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57章 先锋
    点齐了人马,云极带着沉甸甸的心情来到大统领的大帐复命。

    告知了先锋营集结完毕,云极就打算回去。

    “想着海水入睡的法子,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

    云极点头称是,这法子他用很灵,别人用好不好使就不得而知了。

    “那你有没有法子能让人不再做梦。”

    “不做梦?”云极想了想,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如果白天什么都不想,应该梦会少些。”

    “什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太敷衍了吧,我要的是绝对有效的办法,让人从此不再做梦,想不出办法就把火鳞甲还我。”

    “办法也有,不睡觉就行了。”

    “这办法我一直在用啊。”铁木兰垂头丧气,道:“好多年都没有美美的睡一觉了,真怀念能睡觉的日子。”

    “大统领是害怕做噩梦?”

    “你以为我堂堂禁军大统领金丹强者会怕做梦吗!我只是……讨厌梦魇而已。”铁木兰外厉内荏道。

    “我小时候也经常做噩梦。”云极轻声道。

    “你梦到的是什么。”铁木兰好奇起来。

    “妖兽,很多妖兽,大家都在拼命的逃,爹娘也在逃,头也不回的逃……”云极的声音越来越低。

    “别人都在逃,你呢。”铁木兰道。

    “我?我跌倒了,我太小了,爬不起来。”云极的肩头不着痕迹的颤抖了一下。

    儿时的经历早已模糊不堪,他记不得那是梦魇还是真正的记忆。

    “噩梦真的很可怕。”抬头的时候,云极将眼底的一丝伤悲深深掩盖起来。

    他宁愿相信父母不曾回头的逃命身影,只是噩梦中的景象。

    “我们的噩梦不一样。”

    铁木兰望向窗外,悠悠道:“我的梦里,是无尽的征战,到处都是血色……”

    铁木兰从未向谁说起过自己的梦境,飒爽的大统领在这一刻显得有些柔弱。

    “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争取活着回来。”铁木兰背对着云极摆了摆手。

    云极领命,无声的退了出去。

    今晚不仅大统领,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

    当清晨来临的时候,大军开拔到草原边缘。

    四周一片寂静。

    二十万禁军鸦雀无声,只有大统领的披风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远处的草原上空黑压压的一片,犹如乌云,人们知道那是数量繁多的飞行妖兽。

    有这群数量庞大的飞行妖兽存在,火炮甚至落不到地面。

    “此战关乎武国安危,我与都尉们负责驱散飞行妖兽,地面的妖群你们尽力而为。”

    大统领的声音不算大,传遍了每个人的耳朵,金丹强者用出了传音之法。

    号角响起,刀剑出鞘,大军朝着草原推进。

    再懦弱的人,面对战场也无法退缩,生死在此刻将不由自主。

    没有退路,只能去战斗。

    鎏金花伞飞起,铁木兰纵身踏上,都尉们纷纷踏剑腾空,追随着大统领冲向草原上空,不多时没入飞行妖兽当中。

    半空中电闪雷鸣,刀剑的光影在乌云般的妖群中炸裂,远远看去仿佛一大片黑云被逐渐撕裂。

    轰!轰!轰!

    炮口喷吐着火舌,流星般划过长空坠向远处,在草原上炸起了一片绚烂的光泽。

    大地跟着颤动了起来,灰烟弥漫,天崩地裂。

    火炮的惊扰下,数之不尽的妖兽纷纷暴躁。

    原本汇聚成一团的妖群顷刻间分裂,成为可怕的妖兽大潮,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作为先锋,云极站在大军的最前方。

    炮火的映照下,他腰背笔直,目光坚毅。

    没有任何言语,高高扬起的长刀便是冲锋的命令,云极一马当先迎向了奔涌而来的妖兽潮。

    西营的三千羽林军紧随其后。

    炮火过后,二十万禁军开始冲锋,如果从草原上空俯瞰的话,能发现一幕震撼的画面。

    从草原奔来的妖群犹如恶浪,从外围冲进草原的禁军好似狂风,两股力量在某一刻相撞,风浪席卷在一起,形成无底漩涡,绞杀着无数的生命。

    耳畔的剑啸成了不断的嗡鸣,云极无需判断妖兽的距离,他的眼前就是成群的妖物。

    最先遭遇的是一种类似狮子的妖兽,头如狮虎,身子却是犀牛,一身厚皮。

    迎着第一头妖兽,隐雷刀在寒风中斩落,血光迸溅中一颗狮首飞了起来。

    当云极的战马冲出很远,站在原地的无头妖尸才轰鸣倒地。

    “冲散它们!”

    云极暴喝一声,冲杀在最前方,身后的三千骑也都红了眼,勇气大增。

    众人合力冲锋,将最先遭遇的数百头狮子妖兽冲得七零八散。

    狮子妖兽只是低级妖兽,被冲散后慌不择路开始各自奔逃,没入荒草不见了踪迹。

    旗开得胜,先锋营的众人齐齐欢呼。

    不过云极没什么高兴的心思,他耳畔的剑啸正在逐渐高昂。

    轰隆!轰隆!

    又是大批的兽群迎面而来。

    地面的震动不同寻常,断断续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跳着前行。

    轰隆声越来越近,云极已经运足了真气,刀身上溢出阵阵气浪。

    呼!

    一片阴影跃起数丈,将云极完全笼罩。

    头顶的妖兽没有翅膀,但跳得极高,竟是一种比战马还大出一圈的怪蛙。

    云极手中的长刀轰鸣而出。

    咔嚓!!!

    怪蛙被一分两半,血如雨洒。

    一头怪蛙之后,是更多的蛙群,三千禁军就此陷入了兽潮当中。

    混战开始。

    云极挥动隐雷刀冲杀在最前,小石子和桃扈等人被各自围困,随着越来越多的妖兽到来,局面瞬间变得凶险万分。

    一条怪舌如长鞭般缠住一个羽林军的腰,下一刻这人被拖进了巨蛙的大口,连惨叫都没叫出来就被吞吃,还有的直接被跃起的怪蛙踩在脚下,五脏顷刻破裂七窍流血而亡。

    死伤一旦出现,人命就成了简单的字符。

    大量的禁军战死,人与妖的尸体堆积四周,有些刚刚吞杀了禁军的妖兽又被斩杀,肚子里的尸体与妖兽连在了一起,甚至分不清是妖还是人。

    惨烈的景象逐渐变成习以为常。

    禁军们彻底杀红了眼,没人去在乎生死,只剩下麻木的举刀,斩落,再举刀,再斩落。

    小石子早已吓得脸色苍白,声都不敢吭,紧紧跟在云极身后。

    桃扈就在小石子旁边,柳舞则隔着很远。

    “送死的买卖,早知道说什么也不来啊……什么东西!”桃扈后悔万分,哪怕自己弄瘸一条腿也好过来草原,至少能保命。

    他嘀咕一句,就见一侧的荒草里出现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山洞迎面而来,吓得桃扈弃马而逃,刚跳下马那山洞就从身边滑了过去,高大的战马陷入其中。

    “蛇妖!”桃扈紧贴着凉冰冰的蛇身,面无血色。

    大蛇不仅吞掉了战马,还吞掉了两头怪蛙与几个禁军,无声无息的游向远处。

    桃扈也有炼气期的修为,然而刚过去的蛇妖却是高阶妖兽,否则也不能轻易吞吃掉低阶的怪蛙。

    幸好蛇妖爬远,他才捡了一条命。

    云极也看到了蛇妖,此时顾不得其他,即便面对高阶妖兽也得硬着头皮冲杀。

    又斩了两只怪蛙,云极勒马回头。

    三千羽林军少了一小半,大多丢盔卸甲,狼狈不堪。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妖太多了……

    云极朝前看去,荒草不断晃动,各型各样的妖兽不断冲来,根本看不出妖兽的数量有多少,好像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