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50章 铁锅
    比斗结束,尽管阿狮蓝万般不甘,却不得不认输。

    “留下名号,有机会我们再战一次!”

    “西营,常齐。”

    “常齐,我记住了。”

    阿狮蓝爬起来,狠狠的拍了拍身上的雪,怏怏的回归本队。

    云极心说你最好别记住,本来就是个假名。

    一刀一甲,同时入手,这场闹剧般的百骑冲大阵,云极成了最大的赢家。

    “常哥好样的!”小石子凑过来赞道。

    “我就说常兄一定赢,怎么样,猜对了吧。”柳杨很是得意,好像出风头的是他一样。

    “长脸了长脸了,这次我们羽林军可算长脸了。”桃扈也在一边称赞。

    柳舞躲在柳杨身后,没敢出声,好像对云极更加惧怕。

    马上的古宣对云极遥遥挑起大拇指。

    他没想到云极会如此取胜,欣慰的同时,还有一丝没猜透局面的懊恼。

    皇宫大门早已打开,里面传来少年的喊叫。

    “打呀!怎么不打啦?继续打呀,没看够呐!”小皇帝在雪地里跳着脚大喊。

    “陛下,比斗已经结束,羽林军胜了。”皇帝身旁有一老臣,身形清瘦双目有神。

    此人正是左相,王驳岸。

    云极看到左相的时候有些吃惊,这人他见过,就是桃花巷的邻居,那位空钩垂钓的老者。

    “朕的羽林军本就战力非凡,胜个蛮子有什么奇怪。”姬宣武撇嘴道,没把草原人放在眼里。

    “仅胜一人,羽林军还需苦练才是。”左相暗暗叹了口气,没挑明真相。

    羽林军是胜一人,但败了万人,没看金龙大阵都成落汤鸡了,但这种话不能在皇帝面前多说,扰了皇帝雅兴不说,助长外人的气焰可就不妙了。

    “胜败兵家常事,能胜一局,说明羽林军战力不弱,潜力无穷,足以担得了国之重任。”

    说话的是站在皇帝另一侧的黑袍国师,温文尔雅的谢长风。

    “国师此言差矣。”王驳岸微皱眉峰道:“羽林军的战力不及金吾卫,国之重任这四个字怕是担不起。”

    “左相难道在质疑陛下的眼光?”谢长风面带微笑道:“羽林军可是陛下的亲卫,若是连国之重任都担不得,又何德何能称得上禁军之名呢。”

    “行了行了,不比了就让蛮子过来,朕还要去兽池呢。”姬宣武不耐烦的打断了两位重臣。

    左相本想与国师辩驳一番,只好偃旗息鼓,道:“陛下我们还是先回大殿,再宣使团。”

    “不回去,就这儿了,省得麻烦。”姬宣武不耐道。

    王驳岸没办法,只好命人宣使团觐见。

    察罕带队来到近前,下马以草原礼节施礼。

    姬宣武见草原人穿着奇特,迫切询问道:“大个子,草原上有没有好鹰,最好是妖兽,能熬熟的那种!”

    自从秋狝过后,姬宣武迷上了熬鹰与驯兽,整天躲在兽池里不出来,见到草原使团更是不问正事,竟问人家有没有好鹰。

    皇帝的言词,听得左相直皱眉。

    察罕笑道:“我们草原上盛产雄鹰,但都是猛禽,熬不熟的,我带来了一份小小礼物,比熬鹰有趣得多。”

    “真的?什么礼物快快呈上。”姬宣武瞪大了眼睛,满脸好奇。

    察罕一拍手,四个蛮人大汉发声吆喝将车上的货物抬了下来,落地一声闷响,看起来不轻。

    “里面是什么?”姬宣武越发好奇,抻着脖子。

    “自然是我们草原上特有的好东西,陛下请看。”

    察罕说着将包裹货物的厚布甩开,现出了一个精致的小屋。

    小屋一人多高,顶如伞盖,镶满了水晶,珠光宝气,犹如一座水晶小塔,四周垂着珠帘,外罩薄纱,很是神秘。

    小屋一出现,立刻洋溢起一股花香气味,沁人心扉。

    见草原人抬来一座小屋,姬宣武觉得莫名其妙,小屋镶金挂玉倒是价值不凡,但他可是皇帝,最不缺的就是金银珠宝,拿这种东西他根本没兴趣。

    “屋子里有人!”

    姬宣武发现小屋里有人影晃动,在众人的注视下,竟缓步走出一个女子。

    这女子身形娇美,长发及地,赤双足,指如葱白,穿着草原上独特的衣裙,刚一出现就展现出一番异域之美。

    随着女子的出现,四周花香变得更浓一些,仿佛能让人醉入其中。

    女子未施粉黛,身无饰物,散发的花香完全来自本体,竟是位天生体香的绝世佳人。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动,一个草原蛮人摆动起特殊的乐器,节拍简单,声音悦耳。

    伴着乐声,女子翩翩起舞,一双脚儿踏在白雪当中,轻灵飘逸,让人分不清脚与雪谁更莹白,好似她能在雪面上飞舞一般。

    草原女子的舞姿仿佛有着特殊的魔力,小皇帝与四周的上万羽林军全部目光呆涩,就连文武百官当中都有大半人直勾勾的一眼不眨。

    云极也盯着舞蹈的女子。

    与旁边的柳杨桃扈等人不同的是,云极的眼里没有任何贪图,而是冷冽如冰。

    在旁人的眼中,那舞姿极美的异域女子令人心动,但在云极看来,女子的舞姿再美也掩饰不了藏在那副娇美身影之下的凶残。

    妖……

    云极的耳畔响起着尖锐的剑啸。

    他看不出对方的真身,但能断定那异域女子绝非人族,而是草原蛮人带来的一头妖!

    以化做人形的妖物进献帝王,草原人究竟有何图谋?

    重重疑问出现在心头,云极没有妄动。

    自从柳舞一事,云极开始怀疑自己的灵觉,他不太确定剑啸是否还准确无误。

    皇帝看得入迷,竟跟着节奏拍起拍子,大有亲自下场狂舞一曲的架势。

    不多时铃声乍停,一舞结束。

    “这份礼物陛下可还满意。”察罕笑呵呵的说道。

    “满意、满意!”姬宣武一个劲的点头。

    “既然陛下满意,不如将此女收入后宫,她天生体香如花,舞姿超群,至少能为宫里添一份芬芳。”察罕建议道。

    “好、好!朕这就封妃!”姬宣武就要下旨。

    “陛下莫急。”

    冷元良轻喝一声大步上前,道:“龙将军也为陛下准备了一份礼物,请陛下过目。”

    听闻此言,姬宣武冷静了一些,狐疑道:“龙将军也给朕带礼物了?在哪呢。”

    冷元良朝身后一招手,立刻有龙武卫将一口早已准备好的大铁锅抬了上来,架在皇帝面前。

    “铁锅!”姬宣武愣怔道:“龙将军给朕带了口铁锅?”

    冷元良一挑嘴角,道:“龙将军让我禀明陛下,草原上有一种妖兽名做香狈,体有花香,擅化人,但肉味其膻无比,过了油才能入口,这口大铁锅,就是用来炸妖的。”

    冷元良说罢将将目光盯住了舞女,一句炸妖,听得满朝文武一片哗然。

    被揭穿身份的舞女突然间变化了身形,两只手臂化作短小前爪,精致的面容长出细毛,鼻端突出,嘴里开裂,眨眼间从一个婀娜美人变成了一头凶残异兽!

    不动妖物有所动作,察罕先一步出手,打出一道白光,将妖兽轰进了塔型的小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