司的人有点忌惮不敢横行皇城,自从禁军出征,天策司的人越来越胡作非为,我们将军怕左相出意外才派人驻守相府。”

    “妖兽什么时候出现在皇城的。”云极临走前问道。

    “就在羽林军出征后的第二天。”馒头想了想肯定道。

    云极点点头与馒头告别,催马赶往龙溪城。

    禁军出征,妖祸皇城,天策司异动,这连番的变故不得不让人怀疑幕后有一只大手,搅动着皇城里的风云。

    “难道是国师与左相斗法,连金吾卫都牵扯进来,怕是难以善终了。”

    云极在马上自语道:“趁羽林军出征,天策司独占皇城,看来人家早有预谋,妖祸皇城的妖兽又是从何而来呢,难不成是故意放进城里的?”

    想到这里云极觉得后背发凉。

    如果真有人为了地位与权势,不惜放妖兽进皇城屠戮百姓,那这人的凶残程度已经无异于妖族。

    国师会这么狠?

    他就不怕被查出来之后抄家灭门?

    如果不是国师,还有谁会有如此手腕呢……

    即将抵达城门的时候,云极遇到一队羽林军,有几百人。

    跟在这些羽林军身后的时候,云极忽然想到一个猜测。

    溃兵败回来的这么快,会不会是大统领故意为之?

    带着满腹疑问,云极与羽林军来到城门外。

    前面传来吵闹的声音,打头的禁军正和守城的人争执,缘由是不许禁军入城。

    “老子们在草原厮杀,回家了你居然不让进!滚一边去!”

    “禁军的职责就是守卫皇城,城防什么时候由你们天策司说了算?”

    “少废话!不让进我们就闯进去,看谁敢拦!”

    一群羽林军愤愤不已,大声呼喝,而对面负责城防的头目正是禁军的老对头,天策司的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