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26章 忠告
    清晨时分,云极被呼啸的海风惊醒。

    梦境很短,只有鱼跃龙门的画面,之后的结果云极并不知道,但他希望那条鱼儿能成功。

    得知云极要远行,青鱼村所有的村民都来送行。

    “云哥哥一定早些回来!别忘了给我们带些皇城里的好吃的!”小丫嘴馋,蹦跳着说道。

    “保重。”石头被人搀扶着前来告别。

    “千万别说那身份铁牒是我捡的啊,可别害我。”阿浩小声的嘱咐着。

    “把老牛带上,让它驮你去皇城,路上它要是走不动啊,就吃了吧。”老村长牵着自家的宝贝老牛前来送行,牛眼中带着惊悚与慌张,牛腿抖个不停。

    “牛车太慢,我们有马车赶路。”云极笑道:“这家伙实在太瘦了,没几两肉可吃,留着吧。”

    一直送出老远,村民们才停下脚步。

    云极朝着众人挥手。

    “七叔,回去吧,我走了。”云极不忍让七叔多送。

    “好。”韩七停住脚步,沉吟良久,道:“小子,七叔送你一份忠告。”

    “七叔你说。”

    “你这一生,一定要远离两个字。”

    “哪两个字?”

    “七剑。”

    韩七以沉重的语气道出了七剑二字,其余则没有多说。

    七剑是什么,云极不知道,是人名还是剑名更不得知晓。

    但云极看得出七叔的这句忠告,必定非同小可。

    “知道了,我会小心。”

    既然七叔没有解释,云极不会多问,那一定是与七叔的身世有关的隐秘。

    距离渔村不远的一处小山下,云极祭奠了一番父母,将简陋的墓碑擦了又擦,坟旁的荒草拔了又拔。

    在坟前默默的站了许久,云极躬身一拜,就此离开。

    望海镇。

    妖灾过后,前往龙溪城的车队集结了足有百辆之多。

    为保证魏大迁的安全,城主朱厢派遣了五百守军作为护卫,这五百护卫才是客商们争相启程的关键。

    中午时分,长长的车队驶出城外。

    人仰马嘶,喧嚣声不绝于耳,城门处热闹非凡。

    古宣包下一架马车,车厢宽敞,足够几人坐卧,干粮清水准备充足。

    马车经过城门,封石正大咧咧的坐在城门口。

    “一群市侩的家伙,见人家护卫多了一个个全都贴上去,老子还是守正呢,平常怎么不见谁送老子杯酒喝……喂!你们两个小子凑什么热闹,也去皇城做买卖吗!”

    车厢的帘子卷着,封石看到云极和古宣在车上。

    “是啊,大买卖!”古宣回了一句。

    “人儿不大,口气不小,还大买卖,别陪得当裤子喽!”

    看着车队渐行渐远,粗犷的汉子抹了抹鼻子,朝着远去的马车吼道:“混不下去就早点滚回来,给你们留门呐!”

    古宣没再理会那位守正,云极则善意的挥手告别。

    天刚擦黑,车队抵达一处村镇落脚。

    镇里的客栈连同镇子上最好的酒楼几乎被望海镇的商贾包了。

    为了讨好魏大迁,这些小钱行商们可不在乎。

    云极和古宣也被邀请去酒楼赴宴,毕竟少年英雄的名号是诛杀狐王得来的。

    对于望海镇来说,云极和古宣是真正的救星。

    整个酒楼里全都是望海镇的行商,酒菜丰盛,大家高谈阔论。

    魏大迁为首的一行人坐在最好的包间里。

    能与户部侍郎同席的多为巨富豪族,寻常的商户根本没资格坐进来。

    不过云极和古宣例外。

    “都说少年出英雄,这句话是一点不假啊,来来来,魏某敬两位小英雄一杯。”魏大迁连连举杯。

    “魏大人位高权重,应该是我们敬您才对。”古宣举杯相迎,口中客套道。

    云极也举起杯,但没说话。

    “什么位高权重,我这个户部侍郎也就在望海镇算个人物,回到皇城啊,实在不值一提喽。”魏大迁心情不错,笑容满面。

    “户部侍郎那可是正三品的大员!不说手眼通天也差不多少,魏大人过谦了。”

    “统管丁籍的大任,可不是谁都能胜任的啊。”

    “魏大人乃武国栋梁,可谓前途无量。”

    一众商贾纷纷奉承。

    听到魏大迁掌管着丁籍的权利,云极心头一动,暗自思忖决定打探一番。

    趁着酒兴正浓,云极道:“前些日子出海游玩,见海边渔人生活窘迫,问之竟身无丁籍,着实可怜,不知魏大人能否帮一帮那群可怜的渔人,将他们纳入丁籍。”

    一听海边渔人,魏大迁的筷子差点掉地上。

    “帮不了!想都别想。”魏大迁忌惮道:“海边渔村是当年太上皇亲自下旨驱逐的流寇罪民,别说丁籍,不杀他们已经是太上皇开恩了。”

    魏大迁的态度让云极明白了为渔村昭雪恐怕比想象的还要艰难。

    提及渔村与罪民,酒宴上有些冷清。

    古宣岔开话题:“听说皇城里的金吾卫都是少年豪杰,魏大人可有门路,让我们也为陛下效力。”

    “听说金吾卫个个武勇,是真正的人中龙凤。”

    “金吾卫的大名我们望海镇的人都如雷贯耳,想要加入怕是不简单吧。”

    同席的其他商户纷纷开口,气氛逐渐缓和。

    “金吾卫可不是普通人能进得去的,皇城三军以金吾卫战力最高,也最难加入。”魏大迁一说话,古宣立刻为其斟满酒。

    魏大迁抿了一口酒,道:“金吾卫乃是龙虎两卫的后备军,常年驻扎在龙溪城外护卫皇城,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不会并入边军,但人家享受与边军同样的待遇,你们可知这其中好处。”

    “想必是军饷更多。”

    “一定是油水更厚。”

    “应该是更容易升迁。”

    众人纷纷回答,管他说得对错,接好魏大人的话茬才是关键。

    “更易升迁这个说法倒是差不太多了,准确的说,是更容易积累军功。”

    魏大迁点头道:“不用像边军一样巡守边疆,还能像边军一样积累军功,这才是金吾卫最大的好处,皇城里多少世家豪族费尽心力只为让自家子侄成为金吾卫,即便是你们望海镇的少年英雄,想要成为金吾卫也绝非易事啊。”

    “魏大人想必在皇城人脉颇深,能否帮忙找些门路。”古宣连连敬酒,溜须不断。

    对于古宣的奉承,魏大迁很是受用,微醺之际道出一个加入金吾卫的机会,与秋狝有关。

    秋狝,即为秋狩。

    武国皇族有秋狝的习俗,每年的年底都会在猎场举办大型狩猎,用以庆祝新年,秋狝上猎到的猎物越多,预示着来年的丰收。

    由于猎场范围极大,需要一些驱赶猎物的骑手,这些骑手被称为‘鹿骑’,多为各路大臣的家丁仆役充当,若是有鹿骑在秋狝上表现出众,会被皇帝赐予奖赏。

    而秋狝上的奖赏,通常情况下就是加入金吾卫的名额。

    酒足饭饱后,魏大迁终于同意让两人以魏府家丁的身份参与秋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