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6章 翅膀
    当天下午,云极购买了大量的米面食物,又去药铺购置一批伤药与其他药材。

    由于东西太多,不得不买下一辆牛车。

    七百两银子花得只余十几两,赶着牛车的云极却满心欢喜。

    有了这些食物和药材,青鱼村的处境将会极大的改善。

    翻山越岭,到了夜里云极才赶回青鱼村。

    城里的牛看来不常干活,被养得太懒,别看膘肥体壮,速度比起渔村那头干瘦的老牛慢多了。

    得知云极带回来食物与伤药,渔村顿时沸腾起来,老村长亲自指挥,将满车的食物藏进地窖。

    回村后云极直接来到安置伤者的小屋。

    搓碎几粒废丹,用在石头和一些伤势严重的村民身上,伤势较轻的人用药铺里买来的伤药。

    不是云极小气,而是没必要都用废丹疗伤,剩下的废丹要还给古宣的,都拿来是怕不够用。

    石头的身体本就很壮,一旦有药效惊人的废丹,不多时转醒过来。

    “好凉呀,不怎么疼了?”石头的声音依旧微弱。

    见石头醒来,云极放心道:“城里的伤药,最贵的,好好将养,身体好了替我守护村子。”

    “城里的伤药真好用……你要去哪?”石头听出了云极语气中的别离。

    “去皇城,闯荡一番。”

    “皇城啊,一定很大很大,真想去瞧瞧。”

    “养好身体,将来有的是机会。”

    看着石头眼里的期待与希翼,云极暗暗发誓,一定要替渔村昭雪,让渔村人成为真正的武国人,不再是所谓的罪民。

    “云哥哥我也想去皇城!听说皇城里的糖葫芦有拳头那么大!”小丫一脸期盼。

    “拳头大的糖葫芦?你得能找到拳头大的山楂才行。”

    村长走了进来,敲了敲小丫的脑袋,教训道:“大城里的东西是好,但立足不易啊,你这么大的小丫头要是去了,被人买了都不知道,还得笑着替人数钱呢。”

    “我才没有那么笨呢!”小丫不服气,不容她反驳就被老村长挤到一边。

    “龙溪城路途遥远,路上可要小心,这趟远门没个几年怕是回不来,出门在外,一定得自己保重啊。”

    老村长不厌其烦的叮嘱,老眼中含着泪花。

    “城里什么都好就是人心太杂,这世上的人呐,有些就是看不透。”

    “谁对你好,你要记得,滴水恩涌泉报,谁要害你,也要记得,找到时机就狠狠报复,这叫无毒不丈夫。”

    “千万别说漏身份,别忘了我们可是罪民,尤其在皇城地界,天子脚下,被抓住是要砍头的,在外闯荡,一定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老村长虽然絮叨,云极却没有不耐烦,每一句叮咛都听在心里。

    “村长,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吃过不少亏啊。”等老村长说完,云极忽然发问。

    “可不是么,当年啊……老夫才没吃过亏!酒到是吃过不少。”老村长倔强的翘着胡子。

    吃过晚饭,云极来到七叔的住处,告知七叔要远行的消息。

    “男儿志在四方,闯荡一番没有坏处。”韩七的面前摆着两个空杯,还有一壶热着的老酒。

    “这趟远行,主要是帮一位好友夺回家产,顺便看看有没有办法洗刷渔村的罪名。”云极将此行目的如实告知,拿过酒壶,为七叔与自己倒满。

    云极知道七叔在等他,空杯也是为他准备。

    “量力而为。”韩七没有多说,只是给出一句忠告。

    “知道了七叔,我的力量有限怕是改变不了什么,所以我决定尽快冲击筑基。”云极放下酒壶,凝重道。

    韩七的眉头锁了起来,拿杯的手悬在半空,久久未动。

    云极觉得七叔有些不对,好像有很重的心事。

    “筑基期比炼气期强大很多,但对你来说未必是好事。”韩七语气发沉,道:“有件事,也应该告诉你了。”

    在云极诧异的目光中,韩七将杯中酒一口喝干。

    盲眼的男人一边品着烈酒的辛辣,一边讲述出埋在心底多年的真相。

    “你五岁那年被猪王伤及心脉,我只能帮你稳住伤势,却无法帮你治愈,你的伤,实在太重。重伤令你的体质变得孱弱,你的修为在炼气期尚且无碍,可一旦冲击筑基,后果将会致命。”

    云极知道当年自己伤得很重,但他没想到伤势比自己预料的要严重得多。

    “这么说,我只能停留在炼气期,这辈子都无法筑基了?”

    “并非毫无机会,只要将心脉的伤势治愈或者用特殊的办法缓解,依然有冲击筑基的希望,只不过这份希望实在渺茫。”

    “七叔的医术在武国应该数一数二,连你都治不好的伤,怕是没人治得好了,没关系,炼气期也挺好,至少比普通人强大得多,还能去斩杀低阶妖物。”

    止步于炼气境,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云极虽然遗憾却不曾气馁。

    只要能杀妖,境界高低又何妨。

    韩七摇了摇头,内疚道:“或许我不该带你走上这条修行路,让你瞭望到更高的天空,却无法给你一双能翱翔的翅膀。”

    韩七的遗憾,是带着云极走上了一条注定走不远的路。

    这条路上有锦绣繁华,有无穷力量,有天高海阔,甚至有长生大道,但对于云极来说只能远观,穷其一生都无法触及。

    然而云极十分坦然,反过来安慰七叔道:“能飞的翅膀向来都是自己长的,别人给的翅膀怎能飞到真正的九天之上呢。”

    “自己的翅膀……”韩七脸上的沉重渐渐化作释然,大笑着连喝三杯。

    劣酒本就极烈,谈不上好喝,但这个盲眼的男人觉得今天这顿酒,格外痛快。

    回到自己家,云极环顾着简陋空旷的茅屋。

    自己终究要离开这处生活了十六年之久的青鱼村。

    将几套干净的换洗衣衫包好,简单的行囊准备妥当。

    云极没什么行李,家徒四壁的人家,出门倒是方便。

    今晚月圆。

    坐在窗边,云极拿出螺壳。

    如果说他这个穷困的渔村小子还有什么财产的话,螺壳一定是唯一的一份。

    “明天就要远行了,希望我们一路顺利。”

    悠长的螺音响起在午夜的村庄,月光下的海面泛着层层波澜。

    临睡前,云极将螺壳举起。

    对着圆月,能看到螺壳里再次浮现出极淡的荧光,仿佛在缓缓流淌。

    “只有月圆夜才发亮,到底是什么呢。”

    带着一缕疑惑,云极沉沉睡去,螺壳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

    这一晚,云极做了一个梦。

    他梦到一条很漂亮的锦鲤,一路逆流,跃向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