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27章 四柱国
    商队落脚的镇子不大,只找到两间客房,阿瑶自己住一间,三个男人挤一间。

    姜老去前堂买了些吃食,酒席上古宣一直喝酒没吃多少饭菜,饿得不轻。

    “一顿酒换来去秋狝的机会,我们赚了。”

    古宣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排兵布阵般的讲道。

    “借助魏府家丁的身份参与秋狝是第一步,第二步是想办法加入金吾卫,皇城三军,只有金吾卫才是武国实打实的战力,其中高手无数,是最好的根基。”

    “有了这份根基我们就能交朋纳友,笼络金吾卫中的好手,暗中组建我们自己的势力,待到时机成熟即可一呼百应,成就大事!”

    古宣在说话的时候,眼中光芒闪闪。

    云极知道古家的家业极大,但他有种错觉,古宣要争的仿佛不是家产,而是天下。

    “能称为皇城三军,另外的两支想必也不简单。”云极道。

    “天策司的高手不少但手段阴狠不能交心,羽林军是群花架子,除了盔明甲亮之外一无是处,不堪大用。”古宣打了个饱隔,讲述起龙溪城的三方势力。

    金吾卫是龙虎两卫的后备军,由金吾将军统辖,军纪严明,驻守龙溪城外。

    羽林军也叫禁军,负责护卫皇城,其中多为皇室子弟或是名门世族的后裔,最高长官是禁军大统领。

    天策司的职责是搜集各类情报,有巡查缉捕的特权,行事诡秘,是国师亲手设立的特殊机构。

    皇城三军,古宣志在金吾卫,对羽林军与天策司毫无兴趣。

    除了三军之外,还有位极人臣的四柱国,分别为龙将军宇文搏,虎将军樊虎,左相王驳岸与国师谢长风。

    能称为柱国,自然有独到之处。

    据古宣所说,龙虎将军均为金丹大成的高手,战力惊人。

    国师又号长风上人,修为高深神秘莫测,至今无人知晓其真正的境界。

    左相虽无修为却是百官之首,德高望重,率领群臣辅佐国主治理天下。

    云极道:“左相是四柱国之一,那右相呢。”

    “右相……牢里关着呢,不知还在不在了。”

    古宣打了个哈欠,许是酒劲上来了,倒头就睡,鼾声如雷。

    云极却睡不着。

    精锐的金吾卫,花架子羽林军,神秘的天策司,四柱国……

    皇城的局面远非望海镇可比,尤其是被关入大牢不知多少年的右相,更让云极觉得奇怪。

    “云少爷,是好奇大牢里的右相吧。”始终坐在一旁的姜老轻声说道。

    “姜老知道右相?他为何被关在大牢。”

    “右相的才学不弱于左相,乃兵家高手,擅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姜老在说起右相的时候,脸上满是一种敬重之情,讲述道:“右相入狱,还要从那场震惊天下的双鱼案说起……”

    十六年前的双鱼案,牵扯之广堪称空前绝后,连右相都牵连其中。

    随着姜老的讲述,云极得知了右相与双鱼案的关联。

    原来双鱼案发生的最初,老皇帝为掩盖皇妃诞下双鱼的丑闻,亲自指派右相详查真相,结果真相没能查出来不说,两条大鱼不翼而飞,因此右相被入罪押进大牢。

    “有人在暗中捣鬼陷害那宾妃,要害死皇子与公主。”云极推测道。

    “何以见得。”姜老有些意外。

    “人生鱼这种事难道不是笑话吗,亏那老皇帝也信。”

    云极就住在海边,皇妃生下的金花鱼和银花鱼他在海里不知见过多少次。

    即便有传说中的人鱼存在,那生下来的总该有点人形吧,弄两条完整的大鱼出来说是皇妃所生,岂不是骗鬼呢。

    “云少爷通情理,老奴也觉得生鱼这种事太荒诞,可皇帝不信呐。”姜老苦涩道。

    “看来这个黑锅右相要背到底了,他怎么会把两条大鱼弄丢呢,难道是放生了?”云极猜测着右相当年的举动。

    堂堂右相,不可能连两条鱼都看不住,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怪就怪右相运气不好吧,也许真是放生了……”姜老呢喃着低语,靠在墙角眼皮打架。

    夜已深,云极和衣而眠。

    明早还得赶路。

    至于皇家的旧案与传闻,对他这个渔村少年来说当做故事听听就好。

    第二天车队继续上路。

    一路翻山越岭,这一走就是大半个月。

    整整二十天之后,车队终于抵达皇城附近,停在一处名为十里亭的小镇上。

    小镇距离龙溪城只有十里之遥,是来往行商的最后一处落脚地,远远能看到皇城轮廓。

    武国皇都依山临湖,占地之大是望海镇的数十倍,城墙高达二十多丈,城外有护城河,整个城池犹如一尊巨兽般蛰伏在大地尽头。

    龙溪城一侧是无边无际的龙溪山脉,苍山层叠古林遍布,更以龙溪灵泉闻名天下。

    与龙溪城相邻的大湖叫做玉舟湖,鱼肥虾美,水产丰盛,因湖心有一座形似船状的玉岛而得名。

    玉舟湖景色别致,站在十里亭即可博览全貌。

    不少客商走到湖边,对着湖心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还真是舟船形状的孤岛,不会真是玉岛吧。”

    “玉舟岛的确是玉质,只不过品质斑驳,不值钱的。”

    “即便是美玉也没人敢挖,没听过玉舟岛的传闻吗。”

    “还有传闻?给我们讲讲。”

    听说有人知道玉舟湖的传闻,云极也竖起耳朵。

    “据说最早的时候玉舟湖并不大,只是个小湖,由于一场暴雨才形成如今的大湖。那场暴雨下了一月之久,淹没无数村庄,很多人淹死在湖里,玉舟岛就是被水鬼们托起的孤岛。”

    “孤岛无根,寓意漂泊不定如浮萍断梗,又有水鬼环绕之说,所以多年来玉舟岛都被认为是不祥之地,没人敢去。”

    那人讲述了玉舟湖的由来与玉舟岛的传闻,显得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的阅历高人一等。

    “什么水鬼,岛上有妖才没人敢去。”古宣对于所谓的传闻嗤之以鼻。

    一听有妖,湖边的行商们吓得连连后退,生怕踩到湖水引来妖物。

    “岛上的妖应该下不来,要不然皇城也不会建在湖边。”返回马车的时候,云极说出自己的看法。

    古宣边走边说:“玉舟岛的妖物只栖息在岛上,即便它们下来了对皇城也毫无威胁,闻名天下的玄武大阵可不是摆设,别说岛上的小妖,就算大妖来袭,以玄武大阵的威能也可挡上一挡。”

    大妖的凶悍除了传说中的元婴强者外无人能敌,堪称浩劫,听闻玄武大阵的威能云极很是惊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