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30章 第三头狐王
    不知道名字就喊不动阵基里的灵傀,情况陷入了无解僵局,护城大阵开启无望。

    古宣已经放弃了呼喊名字这个办法,准备协助严明守城。

    云极则伸手从怀里取出一物,正是阿浩捡到的那块身份铁牒。

    既然石柱里的灵傀只用灵魄炼制,那么他的尸体去了何处?

    会不会,尸体被丢进深山,早成了枯骨……

    云极盯着石柱里的灵傀,轻声道出个名字。

    “常齐。”

    呜呜。

    灵傀低垂的头霍地抬起,仿佛听到了呼唤,眼中流下血泪。

    果然是他!

    见灵傀有所反应,云极又惊又喜。

    阿浩捡到的身份铁牒,其主人竟是个身怀灵根的少年,而这少年又被妖族所杀炼制成灵傀,封入最后一根阵基石柱。

    前因后果,彻底明了。

    云极没想到自己冒充的人居然身怀灵根,而且被制成了灵傀。

    灵傀爬出石柱,悬浮半空,发出啼哭般声响,逐渐变得越来越淡,最终化作一缕黑烟消散。

    “蒙正了?”古宣十分吃惊。

    “凑巧,我知道一个死在山里的人叫这名字,没想到真是他。”云极没多解释。

    “我们运气不赖,大阵能开了。”古宣对灵傀生前是谁没兴趣,立刻大呼传递消息。

    听闻大阵能开启,严明精神大振,不计代价的连连出手,成功将两头狐王打落城下。

    “好样的!”

    严明见石柱里果然没有了妖傀,夸赞了两人后立刻运转残余灵力,开启护城大阵。

    嗡鸣声大起。

    一道道光晕在石柱底部出现,盘旋而上,接着互相连接。

    望海镇的四面城墙再度明亮起来。

    阵道的气息开始涌动,无形的力量四溢开来,城墙上的狐妖被纷纷大阵的威能震出城外。

    大阵即将重新开启,妖族会彻底被挡住。

    欢呼声从各处城墙传来。

    半宿的恶战,望海镇的守军伤亡惨重,上千人战死,还有更多人受伤。

    “可恶的狐妖,最好它们别走。”封石咬牙切齿道:“等到天亮,援军赶来,我们出城杀它个片甲不留!”

    “对!杀它个片甲不留!”

    “天亮我们一起冲出去!”

    一众兵将义愤填膺,战意高昂。

    “这座城,算是保住了。”严明深吸一口气,手扶垛口。

    身为守将,保住一城安危是他的职责所在,严明的心中除了坦然,还有些后怕。

    两头狐王的难缠程度远超预料,狐族倾巢而来,一旦大阵无法恢复,望海镇能不能保住可就两说了。

    “有劳大人,护一城百姓平安。”

    苍老的声音从一侧传来,一副身影走上城头。

    “胡远举,胡夫子。”

    严明见来人是书塾的夫子,笑了笑拱手相迎,道:“我乃守将,守城本是分内之事。”

    “大人辛苦,老夫不才,愿助大人一臂之力。”胡远举缓步而行,走向严明。

    见是夫子,周围军兵纷纷施礼,胡远举在望海镇的名望极高,深受人们尊敬。

    云极与古宣同样在一旁见礼。

    古宣曾经在书塾求学,本就是夫子的弟子,云极与夫子亦有渊源。

    夫子出现,云极心里的担忧随之散去,还以为夫子遇险,原来毫发未损。

    躬身见礼的时候,夫子已经走了过去。

    胡远举没理睬云极与古宣,更没看封石等守军,而是径直走向严明。

    嗡……

    云极的耳畔忽然炸起剑啸!

    啸声尖锐,刺得耳朵发疼,连脑袋都跟着嗡嗡作响。

    强烈的剑啸令云极眼前一阵发黑,但他的思维依旧清晰。

    城墙上没有妖。

    护城大阵已然开启。

    妖族根本冲不破这层防御,就算冲进来,周围那么多人,不可能没人见到。

    尤其还有严明这位筑基期的高手在场。

    有妖……

    云极被剑啸声震得难以开口,他心里知道有可怕的妖族就在附近。

    到底在哪里?

    云极抬起双手,照着自己的脑袋用力拍去,用这种方法缓解剑啸所带来的晕厥。

    手掌撞击之后,耳边的剑啸有所缓和,四周的景象再入眼帘。

    城墙,守军,烽火台,大阵,夫子。

    四周的人与物越发清晰,就是没有妖族的踪迹。

    无人的书塾,消失的夫子,后院的泥偶,狐妖与摄魂之物……

    之前还没有剑啸,是夫子登城后才出现的啸声。

    云极的心头电闪般掠过一个猜测。

    那个受人尊敬笑容和蔼却目光呆滞的老者,恐怕不是夫子!

    “他是妖!”

    与云极的喝声同时出现的,是一声怪异闷响,类似锋利的长剑穿透血肉的声音。

    噗。

    一道道血迹顺着严明的铁甲流下。

    年迈的胡远举竟将自己的右手,整个刺进严明的心窝。

    夫子的脸上依旧带着和蔼的微笑,只是目光中的呆涩渐渐转为冷酷。

    城墙上的画面仿佛在此刻静止。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忘记呼喊,甚至忘记呼吸。

    严明眨了眨眼,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被贯穿的心窝,又缓缓抬头,万般不解的盯着夫子。

    “你、你不是夫子。”严明的不解之色,很快变成明悟。

    “严将军身经百战,果然眼光独到,你,猜对了。”

    胡远举快速的呼吸几下,心窝处猛烈起伏,犹如在压制着不让自己笑出来,又像强忍着哭泣,整个人变得无比诡异。

    “你到底、是谁!”严明抓住对方的手臂,艰难发问,嘴角溢出鲜血。

    他的心,正被胡远举抓在手里,只要对方抓碎他的心脉,严明也就死了。

    能用单手穿过铁甲,穿进骨头,这种力道,一个没有修为的教书先生绝对无法拥有。

    “我是谁,你应该猜得到。”

    古怪的胡远举肩膀耸动,发出低沉又难听的笑声,宛如夜枭,道:“黑狐山有多少狐王,难道严将军忘了么。”

    “你是、你是……”严明的瞳孔越来越小,他的心跳快如鼓点,呼吸几乎停滞,再难开口。

    “第三头狐王!”古宣此时惊呼出声:“你是第三头狐王!夫子呢,你把夫子怎样了!”

    云极此时才恍然大悟。

    古宣曾经说过,黑狐山至少有三头狐王,如今狐族倾巢而来却始终只有两头狐王攻城。

    谁也不曾想到那第三头狐王如此狡诈,竟伪装成夫子在最后的关头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