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49章 锈迹
    刀与刀相撞,轰鸣刺耳。

    握刀的两人齐齐被震开,向后滑去,雪花四溅。

    不等飞溅而起的雪花落地,稳住身形的两人继续冲锋,两把刀再一次撞击。

    草原人的重刀力大势沉,借着轮转的力道能将威力倍增。

    金吾卫的横刀以大开大合著称,出刀便是一往无前。

    两人交手,比拼的完全是力道与真气。

    每一刀都需要全力以赴,稍有保留,也许就是刀飞人灭的下场。

    云极谨慎的运转着真气,不敢有丝毫大意,一刀刀抵挡着强敌的猛攻。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不相上下,不过很快云极就被压在下风。

    云极的真气不输对手,甚至比阿狮蓝的真气都要雄厚,但是云极有着一个弱点,那就是体质。

    心窝的伤势令云极的身体有些孱弱,他的力量有限,或许不弱于普通人,但比起阿狮蓝这种草原上的勇士,差距就变得明显了。

    若非以真气弥补,云极甚至接不下阿狮蓝三刀就得败北。

    即便如此,十余刀实打实的轰击过后,云极开始力不从心,真气变得紊乱,心跳如雷。

    其实阿狮蓝也不好受。

    之前的三次打断,早让他气血混乱,强提着一口真气作战,若非他天生神力弥补了气息的不足,也坚持不到这么久。

    两人交手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就各出了十余刀,而且是实打实的互攻,毫无花俏。

    四周的羽林军鸦雀无声,全都为云极捏把汗,蛮人在大声怪叫,替自己的同伴呐喊助威。

    察罕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老谋深算的草原强者已然看出了战事的结局。

    一件上品法器而已,察罕不在乎,他要的是给武国一个下马威。

    冷元良开始锁起眉峰,以他估算,照这么硬碰硬的打下去,先输的一定是那个羽林军。

    不看好云极的不止冷元良一人。

    不少禁军都尉开始遗憾的叹气,连古宣都在微微摇头,自从云极没有让过阿狮蓝的第一刀,他就觉得这场比斗云极的胜算不会太大。

    以全力挡下一记重刀,云极蹬蹬蹬倒退了数步,一口浊气呼出,满头大汗。

    尽管疲惫不堪,云极的目光却越来越亮。

    刀身上出现了十余个豁口,镔铁打造的腰刀被砍成这样,可见交战的力道有多可怕。

    深吸一口气,长刀被竖在身前。

    金吾卫的横刀诀是以横刀出手,劲力与真气的运转也都是横向时威力最大。

    竖起刀,说明云极下一招用的不再是横刀诀。

    “常齐会不会赢?”小石子看得两眼发直。

    “不好说啊,蛮人太猛了,这谁能招架得住。”桃扈目不转睛的说道。

    “一定能赢!为国羽翼!如林之盛!”柳杨第一个振臂高呼。

    柳舞也举起了拳头,随着柳杨齐声高呼,为云极助威。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这句号子本该是羽林军的荣耀。

    但多少年来,腐朽不堪的羽林军早已不在是国之羽翼,养尊处优的禁军少爷们,完全成了躲在羽翼下的幼鸟,不会觅食,甚至忘记了如何飞翔。

    如今,面对草原强者的时候,是云极的身影,激发了羽林军被磨灭了多年的斗志。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为国羽翼!如林之盛!”

    越来越多的吼声从羽林军口中发出。

    百人,千人,直至最后的万人齐呼!

    草原人的呐喊,彻底被淹没在羽林军的呼喝声中。

    喝声震天,连远在大殿里的皇帝都听得一清二楚。

    “什么声音?”大殿上,侍弄着幼鹰的姬宣武询问道。

    “好像是羽林军。”殿下的侍卫答道。

    “废话,朕听得出来是羽林军,怎么声音这么大,金龙大阵不是列完了吗。”皇帝不耐道。

    “是列完了,好像、好像草原使团和羽林军打起来了……”侍卫哆哆嗦嗦的回答。

    “打起来了?”姬宣武兴奋莫名,起身吩咐:“开宫门,朕要去看热闹。”

    皇帝吩咐,无人敢不从,大殿里的文武百官只好随着皇帝离开大殿。

    皇宫大门被缓缓打开,映入皇帝与群臣眼帘的,正是阿狮蓝发起最后冲锋的画面。

    一盏茶的时间即将结束,云极与阿狮蓝的交手到了最后时刻。

    竖起的金玉刀已然伤痕累累,像极了渔村里的铁刀。

    云极有过很多把铁刀,无一例外的是,每一把都锈迹斑斑。

    锈迹的来源,是海水。

    这一刻,站在雪中的云极仿佛回到了海边。

    “刀与剑不同,剑有双刃,可回斩,但刀只能一直朝着前面劈下去。”

    小小的少年持刀站在岸边,耳边是七叔的声音。

    “出刀就像修炼,一往无前才能有所造诣,这条路不好走,你,决定了么。”

    迎面,是卷来的巨浪。

    “我决定了,再难的路也会走下去,不回头!”

    举起的铁刀并不锋利,但少年的目光比刀刃还要坚韧,就那么直直的,对着巨浪斩了出去。

    冰冷的海浪拍击在少年身上,淋湿了衣衫,锈蚀了铁刀,磨砺了心智。

    一年年,冲向海岸的巨浪从不停息,少年挥刀的手一样不曾停息。

    韩七指点过云极修炼内息,从未教过云极武道招数,是云极自己从十余载斩浪的习惯中,悟出了一招从未轻易动用的刀法。

    少年时的身影与皇宫前的身影相叠。

    两个身影举刀的姿势一模一样,一个面对巨浪,一个面对草原炼气第一人。

    当身影重叠的那一刻,云极整个人开始前倾,宛如斩出的刀刃。

    人与刀,在此刻相融。

    “早晚有一天,我会劈开这道浪……”

    少年时的云极在巨浪过后狼狈不堪,却再次举起了铁刀。

    岁月流转,刀身上的锈迹越来越多。

    终于有一天,锈迹斑斑的铁刀劈开了迎面而来的巨浪。

    轰!!!!!!!!

    金玉刀与重刀最后的交击之际,云极用出了他自悟的一招刀法。

    这一刀,叫做劈波斩浪!

    皇宫大门外,云极劈出了毫不华丽,但气势凛然的一刀。

    看到这一刀的时候,古宣的瞳孔晃了晃。

    当初与狐夫子恶斗的时候,云极就是以这一刀式,差点斩断了狐夫子的一条腿。

    一刀出,浑身力量与真气尽数耗空。

    皇宫门前,仿佛有雷鸣炸起。

    雪舞翻飞中,两道身影被各自的力道反震出十丈开外。

    噗通一声,阿狮蓝跌进雪里,仰面朝天。

    云极则晃了又晃,堪堪站稳。

    咔吧咔吧,两声脆响。

    云极的金玉刀与阿狮蓝的重刀承受不住巨力,同时断裂。

    “我赢了。”

    抹了把嘴角溢出的血迹,云极昂首而立,这一刻,他自己就像一把锈迹斑斑的刀。

    锋利虽然内敛,刀气却纵横于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