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3章 浩然气
    云极的刀,斩得突然更决然。

    他知道狐夫子是在猫戏老鼠。

    这种游戏只有在最开始的时候,会玩得认真。

    时间一长,狐夫子会失去耐心,到时候就再也没机会了。

    所以云极选择立刻动手。

    刀很快,隐隐有破浪之音,一身真气尽数化作一刀之力。

    咔!!!

    铁刀斩上了狐夫子的左腿,入骨三分。

    突如其来的一刀让狐夫子大为意外,他本想戏耍一番两人看一出兄弟相残的好戏,没想到玩火自焚。

    剧痛的狐夫子松开手,古宣趁机脱困,奔向余幼娘的方向。

    他知道现在唯一的机会是以法器攻击狐妖,而余幼娘的手里正有一件法器。

    “小子!你找死!”

    狐夫子痛苦的咆哮着,将云极抓在手里,几乎要将云极捏碎。

    此时的云极已经没了力气,最后的一刀耗尽了他的全力,再也逃不出狐王的手心。

    不过云极不曾绝望。

    古宣逃了出去,就算自己被杀掉,人族一方也还有机会。

    两个人同死与一生一死,这笔账简单得很。

    在狐夫子抓住云极的时候,古宣到了余幼娘近前。

    “余姨!”

    古宣发现余幼娘伤得极重,此时奄奄一息。

    金箭已经被拔出,余幼娘的肺腑处是一个贯通的箭洞,鲜血咕噜噜直冒。

    “帮忙,这是最后一箭……”余幼娘挣扎着坐起,将牛角弓交给古宣。

    古宣二话不说,接下后以全力拉出满弓。

    “箭名金砂,夫子所起,用来猎狐最是趁手……”

    余幼娘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笑容中有种看淡生死的明悟。

    下一刻这位女猎手将金砂箭的箭尖撞向自己的额头。

    “余姨?”古宣一惊,发现余幼娘的额头出现了血洞。

    “以我元神汇入此箭。”

    余幼娘颤抖着双手将沾染鲜血的金砂箭搭上弓弦。

    “我这一生,最恨狐族,愿以我命替夫子报仇!”

    声音越来越弱,眼中的光亮也越来越淡,余幼娘瞳孔中的最后一丝光亮就此熄灭。

    生机虽然消散,但金砂箭却亮起了刺眼的豪光!

    人有元神,灵魄所化,蕴执念,可往生。

    余幼娘放弃了往生的机会,以全部的元神之力令金砂箭爆发出更强的威能。

    尸体还未冰冷,抓箭的手不肯放开,紧紧的搭在弦上。

    “知道了余姨……这一箭,定能诛妖!”

    古宣低吼着将金砂箭对准狐夫子的心脏。

    之前的一箭已经令狐夫子的心窝出现血洞,但未能贯穿,这一箭威力暴增,只要准确无误的没入之前的血洞,即可穿透狐王。

    狐夫子感受到危机出现,眼里的狰狞转换成谨慎,它一眼看到远处的古宣与金砂箭。

    金砂箭的气息变得更加可怕,狐夫子腿上有伤,行动迟缓,很容易被击中。

    眼珠一转,狐夫子将手里掐着的云极挡在身前。

    有这个活人盾牌,即便被击中,金砂箭的威力也将大减,凭着接近妖灵程度的妖身足能扛得住。

    发现云极被当做盾牌,古宣立刻犹豫起来。

    此时有更多的狐妖跃上城头,不断扑杀着守军,大阵的光芒几乎熄灭。

    古宣深知这是最后的机会,可一旦开弓,自己的兄弟会先于狐王死在箭下。

    “快……”

    云极勉强睁开眼,他说不出话来,浑身的骨头仿佛都被捏碎,只能以目光示意古宣出手。

    大敌当前,不能犹豫。

    古宣读懂了云极的目光,他沉沉的点了点头,拉弓的手猛地一震。

    锋利的法器带着凛冽杀气,直奔云极前心。

    望着飞来的金砂箭,云极的嘴角扯出一缕会心的笑意。

    在云极看来,这一战最好的结局是他拖死狐夫子。

    狐夫子是最强的狐王,只要群龙无首,望海镇就还有一些希望。

    破空声由远及近,刺破夜空,响彻四周,宛如耳畔的啸声,一时间让云极忘却了身处死地。

    嘎吱吱。

    不知何时,周围瞬间安静,金砂箭的破空声变成了门扉轻响。

    再睁眼时,一扇木门正在面前缓缓开启。

    云极讶异,信步而入,走进门发现竟是书塾。

    和蔼的夫子正站在廊下。

    “笃初诚美,慎终宜令。荣业所基,藉甚无竟。你来说说,这两句的释义为何呢。”

    夫子手持戒尺,朗声发问。

    “夫子……”

    云极愣了愣,不自觉的站好身形,将曾经答过的答案又说了一遍。

    夫子缓缓点头,又问:“天下的路千条万条,有直路有弯路,有泥路有土路,有好路有恶路,有长路有短路,你,走什么路呢。”

    云极不曾犹豫,脱口道:“我走自己的路。”

    “孺子可教。”夫子很是高兴,对云极道:“手拿来。”

    答上来了居然还要受罚,云极不解,但还是走上前去,伸出掌心准备挨手板。

    “你是我最后的弟子,师徒之缘虽短,但老夫足够欣慰。”

    夫子扬起戒尺,朝着云极的掌心打去。

    那戒尺在落下的时候出现变化,化作一缕白气。

    白气如龙,晶莹剔透,无瑕无疵,充斥着一股精粹到无法理解的气息,如万里碧空清新悠远,如无垠大地厚重绵长。

    “我这一生没有修为,却蕴养一缕天地正气,我称之为,浩然。”

    伴着夫子的声音,白气没入云极的掌心。

    “浩然气……夫子?”云极看着自己的手心,感觉不到那股奇异气息的存在,茫然抬头。

    “只有不屈之人,才善养浩然之气,且听真!”

    夫子昂首长吟。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字字清晰,句句真切,云极的脑海中响起这首正气歌。

    夫子的身影变得模糊,渐渐消失。

    冥冥中,云极看到那道如龙般的浩然气正漂浮自己的脑海深处,犹如烙印。

    周围的景致碎裂崩塌,宛如梦境。

    云极依旧被狐夫子抓在手里,不过位置偏了几分,金砂箭堪堪从云极肩头划过,下一刻没入狐王的心口。

    “这……不可能!你应该死了!”狐王低头看着透心而过的金砂箭,满脸不可置信。

    他的右手死死的抓着云极这个盾牌,然而左手却在金砂箭来临之前将云极扯向一边。

    狐王身体中出现的另一股力量,只能来自被他附身吞噬的夫子。

    濒死的狐王,脸上诡异的出现了两种表情。

    一半狰狞,一半安详。

    一半仇恨,一半坦然。

    “记住。”狐王的口中出现了夫子的声音,“浩然天地,正气长存。”

    “弟子云极,一生谨记。”云极摔落在地,艰难而庄重的承诺道。

    狐夫子点了点头,属于夫子的那半边脸庞恢复了痛苦狰狞。

    哀嚎声中,强大的狐王轰然倒地。

    它吞掉了夫子,吞掉了人心,甚至差点吞噬全城百姓,但终归无法吞掉那一缕浩然正气。

    狐夫子彻底死去,城墙上的战斗还在持续,烽烟冲天。

    云极挪了挪身子,靠在一侧城墙,望向半空。

    夜幕里的烽烟如岁月逆流,光阴倒溯。

    云雾里仿佛有两个登山的身影。

    青山绿水间,和蔼的夫子攀山而行,矫健的女猎手紧随其后。

    两人走上山顶,站在云下。

    远处的山坳里,妖兽出没。

    猎手弯弓,箭指远方,夫子持书,负手而立。

    “有狐!”

    “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