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1章 狐夫子
    狐族狡诈,擅长化形,尤其是狐王,能变幻人形融入人群。

    被紧张的战事所累,严明忽略了黑狐山的狐王数量。

    除了大意之外,或许还有一丝侥幸。

    两头狐王已经是严明的极限,如果出现第三头狐王,他将再无胜算。

    由于严明被重创,刚刚开启的大阵逐渐暗淡下来。

    阵道气息变得薄弱,城外的狐啸声开始高昂。

    城墙上,所有人的心头都冰凉冰凉。

    “你就是制造妖傀的幕后黑手!”封石在错愕后大喝道:“放开我们大人!”

    “没错,妖傀是我所制。”

    夫子缓缓转头,看向众人,诡笑道:“你们很不错,居然能破解妖傀之局,可惜你们只剩下一晚可活,这座城,会成为狐城,城里的人都要死。”

    “可恨的狐妖孽畜!你敢食我人族,就早晚会被更强的人族所杀!你们不得好死!”年迈的守正凛然断喝。

    “你们人族猎杀我狐族子孙,难道就不该死么?”

    夫子大笑,道:“人族有报应之说,这些年我狐族被你们猎杀了多少,如今,正是报应啊,哈哈哈!人猎妖,妖食人,天经地义!”

    一句天经地义,听得众人哑口无言。

    众人无法反驳的时候,古宣冷声道:“一群畜生,岂能与人相提并论,我人族有道理学问,懂礼义知廉耻,人族有大儒有皇族,授世人传天下,你们妖族有什么?不过是一群只会吃血食的畜生罢了。”

    “畜生?好一个畜生。”

    夫子不恼不怒,笑眯眯的看向古宣,道:“大儒,不止你们人族有,我妖族一样也有,你看,我不就是你的狐夫子么,呵呵,哈哈哈哈!”

    狐夫子之说,听得古宣一愣,而一旁的云极则目光惊骇。

    云极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

    “你没有变化人形,而是占据了夫子之身!”云极的喝声充满愤怒。

    “聪明,不亏是老夫最后的关门弟子。”狐夫子手捻须髯,点头赞道。

    “你在一月前就已经占据了夫子肉身……”云极忽然摇头,道:“不对,当时的夫子绝对不是你这头狐王。”

    云极只与夫子见过一次,但他能确定当时的夫子一定是本人,绝非狐王。

    “当时的夫子还没死去,他还有心,有思想有记忆,不过如今么,嘿嘿嘿。”

    狐夫子再次发出渗人的诡笑,道:“夫子的心已经被我吃了,世上再无胡远举,只有狐夫子。”

    “残忍的畜生!”

    四周响起大骂,人们对夫子之死悲伤不已。

    “残忍么?彼此彼此,你说是吗严大人。”狐夫子抓住心脉的手开始捏紧。

    “你、你们狐族不得、不得好……”严明的眼睛忽然瞪大,最后的死字久久不曾出口。

    嘴角的血迹如溪流,严明挣扎了两下,渐渐不动。

    这位望海镇的城守将军,身死城头。

    狐夫子捏碎了严明的心脉,冷笑着将染满血迹的手从尸体上收回。

    随着严明的尸体倒地,一时间城头上鸦雀无声。

    巨大的恐惧笼罩了所有人。

    连筑基期的修行者都被击杀,剩下的守军根本不是对手。

    狐夫子的身体没动,而是将头缓缓转了半圈,对着众人咧嘴一笑,那笑容说不出的古怪。

    像哭像笑又像咆哮,充斥着一种疯癫之前的压抑。

    嗖!嗖!嗖!

    三支羽箭从黑暗中钻出,直奔狐夫子的后心。

    箭矢来得突然,速度惊人,但狐夫子的动作更快,一挥袍袖,用手将其震开。

    狐夫子的手掌变得厚重宽大,生着尖锐的指甲,已然是兽爪形态。

    一滴血迹顺着兽爪落下。

    三支羽箭尽管被挡下,依旧划开了兽爪,形成一道很小的伤口。

    “好箭法。”狐夫子冷声道,望向箭矢出现的方向。

    “狐妖附身,看来夫子已死。”

    余幼娘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面容冷峻,弯弓搭箭对准了敌人。

    “是啊,你们的夫子早死了,你这个护卫太大意了,你认为住在城里就高枕无忧吗。”狐夫子明显认得余幼娘,嘴角翘起冷笑。

    “夫子猎狐多年,早已看淡生死。”余幼娘说话间又是三箭。

    狐夫子翻身跃起躲闪开来,但是长袍却被箭矢撕裂。

    落地后的狐夫子姿态变得佝偻,苍老的脸上五官收缩,嘴巴发尖,越来越像狐狸。

    “看淡生死?若是他真的看淡生死就不会在临死前那么挣扎,什么大儒,不过是个胆小鬼而已。”狐夫子的声音变得尖细,眼中闪烁起幽光。

    “夫子挣扎,是想与你同归于尽。”余幼娘开弓放箭,又是三道破空声。

    狐夫子的速度更快,灵敏的避开,嘲笑道:“没用的,以你的身手还奈何不了我……”

    狐夫子话音未落,一道剑气在它身侧劈斩而来。

    “还我大人命来!”

    封石握着严明的飞剑,亡命般冲向强敌。

    他只是炼气期,没有灵力难以驾驭飞剑,但他能将真气转为剑气劈斩。

    封石的冲杀唤醒了其他军兵,喊杀声刹那间暴起。

    “为大人报仇!”

    “杀了狐妖!”

    “冲啊!”

    数百人在城头上发起了冲杀,齐齐冲向狐夫子。

    云极与古宣也不例外,两人各提刀剑,冲杀在最前。

    大敌当前,只有同心协力这一条路,这时候退缩相当于等死。

    被人群围住,狐夫子非但不惊反而毫不在意。

    “凭你们?下辈子吧。”

    迎着劈斩而来的刀剑,狐夫子的衣袍鼓动,突然爆发出一圈无形的气浪。

    气浪席卷,将众人吹得四散。

    别说上前杀妖了,就连站都难以站稳。

    惨叫声接连出现。

    等人们站稳,发现地上多了一片尸体。

    眨眼间的功夫,至少三十多人被杀掉。

    狐夫子是如何出的手,没人看见。

    气浪没有消散,而是凝固在四周,陷入这股奇怪气浪中的人们浑身无力,脚下颤抖,彻底被恐惧所包裹。

    “威压……你不是高阶妖兽。”

    余幼娘冷峻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是妖灵!”

    妖灵,凌驾于高阶妖兽之上的强大妖物,相当于人族中的金丹强者。

    一头妖灵足以击杀数十甚至上百筑基期的修行者,其可怕的程度只能以恐怖两字来形容。

    狐夫子的威压持续了不久开始渐渐淡化。

    “不,你不是真正的妖灵。”

    余幼娘很快冷静下来,仔细分辨后沉声道:“你在高阶妖兽与妖灵之间,进阶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