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4章 腾虎卫
    夜更深,遍地残骸。

    月光下的血迹将古老的城墙刷上一层殷红。

    狐夫子一死,护城大阵被重新开启。

    耀眼的光晕隔绝了狐族的攻势。

    余下的两头狐王并未远遁,而是率领狐族徘徊在城下,始终盯着城墙。

    妖族不甘心,它们在寻找机会打算卷土重来。

    “伤势如何,让我看看。”古宣来到云极近前,查看伤势。

    “没大碍,死不了。”云极勉强笑了笑,被狐王抓住的地方鲜血淋漓,不过骨头倒是没事。

    “皮外伤,忍着点。”

    古宣确认云极的骨头没事,立刻取出个小瓷瓶,倒出两个丹丸,碾碎后洒在伤口,又找来干净的纱布包好。

    一阵忙活,云极的半个身子都被缠上了白布,看起来笨拙又好笑。

    “别恨我,那一箭不得不发。”古宣坐在云极身边,仰头看着烽烟。

    “不怪你,换做是我也是一样的选择。”云极安慰道,他觉得伤口处凉丝丝,不那么疼了。

    “大丈夫生而在世,就得杀伐决断,你明白就好。”古宣将双手垫在脑后,毫无内疚。

    “死一个,总比都死要强,给我上的什么药,是灵丹?”云极感受着伤势的变化,吃惊道。

    “用不起灵丹,是些炼废的丹药,治疗外伤有奇效,比市面上最贵的伤药好得多。”古宣道。

    “废丹很贵吧,还有吗,能不能借我一粒。”云极询问道,如果有这种伤药,石头一定能救活。

    “借什么借,下次再说个借字就别做兄弟了,都给你。”古宣将小瓷瓶塞给云极,大方道。

    知道古宣家世丰厚,云极没客气,打开看了看,里面还有十几粒废丹。

    将瓷瓶小心收好,这么多的废丹足够救治重伤的渔村人。

    “你不是打算把这些药都用在受伤的村民身上吧。”古宣见云极的模样,猜测道。

    “伤重的人数不少,有这些药,能保住命。”云极道。

    “虽然是废丹,材料可都是灵丹所用的材料,给一些村民用,太浪费了。”古宣摇头。

    “不浪费,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云极道。

    “你这人啊……”古宣一时无奈,道:“算了,随你吧,谁让你是我兄弟呢。”

    城墙上安静了下来,血腥气变得格外刺鼻。

    “最后关头是夫子醒来帮你躲开的金砂箭吧。”古宣道,他听到狐王口中出现了夫子的声音。

    “是夫子救了我,夫子传我浩然气,但我不知如何去用。”云极一阵迷茫,有些分不清与夫子的相见是幻觉还是真实。

    “做个正直的人就行了,以你的为人一定不会辜负夫子的教诲。”古宣并不认为世上真的有浩然气,觉得那不过是夫子的一种理念与坚持罢了。

    “是啊,做个正直的人……夫子的尸首,怕是分不出来了。”云极望向半人半妖的狐夫子。

    “等战事结束,叫仵作帮忙,将人身的部分切下来,夫子得下葬,要立碑。”古宣道。

    “夫子和余姨都是很好的人,两座墓,要挨着。”云极道。

    夜变得更静,天边开始泛白。

    兄弟两人望着远方,默然无语。

    再长的黑夜总会过去,破晓之时,远处的大地上出现了一层红色。

    刚开始的时候,云极还以为那是朝阳所致,可渐渐的,城墙出现了轻微的震颤。

    “那是什么?”云极朝远方看去。

    “是援军。”古宣的目光落在城外徘徊的狐妖身上,“这群畜生死到临头了。”

    独眼狐王与断尾狐王就盘踞在城门口,盯着城墙半宿,准备时刻冲上城头。

    这时独眼狐王忽然扭头看向身后,低吼连连,断尾狐王也伸展爪牙,摆出扑杀的姿态。

    轰隆隆……

    大地开始颤抖,铁蹄席卷而来。

    “援军……是骑兵。”云极很快看出了远处的红色。

    那是一匹匹高头大马,马上的骑士个个身披红色的重甲,数量在一千上下。

    这些骑兵手握狭长的重刀,速度一致,姿态一致,就连凛冽的目光都几乎一模一样,浑身煞气。

    重甲骑兵的出现,惊动了城外的狐族,杀红了眼的狐妖们转身迎战。

    城头上的守军先是吃惊,当有人认出骑兵的身份后立刻欢呼雀跃。

    “漫山红甲,如火燎原,那是武国最精锐的骑兵腾虎卫。”古宣的两手抓着城头,眼中闪烁起一种异样的光彩。

    云极没见过如此数量的重甲骑兵,但他听过腾虎卫的大名。

    武国有两位闻名天下的将军,被誉为龙虎将军,麾下的兵将个个武勇,堪称武国最强战力。

    龙将军统领龙武卫镇守北地,虎将军的腾虎卫则镇守南疆,两位将军修为高深,一南一北,护佑着武国大地。

    龙武卫与腾虎卫的名字虽然是卫,但数量均超过十万众,负责的是镇守边陲的重任,实际上就是武国的边军。

    云极早听说过武国边军战力惊人,如今正好得见。

    火红的重甲由远及近,不多时杀到近前,腾虎卫的骑兵没人开口,沉默着冲向妖群。

    当为首的骑士举刀的那一刻,撕裂夜幕的曙光也照耀到城墙。

    “杀!”

    骑士的重刀斩向狐王。

    杀!!!!!

    一千重骑齐齐怒吼,声如惊雷。

    重甲与狐爪摩擦,长刀与獠牙交锋,兽血迸溅,尸首横飞。

    铁骑的冲杀,威力惊人。

    城外剩余的两百多头狐妖,在一个冲锋后被灭杀一半。

    最为惊人的还是为首的骑士,一次交锋即斩断了独眼狐王的两只前爪。

    武国最精锐的边军展现出惊人的战力,城墙上的欢呼声更盛。

    “开城门!”

    浑身是血的封石早醒了过来,他喝令道:“还能动弹的跟老子出城!宰了这群野狐狸,替严大人报仇!”

    一群红眼的守军不顾伤势,开启城门杀出城外,与腾虎卫里应外合,很快将狐族尽数灭杀。

    随着最后的断尾狐王身首异处,望海镇的劫难彻底结束。

    死在这场妖灾中的守军与百姓多达万人,夫子,余幼娘,守将严明尽数葬身狐妖之手。

    尽管最后狐妖被屠灭,但妖灾所造成的损失却无法挽回。

    城墙上不再有守将的背影,书塾里听不到夫子的训诫,山林中也不见了矫健的猎手……

    腾虎卫没有入城,剿灭狐族后直接撤走。

    边军不会轻易入城,打扫战场的后续事宜由城主府负责。

    死于妖灾的百姓相继入殓,城外的墓地变得格外嘈杂。

    夫子胡远举与猎户余幼娘的墓相邻,位于墓地的边缘,在一处小山坡上。

    两座石碑犹如并肩而立,眺望着远方的望海镇。

    古老的将军冢又高了一些。

    一块块刻满名字的新石堆垒四周,其中最大的一块石头上刻着严明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