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8章 缚虎阵
    耳畔的剑啸声逐渐高昂,预示着黑暗里的东西正在接近。

    “越来越近了,我们必须离开这里。”云极急切道。

    “强行冲击的话会死掉更多人。”冯大海犹豫不决。

    “总比都葬身于此要强,我打头阵。”古宣深知好友的能力,他立刻将身后的危险判定为最高。

    金吾卫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

    本以为借助瀑布山洞能斗得过双头角鹰,不料处境巨变,成了被前后夹击。

    身后的沙沙声越来越近,冯大海知道不能再拖。

    “我去吸引角鹰,你们趁机离开。”冯大海打定主意,就要冲向角鹰。

    突然洞口闪烁起流光,随着一声轰鸣,双头角鹰的周围竟升腾起一圈光幕!

    光幕如牢笼,将巨兽困在其中,其上排列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阵纹,是法阵。”云极低呼道。

    光幕上的符文与望海镇大阵的阵纹类似,云极一眼辨认了出来。

    “缚虎阵!是千夫长。”冯大海惊喜万分。

    洞窟外的瀑布泛起水花,一个人影跃了进来,正是此次带队进山的千夫长徐廖。

    “此阵困不住太久,速速撤走。”徐廖神态凝重吩咐道。

    众人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山洞,一道道身影冲出瀑布。

    古宣捡起金砂箭后将鹰蛋也带了出去。

    法阵里的双头角鹰虽然动弹不得,但看得见鹰蛋被带走立刻暴怒,拼命挣扎。

    法阵出现了震荡,笔直的光幕开始弯曲。

    山洞绝非善地,脱困后自然是离着越远越好,不多时瀑布周围空无一人。

    金吾卫走后没多久,洞窟里传来角鹰的啼鸣。

    但下一刻,啼鸣声被生生掐断。

    瀑布后面变得压抑而安静。

    一股股兽血如小溪般掺杂进瀑布,宛如一条条红色的缎带。

    距离瀑布里许之外的一片荒林间,千夫长徐廖一语不发,遥望远处。

    “大人的缚虎阵当真强横,困住高阶巅峰的双头角鹰不在话下。”冯大海这句话并非溜须,而是发自内心。

    徐廖虽然也是筑基修为,但人家是筑基后期,而且精通阵法。

    这次要不是千夫长来得及时,第十七队不知得多少伤亡。

    “缚虎阵已经碎了。”徐廖的脸色并不好看。

    “法阵被破?那双头角鹰怎么还不追来,难道是……”冯大海想起了洞窟深处的沙沙声,不由得后脊梁发冷,汗毛倒竖。

    “此地不宜久留,走。”徐廖说罢,带队远离。

    荒林里看不到瀑布下的血色,但山风送来了一股血腥之气。

    回头看了眼瀑布方向,云极心有余悸。

    既然法阵破碎而双头角鹰迟迟没有飞出来,只能说明角鹰已经成了另一头凶兽的食物。

    看来他判断得没错,隧洞深处有远超高阶妖兽的强大妖族出没。

    天黑之前,十队金吾卫撤离了龙溪山脉。

    走出山林区域,众人提着的心这才终于落下。

    龙溪城横卧在远处。

    坚固的城墙与万家灯火,渐渐安抚着惊魂未定的第十七队金吾卫。

    十队人马,收获算得上不俗,抓捕到的幼兽足有二十多头。

    但众人的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为了这二十多头妖族幼兽,死在山里的金吾卫足有十多人。

    差不多一条人命换一头幼兽。

    回城的路上,云极与古宣走在人群最后。

    眼看着皇城到了,突然出现意外,古宣的身侧溅起血迹,一颗鹰头正啄在他右臂。

    鹰头来自古宣背着的鹰蛋,雏鹰竟从蛋壳的豁口探出头来。

    云极立刻帮忙,催动真气掐住鹰脖子,就要将其灭杀。

    “留着!别杀。”古宣不管伤势先护住雏鹰。

    云极无奈,只好用绳索将雏鹰封死在壳里,他发现蛋壳里还有一颗鹰首,这只雏鹰竟也是双头。

    古宣的伤口很深,能看到骨头,雏鹰这一口咬得可不轻。

    云极:“鹰蛋不该带回去,放任皇帝如此胡闹下去早晚会闯出大祸。”

    古宣:“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那家伙慢慢祸害武国不如推波助澜,让他早点惹出大祸。”

    云极:“推他早跳火坑不失为一种手段,但代价会不会太大了,这颗蛋已经搭上了两条人命”。”

    古宣:“死两个人算什么,比起天下,千万人战死又何妨。”

    千万人战死的壮举是何等模样,云极想象不出。

    他只知道当年青鱼村遭遇劫难的时候,身边全是残肢断骸,空气中漂浮着死亡的味道,连天空都变成了血色。

    云极:“鹰蛋的奖赏我不要,把钱留给死去的两个金吾卫吧。”

    古宣看了看周围,大声道:“我们兄弟打算捐出奖励的银子,交给两位死去弟兄的家人,同袍一场,算是聊表心意。”

    “算我一个!这银子我也不要了,兄弟命换来的银子,花着不踏实。”馒头第一个响应,十七队其他的金吾卫全都赞同。

    最后大家达成一致,将鹰蛋换来的万两白银留给两位同伴的家人。

    古宣:“一人五千两银子的安葬费,不少了,足够他们的家人丰衣足食下半辈子,走吧,我们也累得不轻,回去得好好歇一歇了。”

    简单的包扎后古宣大步前行,对手臂的伤势满不在乎。

    云极深呼出一口气,看着哈气在夜晚的冷风中四散开来。

    或许这就是人各有命吧,希望死去的同伴能够安息。

    回到金吾大营,众人谈论得热火朝天。

    “我猜一定是一条大蟒,你们想想,一人多高的山洞,得多大一条蛇!”

    馒头说得唾沫横飞,道:“常哥你说,我们探路的时候是不是差点遇到蟒妖,双头角鹰一定被大蟒吃掉了。”

    “声音不太像蟒蛇类的妖族,那东西好像有很多爪子。”云极回忆道。

    “多爪的东西?会不会是蜈蚣!”有人猜测道。

    “难道是大蜘蛛!”馒头惊呼道。

    “也可能是老鼠洞。”

    “还可能是巨蚁巢”

    众人猜测纷纷,越说越心惊胆战,后怕不已。

    “没准是蝎子窝呢。”古宣对这种猜测没兴趣,倒在一边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