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59章 皇城妖祸(一)
    好不容易找到一处还算完好的阵地,坚守的禁军伤亡惨重,斗志明显被消耗一空。

    刚与这队禁军汇合,云极的耳畔剑啸大起。

    “妖又来了!”

    惊呼中一面面重盾被禁军竖起挡在阵前,每一面大盾都由五人共持。

    冲来的妖族是一群长毛怪虎,白瞳褐尾,一头撞上大盾。

    怪虎这一扑之下,大盾如门板般倒塌,持盾的五人齐齐被砸在盾下,一个个口吐白沫。

    五人持盾,竟挡不住怪虎一撞。

    一个个庞然大物冲进禁军的队伍当中,重盾被掀翻,刀剑被折断,到处都是血光。

    恶战在瞬间达到了白热化。

    越来越多的妖兽冲来,溃败已成定局。

    云极有软甲护身,挨上妖兽几下不会致命,别人就不行了。

    身边的羽林军成片成片的倒下,放眼望去,遍地尸山血海。

    到了最后,活着的羽林军已经麻木,直勾勾的端着刀剑对着前方,等待妖兽被刀剑刺穿,或者自己被妖兽杀掉。

    战争的残酷,终于让这些公子兵们感受到了生死之间的那份希翼。

    生于世间,并非享尽荣华才算没白活一场,其实活着本身,已经弥足珍贵。

    咚!咚!咚!

    地面颤动,一头两丈高的长牙巨象冲了过来。

    这头巨象的眼中三圈血轮若隐若现,竟是一头妖灵!

    妖灵巨象的冲击力量,别说羽林军,连都尉都挡不住,这要冲进人群必定伤亡无数。

    队伍前方突然间出现一把巨大的鎏金花伞。

    花伞凭空而来,伞顶对着巨象,就像一面张开的巨盾,与冲来的妖灵撞击在一处。

    震耳的轰鸣过后,妖灵巨象翻滚着栽进草丛,爬起来后调转方向朝着西侧冲去。

    众人面前,是大统领的身影。

    “往西逃也好,让蛮人吃点苦头。”铁木兰看了看众人,道:“怎么样,顶得住么。”

    “根本顶不住,全军覆没只是时间问题。”云极替所有人回答了大统领的问题。

    面对如此程度的妖兽,一群没什么战力的羽林军如何能顶得住,就算金吾卫来了都一样的下场。

    “顶不住还不跑,等死呢。”

    大统领扫了众人一眼,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语,好像她在默许着兵败逃亡。

    这时从西面飞来一道剑光,剑上站着一位都尉。

    都尉来到大统领近前急急道:“禀大统领,西侧有大批妖群出现,应该是龙将军一方漏过来的妖兽与我们这边冲过去的妖兽汇聚所致。”

    东西两处战场,龙武卫与羽林军各战一方,而两处妖群的中间地带本该由草原蛮人负责分割。

    “蛮人居然退了,看来我们被摆了一道。”

    铁木兰翘了翘嘴角,花伞再度轰出,冲来的一片妖兽齐齐被掀飞。

    “你们是最后一队了,还不走?”

    大统领的声音令众人如梦方醒,纷纷扭头逃走。

    原来其他羽林军早退了,大统领都同意了撤军,谁还在这死撑。

    云极也随着众人撤离,他看到铁木兰跃上花伞朝着西侧方向飞去。

    离开草原,越过边关,众人回到大营。

    不时有残兵败将集结而来,周围还能看到零星的妖物出没。

    经过打听,云极得知了其他队伍一样伤亡惨重,粗略估算下来,这次草原之行的二十万禁军至少得丢下一半人马。

    伤亡十万众,这等数量实在触目惊心。

    云极的心里五味杂陈,连他自己都不知该可惜还是该可恨。

    直至傍晚,大统领才率领一众都尉归来。

    随后云极听到了一个消息。

    两群妖兽虽然被羽林军与龙武卫驱散,却在中心地带汇聚成了一团数量更多的妖兽群,本该分割两团妖兽的蛮人不见了踪迹,这才促使新的妖兽群形成。

    很快大统领的命令下达,羽林军撤退,草原之行以失败告终。

    羽林军连夜启程,逃也般离开了这片恐怖的战场。

    没人知道为何大统领如此急着退兵。

    一路行军,队伍中唉声叹息,午夜时分,有传令的骑手找到云极,大统领传见。

    登上车架,面前依旧是一盘残棋。

    “你还用白子,该你了。”铁木兰头也不抬,望着棋盘道。

    云极没说话,坐下来开始落子,速度很快,不多时就输了一盘。

    “以你的棋艺造诣,多加揣摩也许有机会赢我,这么胡乱下的话可就没机会喽。”铁木兰丢掉手中棋子,赢得并不开心。

    “认真下,这些棋子也是死,胡乱下,这些棋子还是死,快和慢又有什么区别。”云极望着棋盘怔怔的发呆。

    “替那些公子兵不值?”

    “为国征战,死得其所,没什么值不值,他们没有战力,与其毫无用处的丧命草原,还不如留在城里做一个纸上兵。”

    二十万羽林军,根本阻挡不了几只妖兽,在云极看来,这二十万大军来与不来没什么意义。

    从出征到溃败,像是一场闹剧。

    当闹剧落幕,留在台上的是十余万的尸体。

    “人呐,总要学会坚强,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真正的危机藏在何处……”

    铁木兰摆摆手,示意云极退下。

    云极听不懂大统领这句话中隐含的寓意,但他听得出大统领的语气藏着一丝无奈在其中。

    ……

    羽林军在草原上体会着妖群的恐怖之际,远在龙溪城中的人们也并非安然无恙。

    当一头凶猛的狼妖出现在龙溪城内一家小酒馆的后院,杀掉了数十酒客之后,轰动整个皇城的妖祸事件就此开始。

    龙溪城内相继出现妖兽,被妖兽杀掉的百姓每日剧增。

    从羽林军出征之日算起,到了第十天的时候,死于非命者超过了千人之多。

    巨大的恐慌笼罩在皇城。

    没人知道妖兽从何而来,为了捕杀这些莫名出现的妖族,皇帝命天策司全权负责,于是天策司有了闯进任何府宅的特权,开始大肆缉拿。

    皇城里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有些大臣无缘无故被冠上罪名,入狱抄家,府邸查封,一些豪富巨贾整天提心吊胆,不仅怕妖兽突然出现,更怕天策司抄家般的搜查。

    借清除妖祸的机会,国师一手建立的天策司风头无两,他们祸害皇城的速度比妖兽还快。

    上至皇亲,下至百姓,被查封的府邸别院每天都有。

    借着这股东风,以训鹰讨得皇帝欢心的朱仔孝摇身一变,成了天策司中的上层人物,手握大权,横行于皇城。

    纸里包不住火,随着妖祸事件的越发严重,一个传闻开始在百官中流传起来。

    传闻说出没在皇城街头的妖兽,其实来自皇族,是皇帝修建的兽池里的妖兽。

    传言先是在百官中流传,渐渐传进了豪门大户,直至传遍了街头巷尾。

    犹如当年的双鱼案,妖祸之说最后传遍皇城,连街头的乞丐都听说了妖兽是从皇帝建造的兽池中逃出来的。

    有过错的不可能是帝王,为了镇压流言蜚语,大怒的姬宣武一道密旨,命朱仔孝率领天策司,将散播谣言者尽数入狱,可先斩后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