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2章 上品法器
    妖族亦有威压存在。

    以自身气息释放而出的威慑力量,能震慑敌人,也能章显自身的强大。

    分析威压强弱来判断对手境界,是修行者的经验。

    对于以狩猎为生的猎户来说,这份经验更加娴熟。

    余幼娘的判断,令狐夫子有些意外。

    “是啊,我确实还没到妖灵境,不过正如你所说,我已进阶在即。”

    狐夫子得意的仰起头,道:“说起来,这还要多亏了夫子相助,若非吞了他的心,我也不会这么快就接近妖灵境界。”

    凶残的狐王,竟以人心进阶。

    “你会付出代价。”余幼娘说话间拉出满弓,对准狐夫子。

    一旁的封石大喊着率领剩余的部下继续冲杀。

    混战一触即发。

    就在烽火台旁,人们亡命的冲向狐夫子。

    到了这种时刻大家都清楚,不将狐夫子打败,谁也活不成。

    混战中,云极与古宣始终在寻找机会。

    两人凭借身形敏捷,隐在兵士当中,一旦接近狐夫子立刻刀剑出手,专门招呼要害。

    既然是人形状态,狐夫子的命门就与人族相仿,除非他放弃夫子的皮囊以狐妖形态出现,才能在防御上变得更强。

    或许是舍不得夫子这副肉身,狐王始终以人族形态与众人周旋。

    人族的身体毕竟不大,被这么多人围攻,很快狐夫子身上出现了伤口。

    伤口在左腿和右臂,分别被云极与古宣划出。

    挥动双臂,愤怒的狐夫子将两个军兵举过头顶,扔出城外,惨叫的余音在黑夜里传出老远,随着噗通的落地声才嘎然而止。

    仰头一声长啸,狐夫子发出进攻的号令。

    城外传来起此彼伏的狐啸。

    一头头高大的黑狐不断窜上城墙,由于严明被杀,护城大阵随之暗淡,逐渐失去了防御功效。

    城墙战场变得更加混乱。

    余幼娘在混乱中找到云极和古宣,汇合了封石等几位守正。

    “想办法困住狐王。”余幼娘低声道。

    “余姨有办法除掉狐夫子?”古宣眼睛一亮。

    “我只有一次机会。”余幼娘没有解释,简短道。

    “拼老命吧!弟兄们跟我冲!”封石抹了把脸上的血迹,转身继续冲杀。

    最后的时刻,除了搏命别无选择,等到大批狐族窜上城墙,再想困住狐夫子就没机会了。

    “它想保留夫子的身体,人形的弊端只有一处。”云极在奔行途中急声道。

    “它只有两条腿。”古宣与云极并肩奔行,两人同时想到了关键。

    狐族有四条腿,行动更加敏锐,而人形的话,只要缠住双腿就能暂时将其禁锢。

    无需分配左右,两人默契十足,一左一右掠向狐夫子。

    有封石在正面亡命猛攻,又要提防余幼娘的暗箭,狐夫子一时疲于招架。

    它还难以爆发出真正的妖灵之力,否则的话,再多人也是徒劳。

    趁着狐夫子抵挡旁人的功夫,云极看中了时机,以铁刀切向对方的小腿。

    发现左侧有人偷袭,狐夫子急忙抬起左脚闪躲。

    左脚是躲开了,右脚却成了破绽。

    重心全部压在右脚的一瞬间,古宣的短剑随之到了。

    一剑没入脚背,将狐夫子的右脚钉在地面!

    暴怒的狐啸从狐夫子的口中炸起。

    不等它挣脱右脚,封石的一剑迎面斩落。

    狐夫子以双手抵挡,抓住了携带真气的剑刃。

    手脚都被困住,此时正是机会。

    远处,余幼娘的弓弦已成满月,不过箭却是一支。

    别看只有一支箭,这支箭与其他的箭矢截然不同,竟是通体金质,仔细看去,箭身完全是由一粒粒细小的金砂祭炼而成。

    嗖!!!

    金箭呼啸而出,带着一股不同寻常的灵力波动,直奔狐夫子的心窝要害。

    眼见着金箭袭来,狐夫子避无可避,怒吼着现出妖身。

    长袍被撑裂,狐夫子五官挪移,尖嘴长尾同时出现,上身遍布黑毛形如野兽,剩下双脚还是人形。

    尽管现出妖身,金箭仍旧没入心窝。

    “上品法器……”

    狐夫子低头看了看只余半截的金箭,狰狞道:“人族的祭炼手段果然超群,我妖族无法企及,不过你以为用上品法器就能斩杀妖灵,却大错特错!”

    呜嗷一声咆哮。

    狐夫子抡起双爪将封石直接击飞,法器飞剑脱手掉落城外。

    封石撞在烽火台上,眼一翻晕死过去。

    击飞了封石,狐夫子反手拔出金箭,箭尖调转,猛地掷出。

    金箭的速度比来时还快,呼啸间扎进余幼娘的前心。

    噗的一声,金箭透体而过。

    要不是余幼娘拼命闪躲,避开了心脉,此时早死多时。

    即便避开要害,金箭也穿透了肺腑,余幼娘遭遇重创,跌倒一旁,奄奄一息。

    她唯一的机会,便是金箭这件达到上品程度的法器。

    修行者的法器有上下品之分,上品法器的威能比起下品要大出数倍。

    筑基期的修行者在全力之下,以上品法器能斩杀高阶妖兽。

    只可惜,狐夫子的等阶超越了高阶,又现出妖身,一箭无法击杀的话,也就再没有机会了。

    将封石与余幼娘重创之后,狐夫子一低头,看向缠住它双腿的两人。

    嘭嘭两声,狐爪落下,分别掐住两人的脖子。

    “果然青出于蓝,你们两个,谁先死呢。”狐夫子歪着头,打量两人。

    “我们兄弟不怕死!”古宣艰难的喝道,云极已经说不出话来。

    “兄弟?”狐夫子的大嘴咧出玩味的笑容,道:“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当中只要有人杀了对方,就能活下来,怎么样,谁要先动手呢。”

    “你放屁!我们兄弟同生共死!”古宣破口大骂。

    “我来杀,你先放开我。”云极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却语出惊人。

    古宣一愣,不可思议的盯着云极。

    云极则没再看他,而是握紧了铁刀。

    “好啊!”

    狐夫子现出残忍的冷笑,慢慢松开云极,不过利爪就在云极的脖子后面,只要敢逃,它会在第一时间将两人击杀。

    云极揉了揉脖子,深吸一口气,将刀刃对准了古宣。

    “你要杀我?”古宣冷声问道。

    “没错,为了活命。”云极豁然举起锈迹斑斑的铁刀,喝道:“因为机会……只有一次!”

    铁刀对贫瘠的渔村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武器,云极十分爱惜,有时连砍柴都舍不得宁愿用手。

    刀身上的锈迹,是一次次劈斩迎面而来的巨浪所致。

    这一刀,十余年如一日。

    这一刀是云极自悟的刀式,激发着浑身气血,无法轻易动用,一旦全力斩出将再无任何保留。

    刀风撕裂了空气,不是砍向古宣,而是斩向狐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