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8章 兄弟
    初次见面的两个少年人如同多年老友,完美的配合间击杀了凶悍的黑狐妖。

    见黑狐身首异处,云极虚弱的倚在矮墙旁。

    四次调集气劲,加上追逐与恶战,他已经再无力气。

    力气是没有了,但心脏的跳动依旧猛烈,仿佛血液在沸腾。

    云极曾经在山里遭遇过低阶妖兽,而且不止一次,每次几乎都是势均力敌,这次是他第一次杀掉一头真正的妖。

    相比云极,浓眉少年要好很多,他查看一下黑狐,确定死透了才放下短剑。

    “你没事吧,多谢相救。”名叫阿瑶的青发女孩声音轻柔,容貌清丽,干干净净的小脸上带着关切。

    “我没事,差点害了你,对不住。”云极摆手示意自己无妨。

    “不怪你。”阿瑶话不多,但语气诚恳。

    “哪来的狐妖,你引来的?”浓眉少年踢了脚狐狸脑袋,看向云极。

    “它偷了我的虾,追到这才发现是妖,连累你们了。”云极面带歉意。

    “我妹妹说了不怪你,狐妖这种东西的确喜欢吃虾,但它们不会吃有毒的东西。”浓眉少年见识不浅,微皱眉头道:“除非你有无毒的龙须虾。”

    “我的虾!”

    云极想起正事,踉跄着跑出院子,幸好院墙外的小路没人走,鱼皮袋子还在。

    “还真是龙须虾,你捞的?”

    浓眉少年也不见外,扒开鱼皮袋子看了眼,道:“身手不赖嘛,龙须虾可不是普通人能抓得到的,我叫古宣,幸会了。”

    “我叫云极。”云极报出名字的同时才想起来身份铁牒上可不是自己的名字。

    好在对面的古姓兄妹不是官兵,不会查看身份铁牒。

    “云极,好名字。”

    古宣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豪气道:“联手斩狐妖,今天我们俩也算出生入死,以后就是兄弟了!”

    “兄弟……好。”与古宣兄妹相识后,云极也很高兴。

    年岁相仿,修为相当,又联手斩杀过妖族,别看刚刚相识,这份交情已然深厚。

    把云极让进屋子,古宣有说有笑,大方豪迈,举手投足间有一种世家子弟的风范,绝非小户人家。

    女孩阿瑶则文雅安静,只是抿着唇微笑,为两人准备热茶,从不插话。

    屋子不大但整洁干净,分内外两间,屋子里没什么家具,却有两排巨大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云极也爱看书,只不过青鱼村没什么书籍可看。

    渔村没有书塾,渔村里的孩子没多少学问,是七叔从小的教导令云极知书懂礼,至少在学问上不弱于同龄人。

    云极从未见过这么多书,寻常百姓家可不会收集如此繁多的书籍。

    “这么多书你都看过?”云极翻看着一本志异类的杂文。

    “半年前就看完了,这些书早该换了。”古宣不以为然。

    能换得起这么多的书,这份财力就非同一般。

    “妖狐皮看起来不错,还算完整,应该能卖个好价钱,你拿走还是我来处理。”古宣问道。

    “你处理吧,我还得去卖虾。”云极犹豫一下,道:“城里出现妖族,要不要通知城主府的人?”

    “用不着,那群酒囊饭袋查不出个所以然。我们自行处理就行了,狐皮卖的银子先放我这,你随时可以过来取。”古宣道。

    两人说话的功夫,院里传来惊呼声。

    “这怎么有条死狐狸?满院子是血,看起来怪吓人的,少爷,您没事儿吧少爷?”

    院里的声音老迈而尖细,却不是女人的声音。

    “我没事,找人把院子收拾了吧。”古宣推门出去,云极也跟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位六旬老者,身形有些佝偻,面皮白净无须。

    “好嘞,我这就找人拾掇去……少爷有客人?”白脸老者看到云极出来有些意外。

    古宣介绍了云极,又指着白面老者道:“老管家,叫他姜老就行。”

    云极拱了拱手,道了声姜老。

    “云少爷一表人才,你们聊,我忙活去了。”姜老客气一句后离开。

    老管家走后,云极没在久留,与古宣兄妹告辞。

    走的时候古宣将那本志异塞给了云极,云极推辞不过也就收下了,打算等下次再来的时候归还。

    古宣可不在乎一本书,指着屋子里的书架告诉云极随便来看,喜欢就都送你。

    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走在巷子里的云极很是羡慕。

    至于那位古宣少爷为何住在这么僻静的小院子,云极有些想不通。

    或许是临时的住所,也可能是单独用来看书的小院。

    想起告别的时候,女孩阿瑶腼腆的微笑,云极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异样的滋味。

    没吃糖啊,怎么觉得有点甜呢……

    脚步匆匆,云极返回望海楼,将龙须虾交给后厨然后在掌柜手里领了二十两纹银。

    拿到沉甸甸的银子,云极终于安心下来。

    有了这些钱,足够青鱼村吃上一阵子,村庄的危机,在二十两银子面前消散一空。

    云极觉得一阵怅然。

    手里握着的小小银子,竟是几十口人的命运。

    “听说了么,又有人家的孩子丢了,这都第三起了吧。”

    一伙食客正走向望海楼,边走边议论,经过云极的身边。

    “不止,据我所知,这次丢的应该是第六个了。”

    “听人说是孩子调皮跑出城玩耍,被妖给叼走了。”

    “不出半年接连丢了六个,怎么没见人报官?”

    “连大户家都丢了小少爷,能不报官吗,城主早知道了。”

    一行人说话间进了酒楼。

    云极听得真切,望海镇居然丢失孩童,而且有六个之多。

    难道和那狐妖有关?

    云极没想去报官,一来他的身份是假的,二来刚才人家也说了,丢失孩童事件连城主都知道,自己就算去通知也是多此一举。

    思索中,云极走向城外。

    他想起进城之前在坟茔地遇到的那伙下葬队伍。

    空棺里本该装的,应该就是望海镇走失的孩童。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余成岁,律吕调阳。”

    读书声打断了思绪。

    停下脚步,云极正经过一处书塾的后门。

    朗朗的读书声,让云极想起儿时自己在七叔的身旁也是如此认真的郎朗而读。

    木门留着缝隙,并未关起。

    云极被读书声吸引,下意识的推开门,走进这间古香古色的书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