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5章 恶气
    劫难过去,望海镇恢复了秩序。

    长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云极与古宣成了这一战的少年英雄,甚至有说书客将两人的事迹编成故事,在茶楼酒馆传唱。

    世上之事,大多对立而生。

    有人爱戴,就有人仇视。

    对于一战成名的少年英雄,城主之子朱仔孝却是恨之入骨。

    噼里啪啦的砸东西声在城主府的后宅响个不停。

    朱仔孝的院子里,一个价值连城的水晶茶壶从门里扔出,落在地上摔成稀碎。

    摔碎的茶壶就落在刚刚走进院子的城主脚下。

    看着碎裂满地的水晶,朱厢青着脸走进屋中。

    “好好养伤,别胡闹,小心伤口崩断了。”朱厢的训斥终于让朱仔孝冷静下来。

    “爹!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的胳膊没了,我要杀了那家伙!”朱仔孝怒火难平,他恨透了云极,将自己失去一条手臂的怨恨全怪在云极身上。

    “杀别人可以,那个叫常齐的家伙,杀不得。”朱厢摇头道。

    “怎么杀不得!一个布衣而已,他的命值几个钱?大不了我们出钱,一万两要他的命!”朱仔孝咆哮道。

    “不是银子的问题,那小子提前通报了城外有妖,本就有功,又帮守军杀掉了狐王,外面连茶楼里都在讲他的事迹。”朱厢无奈道。

    “我出十万两!我要他死!”朱仔孝更怒。

    “儿啊,你还不明白吗,你老子是望海镇的城主,至少在望海镇我们不能杀他。”

    “不能在望海镇杀他……爹,我明白了!这口气我自己出,我去皇城找姑母,我就不信有太后撑腰还弄不死一个布衣!”

    朱厢为皇亲国戚,朱仔孝的姑母正是当今武国的皇太后。

    仇恨这种东西,不知在世上延续了多少年,或许曾经淡化,但从来不曾消失。

    ……

    “龙溪城?”

    古宣家的屋子里,云极略微惊奇的说道:“原来你住在皇城,什么时候启程。”

    经历妖劫后古宣做出了一个决定,要带着妹妹返回家中,而他的家,就在武国的皇城龙溪城。

    “两天之后,其实我早打算回去了,只不过这一路山高水远,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怕阿瑶在路上出现意外。”

    望海镇距离皇城龙溪城极远,路上并不太平,途径的几座山脉都有妖物栖息,通常情况是各大商队同行,而且要雇佣些有修为的护卫。

    “知道那个户部侍郎魏大迁吧,他要赶回皇城复命,他手下的护卫不会少,有商队已经趁机集结,我也准备一起出发。”古宣道。

    “怪不得街上的马车很多。”云极了然道,休息了半天,他的伤势已经好转了大半。

    “阿瑶,帮云极换药。”古宣的吩咐,妹妹一向听从,女孩放下手里的活计准备替云极换药。

    “好得差不多了,我自己来就行。”云极有些尴尬,拒绝道。

    “又不是外人,客气什么,我妹子就是你妹子。”古宣满不在乎,不容分说将云极按在座位上。

    云极只好坐着不动,让阿瑶帮着换药。

    女孩的手很轻,替换掉染血的纱布,以清水擦拭了云极身上的血迹,最后换上新药重新包扎妥当。

    “你们回到龙溪城的家,应该就有足够的石耳了吧。”云极略有担心。

    “家……呵。”提及家事,古宣不知为何冷笑了一声。

    云极发现阿瑶的目光变得有些暗淡,好像这对兄妹对家事有着难言之隐。

    “你们家……破落了?”云极试探着问道。

    “家产丰厚,富可敌国,怎会破落。”古宣冷声道:“只不过家产没我们兄妹俩的份儿罢了。”

    “为什么?即便是庶出也不该有家不让回吧。”云极疑惑道。

    “有卑鄙小人暗中作梗,我们兄妹不得不远遁他乡,其中缘由很复杂,有机会再与你详说。”古宣道:“我这次回去,是为了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云极知道大户人家最是麻烦,都说豪门深似海,恩怨是非多,看来一点不假。

    富可敌国的家世岂能是普通人家,古宣兄妹这一去是否顺利就不得而知了。

    “我帮你。”云极没想太多,诚心道。

    “我是去复仇可不是继承家业,这条路不好走,稍有差池,命不保。”古宣道。

    “你若是回家享福,我也不会去。”云极笑道。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有你帮我,多加一分胜算。”古宣高兴道。

    默默坐在一旁的阿瑶两手端着茶杯,时而抿上一小口,从不插话,听云极说要帮忙,女孩的小脸儿上泛起一抹晕红,把头埋得更低了一些。

    “我得先回村,两天后再来与你汇合。”云极道。

    “我这还有些银两你都拿走,多买些米面,你们渔村想必生活艰难。”古宣说着取来五百两银子,加上之前的二百两,总共交给云极七百两之多。

    七百两纹银绝非小数目,望海镇的大户人家也难以一次拿出这么多银钱。

    “这次远行不知多久能回来,是该多准备些干粮……你怎么知道我是渔村人?”云极接过银两后微微一怔。

    “真名云极,假名常齐,你当我闻不出你身上的鱼腥味吗。”古宣嘲笑道。

    “有吗?”云极下意识的抬起袖子自己闻了闻,除了淡淡的血腥味没有其他味道。

    “没有,哥骗你的。”阿瑶在一旁看不过,偏袒云极道。

    “你瞧瞧,都说女大不中留,这就开始向着外人说话了。”古宣调笑道。

    阿瑶不吭声了,小脸憋得通红。

    “是龙须虾吧,除了海边渔民,没什么人能捞到龙须虾了。”云极很快想通关键。

    “放心,别说你是海边渔民,就算罪大恶极的凶徒依旧是我的兄弟!这世上谁与你为敌就是与我为敌!”古宣昂然道。

    即便理念有所不同,但古宣这番说法确实发自肺腑。

    “渔村里的村民都是普通百姓,不该被判为罪民,我们没有罪。”云极的心底始终有个结,那就是渔村的罪名。

    这个结不解开,他总觉得念头不通,心中不宁。

    如今有机会前往皇城,云极也打算为渔村讨个说法,为无辜的村民昭雪。

    “这世上冤屈的人太多,没人为我们争,我们就自己去争。”

    古宣猛地捏起双拳,凛然道:“不争名利,争口气!”

    不知被这口恶气郁结了多少年,古宣说这句话的时候狠狠的咬着牙,目光凶悍得犹如猛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