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 > 第5章 阵基
    默默的注视着将军冢许久,云极才驾车离开。

    牛车即将行出坟地的时候,遇到一伙下葬的队伍。

    对方人数不少,单单打灵幡的就有十几人,灵幡后是一副价值不菲的楠木棺。

    用得起楠木棺的,必然是大户人家。

    墓坑前,一个妇人始终抱着棺木不肯松手,一边哭嚎一边敲打。

    “阿骏!儿啊!”

    妇人年岁不大,她故去的孩子多说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如此年纪早早夭亡,做母亲的必然痛苦万分。

    妇人敲击棺木的咚咚闷响传出很远,伴着嚎哭声,令这片坟地更显凄凉。

    云极赶着牛车经过下葬队伍,他皱着眉望着缓缓落入地底的楠木棺。

    “空棺……”

    云极的耳力很好,以妇人的敲击声能辨认出那棺椁里并无尸体。

    “夫人,我们是不是找块石头刻上少爷的名字,然后垒在将军冢旁边?”

    队伍中有人提醒自家主人,这里是将军冢,大多人都会入乡随俗。

    “垒什么石头!我儿还小,才不去地底追随什么将军!儿啊,阿骏!呜呜呜呜……”

    妇人哭得眼睛红肿,拒绝了下人的提议,爱子心切的大户人家,不愿让子孙死后在地府也不得安宁。

    正如云极猜测的那般,这户人家的确是空棺下葬,只不过没用石块刻字垒碑。

    牛车离开坟茔地,不久后抵达一座大镇近前。

    名字是镇,却有四面高高的城墙,规模之大不亚于一座真正的城池。

    望海镇,距离青鱼村最近的武国城镇。

    由于离海较近,站在城墙上就能看到大海,故此得名。

    将牛车停在距离城门尚远的地方,云极望向巍峨的大城。

    他看到城门口如织的人群,看到盔明甲亮的守军,看到城墙上黑漆漆的火炮,这座坚固的大城,从外面看起来就让人觉得牢固、安心。

    云极见过望海镇。

    对于青鱼村的罪民来说,接近武国城镇是一种危险的举动。

    但年少的孩童大多调皮,云极也曾与伙伴们偷偷来到城外,满心向往的望着这座城。

    云极现在还记得,那一天,他们望了很久很久。

    “我进城了,七叔。”

    把老牛拴在一颗大树下,云极背起鱼皮袋子,握紧铁牒。

    鱼皮袋子里装着半袋子海水,十只龙须虾养在袋子里,鲜活的海虾才能卖上好价钱,如果是死虾可就不值钱了。

    七叔懒洋洋的躺在车上,叮嘱道:“无需在街上叫卖,找一家最大的酒楼直接卖给店家就好。”

    这次带来的不是普通海虾,而是堪称珍馐的龙须虾,普通的百姓根本吃不起。

    云极答应一声,准备出发。

    “七叔,城墙上那些石柱有什么用?”

    临走前,云极发问。

    在城外能看到一个个两人多高的石柱分列在四面城墙上,总计十三个。

    “阵基,大阵的基础所在。”

    七叔虽然看不到,但他好像很了解望海镇的城墙布置,为云极大致讲解。

    “石柱是组成法阵的核心,以灵石开启后会形成强大的防御之力,护佑住整个城镇。”

    灵石是一种修行者才会使用的天材地宝,其内蕴含着大量的灵力,修行者可用其代替天地灵气来修炼境界,也可用其作为动力开启法阵甚至炼制武器。

    由于用处繁多而且十分重要,灵石已然成为修行者之间常用的货币,比黄金还要昂贵。

    “原来是护城大阵,城里真是安全,住进去就不必担忧妖族的威胁了。”云极羡慕的说道。

    “望海镇的大阵的确庞大,但这种程度的法阵至多挡得住高阶妖兽的进攻,如果出现更高等阶的妖灵甚至大妖,一样会沦为死地。”

    七叔缓缓坐起来,道:“世上没有真正安全的地方,自己足够强大,才是安身立命之本。”

    七叔的告诫,云极深深记下。

    远去的脚步声一如既往的稳健,但七叔的嘴角却泛起一丝苦涩。

    他知道那双脚所前行的路,并不好走。

    接近城门,云极有些紧张,手里的铁牒被捏得很紧。

    冒名顶替的罪责不大,可他渔村罪民的身份却致命,一旦被查出来必然是死罪。

    深吸一口气,云极沉下心绪,脚步丝毫不慌。

    入城的人不少,城门口有查验铁牒的军兵。

    排了一刻钟的时间,云极到了门口,拿出身份铁牒。

    守门的军兵验看过铁牒后叫云极打开鱼皮袋子。

    发现袋子里是海虾,军兵觉得奇怪倒没有为难,放云极入城,只不过看向云极的目光带着一种怜悯。

    在望海镇卖海虾,相当于去皇宫兜售老鼠,根本卖不出去。

    都知道海里的活物有毒,连傻子都不会吃海鱼海虾。

    反之,售卖海鱼海虾的人,连傻子也不如。

    云极没在乎被当做傻瓜,能顺利进城就好,这么大的望海镇一定找得到识货的。

    刚刚走进城门洞,耳边隐约出现微弱的啸声。

    等云极走过城门来到城里,啸声随之消失不见。

    啸声太小,难以分辨是剑啸还是风声。

    云极疑惑的四处看了看,并无妖族的踪迹。

    仰头看去,头顶的城墙上立着一根石柱,正是七叔口中的阵基。

    云极注意到石柱上雕刻着很多歪歪扭扭类似符文的痕迹。

    阵基应该没有启用,护城大阵消耗的灵石必定惊人,只能在危机时刻动用,平日里不可能时刻运转。

    这么大的望海镇还有大阵存在,不该出现妖族才对,云极没再多想刚才的隐约啸声。

    一进城,喧嚣立刻扑面而来。

    面前,是一副云极从未见过的繁华景象。

    长街两旁是大大小小的酒楼茶坊,各类的店铺林林总总,街上行人摩肩接踵,路边商贩有的挑着竹筐有的推着小车,叫卖声不绝于耳。

    冰糖葫芦茯苓饼,蜜饯糖人桂花糕,繁多的小吃让云极目不暇接。

    捏糖人儿的摊位最受欢迎,围着一圈孩童。

    糖稀被吹成各种形状,一拉一捏就能呈现出花鸟鱼虫,栩栩如生,香味扑鼻。

    云极不贪吃,只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热闹的景象,他觉得城镇里什么都如此新奇。

    看过吹糖人儿,云极不在逗留,找了一家最大的酒楼。

    不用打听,站在高达三层的酒楼前,云极相信这间望海楼即便不是望海镇最大的酒楼,也该数一数二。