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53章 出征
    一群没什么战力的花架子,外加一大群更没战力的纸上兵,这次的草原之行,云极觉得不会顺利。

    几人在说话之际,屋外有人高声大喊着柳杨的名字,接着屋门被一脚踢开。

    一个留着胡须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柳杨大为不满,正要破口大骂忽然看清来人,顿时气焰全无。

    “爹,您老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户部尚书,柳杨的父亲。

    “跟我回府,你有重病在身,出不了远门。”户部尚书沉声道。

    “我没病啊,明天就出发了……”柳杨不明所以。

    “跟我回去!用不着你出征。”户部尚书打断了柳杨的话。

    “我是禁军,必须随队出征。”柳杨没打算回去,他柳少可不想被扣上临阵脱逃的帽子。

    “混账!”户部尚书把脸一沉,道:“让柳舞替你去,你跟我走。”

    说罢拉着柳杨就走。

    “柳舞没修为,让她去草原容易死,我不用别人替代,我要亲自去杀妖。”柳杨不太敢挣扎,一只手扒着门框不肯走。

    “她是你的丫鬟,替主子去死天经地义。”

    户部尚书一把掰开柳杨的手,在走出屋门的时候看了眼柳舞,道:“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叫柳杨,如果死在草原,我为你风光大葬。”

    说完这句话,户部尚书拽着柳杨走出大门,离开了西营。

    能看到柳杨满脸的不情愿,又不敢忤逆他爹,想必这次回府一定会被关起来,暂时出不来了。

    户部尚书爱子心切倒也无可厚非,舍弃柳舞的做法却让人觉得心寒。

    “少爷放心,我替你去草原。”柳舞的声音不大,说得心甘情愿。

    柳杨走后,屋子里只剩下四个人。

    桃扈沉默不语,不知想着什么心事。

    “桃大哥不走吗。”小石子没话找话道。

    “走不了,我爹只是刑部侍郎,再者说我也没有丫鬟啊。”

    桃扈叹气道:“四个禁军大营,除了柳杨没人敢带丫鬟进来,他不去草原就算被发现也没人敢说什么,捅到皇帝面前多说挨顿骂,换成别人是要掉脑袋的。”

    小石子讪讪的笑了笑,有心劝几句,也不知说什么是好,最后闷不做声。

    这一天,皇城里愁云惨淡。

    大户人家更是哭天抢地,犹如生离死别。

    第二天是大军集结的时刻,清晨时分,云极回了趟桃花巷。

    一路上看到许多行人愁眉苦脸,尤其是桃花巷这种豪门汇聚之地,几乎每户人家都能听到哭声。

    看来自己的同僚还不少,云极自嘲一笑。

    听说云极要出城,阿瑶忙活着准备了很多干粮小吃。

    女孩忙碌的身影,让云极觉得心里一阵温暖。

    吃了顿早饭,回到自己屋子,收拾几件干净的换洗衣裳。

    收拾完包裹,云极看了看四周的桌椅家具。

    他很喜欢这里,小小的院落有一种家的感觉,不知这次草原之行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桌腿下的淡蓝小花依旧开放着,孤零零显得十分异类。

    “替我住在这里吧。”

    看到小花,云极又想起了螺壳。

    如果小花的盛开真是荧光的功效,那螺壳就成了真正的宝物。

    “螺壳里的荧光难道是传说中的月华?月华之力能滋养万物,不知能不能养好心脉。”

    云极把玩着手里的螺壳。

    他多么希望螺壳里的荧光能帮他治好心脉,让他有机会成为筑基甚至金丹强者。

    但这份希望有些不切实际。

    朽木生花虽然稀奇,未必就是螺壳里的荧光所致,也可能是花种子飘进了桌腿里才开出花朵。

    毕竟住在湖边空气潮湿,桌腿又是木质,年头长了就是长出些蘑菇来也不足为奇。

    收起螺壳,深呼一口气,心情变得平和了许多。

    人生起起落落,有失有得,一颗平常心才是最重要的。

    隔壁探着鱼竿,湖边有雪,融化之后混着泥沙,看起来有些浑浊。

    “水浑了,鱼好像少了。”云极站在墙下,望着湖面。

    “是啊,水浑了,不好钓喽。”老者起竿,鱼钩上依旧没有鱼饵。

    “原来这里是左相的宅子,见过大人。”云极在墙这边躬身一礼。

    “不是我的宅子,是位老友的别院,他太忙了无暇打理,托我照看一二。”王驳岸摆摆手示意无须多礼。

    “羽林军出征草原恐怕会伤亡惨重,大人不觉得此行欠妥么。”云极道。

    “陛下金口已开,无法逆转,羽林军本为陛下近卫,该当为国出力。”左相没在意云极语气中的质疑。

    “二十万羽林军有大多是纸上兵,没有战力,去了草原也于事无补。”云极道。

    “羽林军是不堪一击,但至少还有你这位小将军。”左相呵呵一笑,笑容里藏着一股苦楚。

    “我一个人能有什么用,国师推荐禁军出征究竟有什么目的。”云极问出了藏在心里的疑问。

    “是啊,他有什么目的,我也想知道啊。”左相沉沉的叹息一声。

    云极有些意外。

    原来权倾朝野的左相依旧看不透国师的用意。

    日上三竿,龙溪城外二十万大军集结完毕。

    但凡记录在册的羽林军有一个算一个,全部在列。

    人数虽多,这二十万大军却整整齐齐的垂头丧气,不像出征的战士,倒像一群上刑场的囚徒,脸色死灰,斗志皆无。

    哀兵必败,此行草原前途未卜。

    云极环顾着四周的同伴,暗暗摇头。

    寒风冷冽,云极紧了紧包裹,背心处传来一股温热。

    包裹里装着阿瑶精心准备的小吃,现在还是温的。

    想起阿瑶担忧的目光,云极不经意的笑了起来,他嘴角的笑容与周围人满脸的哭丧形成鲜明对比。

    “看看人家,猛人就是猛人,去草原了还能笑得出来。”

    “人家连那个阿狮蓝都不惧,更不能怕妖兽了。”

    “要是我们羽林军多几位这等高手,这次的胜算也能大些……”

    号角响起,大军开拔。

    地面上笼罩一片片阴影,好似云朵。

    抬头看去,十丈左右的半空中出现了一艘艘大船,船上没有舵手没有桅杆更没有风帆,而是堆放着一门门黑漆漆的火炮。

    每一艘大船上都站着一位筑基期的都尉,数量有三十余艘。

    能飞空的大船是一种飞行类的法器,大多情况下用来载物,速度与战马相差不多,并不太快。

    这三十艘飞行法器,装载了三千多门火炮。

    一位金丹大统领,数十位筑基都尉,加上三千门火炮,这份战力已然十分惊人。

    相比之下,二十万公子兵像是去打酱油的,除了人数上唬人之外,云极实在看不出有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